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二十八章 仙人般的少年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01 2019-05-05 06:39:38

  也许狗和孩子有着天生的亲近缘,小黄狗嗅了嗅,竟真的朝着盈若走了过来,到了近前,居然还用小脑袋在盈若的掌心蹭了蹭。痒痒的感觉,惹得盈若咯咯笑了起来。

  笑声清脆,充斥了整个巷子。

  “还真是有缘呢!阿黄很少跟不熟的人这般亲昵的!”老夫人笑着道。

  “是叫阿黄吗?”盈若将小狗抱到了怀里,顺毛捋了捋,“这个名字现在适合,等到再大点儿就不适合了。不够威风呢!”

  “盈盈!”褚兹九喊了一声,示意她别乱说话。

  盈若扭头看他一眼,“老夫人又不是外人!”

  老夫人哈哈大笑,“这孩子对我胃口!外面冷,这样挡在胡同里也不是办法,你们爷俩赶紧上车吧!”

  褚兹九不再推辞,将盈若连带着小狗抱上了马车。见马车里没有别人,自己这才爬了上去。

  马车里很是宽敞,老夫人穿着一件紫色绣祥云花边的褙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简单的别了枚银簪子,满面的红光,皱纹里都透着慈祥。就那么坐着,都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势外泄。

  老夫人却只顾笑意盈盈的盯着盈若看,仿佛喜爱的不行。

  褚兹九出言道:“一直想要登门拜访,又怕唐突了,就给耽搁了。还未请教夫人怎么称谓?”

  “人称岳老婆子!小丫头喊老婆子一声姑婆就可以了。”

  褚兹九怔了怔,旋即道:“岳夫人!”

  一上来就要求自家闺女喊姑婆,这是从哪里论的?没说认自己当侄子,却说要认侄孙女,怎么听都觉得怪异。

  这时代的女子,出嫁后都是要冠夫姓的,一般都会被要求喊伯娘婶娘什么的,就算被要求喊姑姑的,都不多见,更何况还越过了姑姑,直接喊姑婆。

  也或许,身份尊贵的人也都是有几分怪癖的。

  盈若紧随褚兹九之后,机灵的喊了声:“姑婆!”

  “哎!”岳老夫人往自己身上审视了一下,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镯子,“我这出门,也没带什么好东西。找件像样的见面礼都不行,就这吧!”说着,扯了自己腰间的玉佩递到了盈若面前,“拿着玩吧!”

  盈若哪里敢接,就听褚兹九摆着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咱们这样的人家,哪里讲究什么见面礼。岳夫人赶紧收回去吧!盈盈还是个孩子,一不小心打碎可不好了。”

  “给她的!又不是给你的!好孩子,拿着!”岳老夫人硬塞到了盈若手里,“我看这孩子是个稳重的!若是执意不收莫不是嫌弃这东西不值钱?”

  “那就谢谢姑婆了!”盈若将那玉佩放在手心里摸了摸,清凉而润泽,然后就塞到了自己的蓝布书包里。“来而不往非礼也!改天,我也送姑婆礼物。”

  “哎呦呦!”岳老夫人伸了伸手又缩了回去,真是恨不能将小丫头报到自己怀里揉搓一番了,“这丫头,怎么就这么讨人喜欢?”

  褚兹九就呵呵笑,当着他的面夸他的女儿,那当真是比喝了蜜糖水还甜。

  岳老夫人道:“让小丫头闲着没事多往我那里跑跑,我那里太冷清了。”

  褚兹九哪里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我也是乐意的!”盈若笑着道,“娘亲说,姑婆的琴是弹奏的极好的。”

  “没想到,你娘亲还是老婆子的知音呢!”岳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笑。然后看看趴在盈若怀里无比乖巧的小狗,“丫头,你觉得它叫什么名字更威风?”

  盈若想了想,“那叫金子如何?”

  褚兹九捂脸,这彰显的是威风?他怎么觉得是财迷啊!

  “为何是金子?”岳老夫人饶有兴味的问。

  盈若道:“形容一个人品质高尚的时候,不都是说他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吗?都说狗是人类的忠臣,所以,也应该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忠心护主的心。再者,它皮毛的颜色也跟金子差不多呢!还有就是,姑婆的狗应该都是贵重的,举凡贵重,不都是用金子来衡量的吗?”

  “好!好得很!”岳老夫人直接拍起手来,“那它从此就叫金子了。”

  盈若咧嘴笑,露出门牙上的豁口。这老太太,还蛮招人喜欢的。

  再谈下去,才知晓,岳老夫人是来衙门做地产过户的。这对于褚兹九来说,正好是熟门熟路。便亲自带着岳老夫人去办理文书了,盈若就被扔在了他衙门的办事间里。

  这样的安排,原也没什么不妥当,前提是盈若没有什么特殊需要。

  人生有三急,盈若现在要面对的就是尿急。

  都反问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盈若觉得憋不死的都是因为还没憋到一定程度,她现在就有种快憋死的感觉。憋急了,便开始横冲直撞。

  鼻子底下是大路不假,一个茅厕的所在只要是在这里当值的,应该都能说出来,可问题是,前衙是没有女茅厕的啊!

  她要是男孩子也好说了,随便找个犄角旮旯就能解决了。

  可她现在是要脸面的小姑娘,而且还是个拥有三十岁灵魂的小姑娘,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蹲下去的。

  盈若横冲直撞,直接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若非那人及时的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只怕已经被弹出去屁股狠狠的亲吻地面了。

  “对不住啊!多谢!”盈若忙不迭的道。没听到回音,一抬头,下巴就掉了下来。

  漂亮的男孩子她不是没见过,像褚成若就相当的漂亮,再有就是安之恒和李光裕了,但眼前这个男孩却还是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这位,要比安之恒更加不食人间烟火。

  小腹的涨疼及时的拉回了盈若的神志,她双手捂向小腹,“大哥哥,哪里有女厕?我这很急!”

  “跟我来吧!”他转身,带过一阵清风。别说声音悦耳了,就是走路的步履都有一股洒脱飘逸。

  盈若也没看清路,只觉得好像是穿过了一个门,拐了两个弯,就到了。

  茅厕比起他们家的来,可是干净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