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二十五章 东临来居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38 2019-05-02 06:02:28

  盈若咧了嘴巴,“那请安大少转告光裕哥哥,我会好好念书的,明年也去参加陵山书院的入学考试。”

  安之恒翘起唇角,“盈若妹妹想多了,陵山书院迄今为止还没收过女学生。”

  盈若嘟了嘴巴,“那我就当第一个好了!”

  安之恒笑意浓浓。

  谢氏将她手中的盒子接到手里,“你当陵山书院的入学考试只是说说的吗?就是成若都不能说有把握呢!让安公子见笑了!”

  安之恒笑笑,行礼告辞。

  谢氏拉着盈若亲自送到了院门口,然后感叹了一句,“真是君子如玉啊!”

  盈若歪着脑袋问:“娘亲可希望哥哥也长成他那样?”

  谢氏道:“你哥哥没有他那样的家世,长不成他那样。我也不希望他长成那样!随你爹就行,将来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娘俩回转身,正好看到褚巧若倚在西厢的门口发呆。

  谢氏的脸就拉了下来,对盈若道:“盈若做的很好!不能被男人的好皮囊所骗,要看内里。将来嫁人,也要嫁一个有情有义不始乱终弃的人!可是记住了?”

  盈若点点头,“娘亲想远了。我嫁人还早呢!娘亲,我要用光裕哥哥送我的笔写字,好不好?”

  谢氏伸手摸了摸她的帽子,“好!你的东西你做主。”说着话,又看了褚巧若一眼。

  褚巧若已经回神,正笑意盈盈的看过来,就仿佛刚刚谢氏含沙射影射的不是她。

  对于陵山书院明年开春招考取消年龄限制这一点儿,无论是褚兹九还是褚成若都是很欣喜的。

  褚成若更是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他悄悄的对盈若说:“妹妹,你放心!我肯定能考上的。到时候,我就争取做最优秀的那个。你不知道吧?陵山书院每年年终考核,前十名是有银子奖励的。这一制度,还是当初安太傅设立的呢!奖励的银子也是安太傅出。”

  盈若捂脸,她很想大吼:少年,读书的目的多多少少有银子的影子,但咱能不能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找个高风亮节的,比方说报效祖国啊造福人民啊之类的。

  褚成若不等盈若说什么,就又道:“到时候,哥哥给你买副金手镯,金项圈,给娘买个金簪子。然后再请全家去吉顺楼大吃一顿。你说好不好?”

  盈若顿时鼻子发酸,喉头堵塞说不出话来,只能猛点头。

  自此,褚成若读书更加的卖力,完全是自发的学,根本不用褚兹九和谢氏在后面拿着棍子催促。

  当然了,盈若读书的狠劲也不输他,得空就泡在褚兹九的书房里。

  正屋三间房,中间会客室,相连的两间,一是褚兹九和谢氏的卧房,另一间就是褚兹九的书房了。

  褚兹九除了平时做着书吏的事情外,更多的时间就是在书房里为城中的书肆抄书。因此,褚家虽然不富裕,藏书却是不少。

  盈若在读书之余,还能模仿褚兹九的字。能得了书吏的差事,褚兹九的书写自然是极好的。她每每读到书上的批注的时候,都会为褚兹九的才华可惜。

  这真是一个有大才的人,却偏要窝在玉兰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磋磨时光。

  究竟是他的大才不适合科举考试,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呢?

  盈若暗暗动起心思,是蛟龙,就不该搁置在浅滩。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激励起褚兹九的斗志呢?

  第一场雪落的时候,褚家东边的空屋终于住进了人。搬家这天,褚成若带着盈若爬上墙头偷看了两眼。

  住进去的人还真不少。

  主家应该是一妇人,因为斗篷的帽子遮掩,没有看清楚脸。从行走的步伐来看,身体康健,步履生风。

  有两个婢女服侍,还有两个小厮,一个看门的老头,一个中年的车夫。

  外加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黄狗。

  呼奴唤婢,这才是让人羡慕的生活啊!

  褚成若再次发豪言壮语:“等我将来当了官,也给你和娘亲买奴婢使唤。”

  盈若扭头看他,这小小少年的心理负担是不是太重了点儿?

  “哥哥,咱家为何没有养狗?”

  褚成若挠挠头,原来妹妹两眼放光的目标是这个啊!“咱娘不让啊!爹说了,狗要随地屙屎屙尿,太脏了。夏天还要掉毛,弄得到处都是不说,身上还会生虱子和跳蚤,太膈应人了。”

  “呃……”盈若吞咽了下口水,“那还是不要养了。”她其实也觉得养个狗挺麻烦的,不过逗弄着玩玩应该挺有意思的。

  兄妹俩正咬耳朵,那家的女主人突然从屋里走了出来,并且还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褚成若本能的反应是把盈若的小脑袋瓜压下去,盈若却躲开了他的手,瞪大眼睛看过去。

  妇人五六十岁的年纪,正朝着这边笑着,眼角堆积的细密皱纹可见。看上去很是慈祥。

  盈若也就回之一笑,“老夫人别见怪啊!我们是这家的,听到有动静就好奇看看。我爹娘都是善良的好人,老夫人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啊!”

  妇人摆摆手,“赶紧下去吧!别摔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们来做客。”

  盈若也摆摆手,然后示意褚成若赶紧顺着梯子下去。

  褚成若无比庆幸道:“还好!那婆婆是个和蔼可亲的!”

  刚刚双脚着地的盈若拽了拽褚成若的衣袖,朝着前方努了努下巴,谢氏正拉着一张脸怒目瞪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笤帚。

  褚成若往盈若身前一挡,“不关妹妹的事情!”

  谢氏抡起笤帚就打了过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句话要说多少遍,你才能往心里去?刚下了雪,那墙头也是滑的,一旦掉下来,伤筋动骨还是轻的。”

  褚成若左右躲闪,上蹿下跳,但谢氏的笤帚还是十次有八次落在了他屁股上。

  盈若连忙去拉谢氏的胳膊,“娘亲别打了!隔壁的婆婆就在院子里呢!人家刚搬过来,可别吓着人家。”关键的,她刚刚还跟人家夸口自家娘亲是善良之人。哪里会想到转眼间,谢氏就暴露了泼妇性情。

涵叶今心

假期第二天,值班!新书求呵护!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