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三十四章 探访东临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25 2019-05-11 06:04:11

  谢氏戳她的脑门,“你就知道吃!”完了长长的叹了口气。

  盈若看着她突然的恍神,心中就愈发的疑惑了起来。她这亲亲娘亲究竟在感叹什么呢?

  盈若的日子就又恢复了泡书房的状态,褚兹九心大的不以为意,谢氏却愁的不行。看自家小女儿的劲头,这莫不是把陵山书院的考试当真了吧?她倒不怕小女儿考不上,因为她知道,从陵山书院建院开始,就没有女子去应考过。

  转眼到了年下,腊月二十三这天,衙门里封了印,谢氏也干脆把褚兹九的书房给锁了。

  盈若听着时不时的响起的单个的鞭炮声,就猜到是男孩子调皮的杰作了。她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就陷入了百无聊赖的状态。

  谢氏和褚巧若都忙着准备过年的物什,完全顾不上她。可她又不想跟着褚成若出去疯,就只能逗弄小乌龟了。可能因为太冷的关系,小乌龟的头早就缩到了壳里,压根儿就不想搭理她。

  “汪汪……”两声狗叫瞬间就点燃了盈若的精神。她寻声看去,就见一个黄色的小身影从大门缝里挤了进来。

  盈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生怕自己行动过激把个小东西给惊跑了。“金子!你是金子吧!啊呀!你好像长大了不少呢!”

  金子跑过来,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就在她的脚边蹭。她的心立马软成一滩,弯腰就将它抱了起来。

  谢氏恰好从厨房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眉头就皱了起来,“哪里来的狗?赶紧扔出去!”

  “不行的,娘亲!”盈若将金子抱紧了些,“这是东边老夫人家的!老夫人可宝贝了!我这就给送过去啊!”说完,撒腿就跑,生怕谢氏反对似的。

  褚巧若听到动静出来,“盈盈难得喜欢,就让她玩玩吧!衣服脏了,我给洗就是。”

  谢氏转身往厨房走,“馅子剁好了?”

  褚巧若嗯了一声,也跟了进去。

  盈若在胡同里跟金子玩了一会儿,才去敲岳老夫人家的大门,来应门的不是圆脸的冰清,而是长脸的玉润。“玉润姐姐!它刚刚跑到我家去了,我给送回来!”

  “太好了!刚才主子还念叨金子,我们正打算四处寻找呢!真是太感谢盈若姑娘了!外面冷!赶紧进屋吧!”玉润很热络的招呼着,接过了金子。

  盈若脚步有些迟疑,“会不会太打扰了?”

  玉润道:“主子正在一个人下棋,盈若姑娘来了正好陪她说说话。”

  盈若便不再扭捏的走了进去。

  虽然是跟他们家差不多大的院子,却因为布置的不同,便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院子只有东厢,与他们家接墙的那边是搭了一个花架的,下面还吊了个秋千。

  盈若看得眼热,没想到,骨子里有几分威严的老太太居然有着一颗童心。难怪人家都说老小孩老小孩了!

  院子中央开设了个花坛,因是冬季,看上去光秃秃的。

  檐下放着两口大缸,盈若猜测,应该是养睡莲或者金鱼用的。

  “玉润姐姐,我刚刚抱金子了,手上怕是不干净。还是先洗了手再拜见姑婆吧!”

  玉润笑笑,引着她到东厢的屋里净了手,方又往主屋这边来。

  冰清掀开厚重的门帘,将盈若迎了进去。

  屋子里的布置就更加让盈若目瞪口呆了。

  东间和客厅是打通了的,原来墙的位置摆放了一张半折叠的四扇屏风。客厅这边放了八仙桌和四把椅子。东间那边,东墙上是一紫檀木的博古架,靠南窗则放了一张贵妃榻。靠北墙是一大炕,炕上放置了矮几。岳老夫人此刻正盘腿坐在大炕上对着棋盘冥思,炕下还站着一个穿着体面头发花白的婆子。

  因进门的动静,岳老夫人和婆子一起看了过来。

  “姑婆!”盈若脆生生的喊了一声,没敢太靠前。

  “哎呦呦!这是年画上的小娃娃跑下来了吗?”岳老夫人笑着伸脚下炕。

  那婆子忙弯腰给她穿鞋。

  盈若撅了小嘴,眨着大眼睛,“姑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不认识盈若了吗?”

  岳老夫人走过来,一把将她拉到了身边,“快?这都快过去一个月了,你都没来找我玩。”

  这是老小孩闹小情绪了?

  盈若忙咧了小嘴巴,“这不是怕扰了姑婆的清净嘛!我娘亲说了,小孩子家家的毛手毛脚的,还是在家束缚着好。”

  岳老夫人哈哈大笑,“阿林,你看!这小丫头说话一套一套的,是不是很像个小大人?”

  林嬷嬷上前,笑着道:“可不是嘛!玉兰县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难怪主子选在这里落脚了。”

  岳老夫人道:“哪是我选的?还不是那臭小子……还是小姑娘招人疼啊!我可听说你是关在家里闷头苦读呢!这是准备考个女状元吗?”

  盈若道:“爹爹说,读书使人明理。”

  “那你都读些什么书啊?”岳老夫人拉着盈若到贵妃榻边坐了。

  盈若道:“什么书都读啊!爹爹书房里的书我都已经翻过了。我不考状元,我要考陵山书院。”

  “哎吆吆!听听!”岳老夫人看了林嬷嬷一眼,“多有志气啊!”

  林嬷嬷道:“老奴可听说,要考那陵山书院,可不仅仅会读书就行呢!君子六艺也是得有涉猎的。”

  “那你会什么呀?”岳老夫人问盈若。

  盈若道:“爹爹和娘亲下棋的时候,我都会从旁学习的。我下棋不错!”

  岳老夫人从桌上果盘里拿了个橘子塞到了盈若的小手里,“可我听说,下棋不算的。”

  盈若手抚摸着那个橘子,“那姑婆一个人下棋有意思吗?”

  “嗯?”岳老夫人的眼中有精光闪过,“他们都不会下,又能怎么办?”

  盈若道:“那我每天来陪姑婆下棋,姑婆教我弹琴可好?”

  岳老夫人怔了怔,旋即哈哈大笑,“鬼心眼倒是不少!”

  不但懂的交换,还会扮可怜,就她那副小表情,谁忍心拒绝啊?

  盈若小脸微红,嘴唇抿了抿,“姑婆是不愿意教我吗?”

涵叶今心

亲们周末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