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十章 门牙掉了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20 2019-04-17 12:25:34

  盈若觉得这恶声恶气有些过了,却以为褚巧若是在演戏,意在保护她,不想让她也卷进来趟这浑水。就冲那婆子发难道:“你的那俩同伴都已经被制服了。识相的,你就赶紧放了我姐姐!”

  婆子突然就笑了,那笑容阴冷的如同像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一般,“巧姑娘可是自愿跟我们回京城的!当大小姐自然要比窝在这小县城里有前途的多。”

  “你少灌迷魂汤!”盈若回之以冷笑,“鬼才会相信你的话!我姐姐那么聪明,才不会上你的当。”

  “你走开!”褚巧若变的不耐烦,“赶紧把人都放了!我们还急着赶路呢!”

  “巧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梁青云走了过来。

  盈若扭头看去,包括那车夫在内的两人都已经被打趴在了地上。

  李光裕目光清冷的看过来,没有说话。

  “我家的事情,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褚巧若一开口就差点儿将人噎死。

  盈若的小脸立马就黑了,“褚巧若,你疯了不成?青云大叔好心来救你,你不知感恩就罢了,那说的是人话吗?”

  褚巧若终于动了,从马车里走出来,却没有下车,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盈若。“回去告诉谢芫,她不稀罕我,我还不稀罕当她的女儿呢!从此之后,我跟她恩断义绝。她愿意过苦日子,我可不会再奉陪了。”

  “你竟然是自由的!”盈若一脸的难以置信,“看来你真的是疯了!”

  褚巧若冷冷的扫过来一眼,“我的事,不用你管。从此之后,桥归桥,路归路,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放了我的人!我们这就赶路!”

  “你狼心狗肺!”褚巧若咬唇再咬唇,走上前,一把拽住褚巧若的裙摆,“你给我下来!想走,没那么容易!就算要跟娘亲恩断义绝,也得当面说清楚。娘亲生你一场,你真狠得下心来断绝关系,那就把一身的皮肉割下来还给她。那是她跟你的!她不允许,你就别想带走!”

  褚巧若猛的一拽裙子,一脚就踹了过来。

  盈若猝不及防,就被踹在了牙齿上。整个小身体受不住,连连后退。还以为要跌个屁股蹲,却被人大力揽住了。

  李光裕的手扶在她的肩膀上,周身散发着冻死人的冷气,“你确定那个是你亲姐姐?”

  盈若一张嘴,哇的一声,没有吐出来,被两只小肉手着急忙慌的捂在了。

  “嗯?”李光裕蹙眉,问询的看过来。

  盈若把小手从嘴上移开,摊到他面前,肉呼呼的嫩白小手上,赫然躺着两颗血淋淋的牙齿。“牙齿掉了!”一掉还是两颗。

  说话都能感觉到有风往里灌。

  他们身后的马车就在这时候突然动了,却是褚巧若坐在马车前,执起马的缰绳,驱马跑了起来。

  “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盈若大喊。

  就见李光裕弯身捡起脚边的小石子抬手弹了出去。

  在马小跑的情况下,石子居然还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马腿上。

  马仰天长嘶一声,猛的栽倒。褚巧若惨叫一声,就被甩在了地上,马车也跟着往一边歪去。

  “光裕哥哥,你真是太神奇了!”盈若目瞪口呆,口水都流了出来。

  李光裕道:“你不怪我没有投鼠忌器就好!”

  怪?怎么可能!盈若此刻正心里暗爽着呢!对于褚巧若那样偏执的一个人,就该给她点儿教训。最好是摔傻了才好,免得跟疯子一样四处招事。

  她是真的恨极了!倒不是因为褚巧若害她光头后又踢掉了她的牙齿,单就褚巧若对待谢氏的态度,就让她愤愤不平。

  这哪里是亲闺女,分明就是讨债鬼嘛!

  但不管怎么说,人还是不能出事的。

  盈若将手里的牙齿往李光裕手里一塞,“光裕哥哥先帮我收着啊!”然后就跑向了趴在地上的褚巧若。

  喊人不应,盈若就断定她八成是昏了。费力将人扳正过来,果然看到她双眼紧闭,额头上青了一块不说,脸上也有擦伤,看上去血淋淋的。

  盈若心里打了个突,这该不会毁容了吧?伸手探一下鼻息,活着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将人运回家。

  侧翻的马车里,鼻青脸肿的婆子从里面爬出来,就被梁青云摁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安之恒驱马前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厮,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光裕的马在,人哪儿去了?咦——小光头,你怎么在这儿?”

  盈若翻了个白眼,懒的搭理他。就见李光裕正引着一辆乌篷马车前来。

  安之恒翻身下马,蹙眉迎上李光裕,“出了什么事?”

  李光裕抿唇,“一会儿再说!先救人吧!惊蛰,梯云,你俩去把褚家大姑娘抬到马车上。”然后径直走到盈若面前,“这事,还是回去后,等着你们家大人处理吧!”

  盈若信服的点点头,褚巧若的事情,她能做的也就这个地步了。她看向那个大脑袋小厮,当初送乌龟的那个,原来是叫惊蛰的啊!

  两个小厮将褚巧若抬上了马车。

  至于被制服的三人,李光裕就令惊蛰陪同梁青云送去县衙那边。

  安之恒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李光裕,你这是变身成她的奶嬷嬷了吗?”

  盈若不客气的横了一眼过去,“光裕哥哥正直、热心而又善良,你自己做不到这三点,就别乱编排人。哼!”

  “嘿!你这过河拆桥的小丫头!”安之恒先是瞪眼,然后憋笑,“你……”义正言辞的小丫头,偏偏还牙齿漏风,真是太滑稽了。

  李光裕扫了个冷目过来,他就又将到了舌尖的话咽了回去。

  盈若就向李光裕道谢,“光裕哥哥别听他阴阳怪气的瞎话!你今日帮了我这大忙,我会永远感激你的!我们全家都感激你!”

  李光裕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笑了笑,“走吧!我送你回去!”

  “好!”盈若也不推辞,她人小,真怕万一路上褚巧若再有个什么。她转身欲往马车上爬,却被李光裕一把抱住,托上了马背。

涵叶今心

求收!求推荐票!求红豆!求评论!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