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二十二章 他给的称呼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45 2019-04-29 06:18:35

  盈若叹了口气,“光裕哥哥,你知道吗?最难的不是建造一座油坊,而是榨油的原材料,也就是花生是个稀罕物呢!我问过我爹了,他说别说花生在玉兰县种植的不多,就是整个密州,他都几乎没怎么见过种植花生的呢!所以,我才说是任重而道远啊!”

  李光裕的眉头轻蹙,“我倒是在倒方游历的时候,见过花生的种植。可惜,当时只是走马观花,没怎么上心。不过,这件事,我倒是可以找人给你问问。”

  盈若澄澈的眸子蓄满笑意,“光裕哥哥是第二个相信我可以榨出花生油的人呢!”

  “哦?”李光裕扬了扬眉毛,“第一个是谁?”

  盈若道:“一个你想不到的人!”

  “你姐姐?”

  “你怎么知道的?”盈若的下巴差点跌到地面。

  不为别的,当初褚巧若在北城门是怎样一副欠揍的样子,李光裕可是亲眼目睹的。有了那样的前科,只怕很难令人相信她还会有好的一面的。

  “一个月不见,头发倒是长出来了。”李光裕实在耐不住手痒,在盈若的光头上摸了摸,“刚刚你不是说你姐姐要送你一座油坊?”

  盈若眨巴两下眼睛,“我有说过?那也得光裕哥哥心细如发的听了去啊!”换做别人,听她一个小孩子天马行空的畅想,只怕早就神游太虚去了。

  李光裕淡笑,“大冲小师傅说的话,听着很舒服。”

  “噗——”盈若笑了出来,“光裕哥哥打算一直叫我大冲小师傅吗?我的头发已经长出来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扎辫子了呢!”

  李光裕道:“喊大冲小师傅的时候,心里会有肃然起敬的感觉。”突然很想看到她扎起小辫子的模样。

  盈若再次笑喷。

  哪怕是前世活到三十岁,她都不觉得自己有值得别人起敬的地方。

  两人从吉顺楼出来,李光裕将盈若托上马,自己翻身而上的时候,却是坐在了盈若的前面。

  “抱紧我!”

  “嗯?”盈若有些懵。

  “深秋了,风冷!”

  这是为了给她挡风啊!

  盈若的小胳膊这才环上了他的腰,他腰身精瘦,可她的胳膊太短了,还是抱不过来。

  “抓紧衣服!”李光裕再次发声。

  盈若就攥起了他腰两侧的衣服,“光裕哥哥,可以走了!”

  “抱紧了啊!小心掉下去啊!”

  “嗯!光裕哥哥你骑稳点儿!”

  李光裕低笑,一夹马腹,冲了出去。

  盈若将脸贴在他背上,唇角高高翘了起来。这背稳如泰山,怎么可能让她掉下去。

  到了榆树胡同,李光裕直接将盈若放了下去,“我就不登门了。你赶紧回吧!”

  “光裕哥哥一路小心!”盈若冲他挥挥手,转身往胡同里跑。

  “盈盈儿!”

  盈若猛的站住脚,被人喊盈盈,她是习惯了的,但这般加了儿化音的,还是第一次听到,莫名的竟然觉得心颤。她缓缓转过身去,两颊因为秋风的肆虐而红彤彤一片。翦水大眼如同水洗般闪烁着水润的光泽。

  “这样称呼你可好?”李光裕居高临下坐在马上,吐露的牙齿白的刺眼。

  “极好!”盈若一本正经的答完,再转身的时候,就迈起了不急不缓的小步子。

  “妹妹!你可回来了!”褚成若一下子窜了出来,“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盈若回头,胡同口已经没有了那一人一马的踪影。

  褚成若也扭头看去,“不是说李公子跟你一起?”

  盈若嗯了一声,“他请我吃了饭,然后就走了。”

  褚成若道:“你也不怕他是坏人。咱们毕竟不熟啊!”

  盈若道:“哥哥,他上次救了姐姐,这次又救了我。能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之心的人,不会是坏人的。”

  兄妹俩走进院子,不但褚巧若从西厢里冲了出来,就是褚兹九和谢氏也从主屋里走了出来。

  谢氏一把扯过她,“怎么才回来?”

  “娘!娘!”褚成若大喊两声,并且试图插到母女俩中间,“妹妹才刚受了那样的惊吓,要安抚!安抚一下!万一吓掉了魂,可就麻烦大了。”

  “你一边去!”谢氏拨开他,拉着盈若进了屋。先上上下下检视了一番,才又问道:“有没有哪里疼不舒服什么的?”

  盈若抿唇道:“当时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后来光裕哥哥请我吃了饭,陪我说了会儿话,就不觉得什么不舒服了。”

  “他毕竟是个陌生人!往后别轻易相信人!”褚巧若插嘴道。

  盈若嘟了小嘴,“他不是陌生人!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

  “就你们?你知道什么是朋友?他多大了?你多大了?”褚巧若哭笑不得的道。

  “我们是忘年交!”盈若振振有词的道,“忘年之好懂不懂?”

  “噗嗤——”褚兹九笑了出来。

  谢氏白了他一眼,然后抬手戳了戳盈若的脑门,“那你懂什么是忘年之好吗?他比你姐姐还大呢!能跟你交朋友吗?那都是哄小孩子玩的。”

  “不对!”盈若严肃了一张小脸,“只有你们把我当小孩子!光裕哥哥才不会!我们是交过心的!他什么都跟我说了。”

  谢氏刚想张嘴驳斥,褚兹九先她一步将盈若拉到了自己身边,“咱们盈盈交朋友了呢!那跟爹爹说,你那个大朋友都跟你说什么了?”

  盈若跑到门口关门,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回转身不管八只眼睛是怎样的惊诧和不屑,然后靠到褚兹九身边,道:“他跟我讲了朝堂上的事情,讲了后族的强大,皇上的不甘心,以及武定侯府的处境。”

  她这番话一出,别说褚兹九了,就是谢氏和褚巧若都立马收了轻视之心。

  褚兹九将盈若抱到自己的膝盖上,“他还说了什么?”

  盈若便将李光裕的话简略的传达了一下,“武定侯世子真要登门的话,咱们要不就拒不相见吧!”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那可是武定侯府!”谢氏叹气道。

  盈若垮了小脸,“我是不是给家里惹祸了?”

  崔氏一族不是好惹的,武定侯府又何尝是他们这个小小之家惹得起的?

涵叶今心

求收!求推荐!求红豆!求评论!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