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四十二章 无视珠玉在侧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37 2019-05-19 05:01:43

  没多会儿,系着围裙的谢氏就跑了进来,满身的油灰味。一下子就上了炕,伸手摸盈若的额头,“没再烧上来!谢天谢地!”

  褚兹九和褚成若也随后跑了进来。

  褚成若更是用他堪比猴子般敏捷的身手上了炕,弓着身子看盈若,“妹妹,我这里有糖,你要不要吃?”

  “成若!别吵!”褚兹九低声呵斥。

  褚成若老大不情愿道:“妹妹怎么不说话?不会又傻了吧?”

  “一边去!”谢氏的手就拍在了他的头上,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毕竟,自己这小女儿是有过不说话的前科的。“盈若!你说句话!还有哪里不舒服?吃个橘子好不好?岳老夫人那里送了一篮子橘子过来,娘亲给你剥一个,好不好?”

  盈若看着谢氏焦灼的神色和红肿的眼眶,眼泪哗的一下就涌出,两个小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沙哑着声音道:“娘亲!抱抱!”

  谢氏扑过去,连同被子将盈若抱在怀里,“你这个孩子!差点儿要了我的命了……”

  盈若抬手给她擦眼泪,“娘亲,盈若错了!盈若以后再也不乱跑了!盈若以后都听娘亲的话,除了看书习字,其他乱七八糟的都不学了。”

  与死亡再次擦肩而过,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何必让自己活的太累,混吃混喝等死算了。

  既然有人愿意操心操肺安排她的人生,那她就要有当提线木偶的自觉。

  谢氏一把推开她,眼神复杂,“盈若……”

  “学习的事情,以后再说。”褚兹九道,“什么都可以商量。盈盈先把身体养好了。没有个好身体,做什么都白搭。”

  谢氏道:“我厨房里熬着粥,巧若你去盛些来。”

  褚巧若应声而去。

  谢氏又转向褚成若,“你去岳老夫人那里跑一趟,就说你妹妹醒了。让她不用记挂了。”

  “是该说一声!”褚兹九附和,“一上午都使人来问了三四次了。”

  盈若瞪着茫然而又无神的大眼睛,不明白她生病之前,谢氏还一副跟人家一副老死不相往来要绝交的样子,怎么自己病了一场,两家就来往密切了?

  她虽然好奇,却也不会多问。

  此刻的她,不但觉得浑身无力,看什么也觉得意兴阑珊。

  盈若偎依在谢氏的怀里,眼皮就又沉重的合上了。褚巧若端了稀粥来,一家人哄着她,她也就是象征性的喝了几口。

  褚成若从岳老夫人那里回来,提了几样精致的小点心,摆到盈若的面前。盈若也只是抬了抬眼皮,淡淡的扫了一下,“我困了!想睡一会儿!”

  褚成若就拧了小眉头,“那你睡吧!要不要哥哥在旁边背书给你听?”

  “好!”盈若缩进被窝,只露一个小脑袋在外面。一张小脸,因为少了血色,显得愈发的苍白。

  褚成若为她掖了掖被子,就坐在她身边,张口就背起了《大学》。

  盈若本来没有多少睡意,不过是找个想躺着的借口。但褚成若的声音实在好听,听着听着竟真的睡了过去。

  谢氏站在里间门口,看着这一幕,轻轻的叹了口气。

  谢氏走出主屋,就看到褚兹九正引着李光裕进来。

  李光裕拱手行礼,“褚婶!我来看看盈若妹妹,明日就该离开玉兰县了。”

  “她……”谢氏往主屋看了一眼,“刚睡下了。”

  李光裕也顺着谢氏的视线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失望来,“多睡睡好,恢复起来快一些。”

  褚兹九招呼,“进屋坐坐,喝杯茶吧!”

  李光裕摇摇头,“不了!她没再烧,我就放心了。她喜欢看书,我就给她带了几本书来。”

  惊蛰忙将一个蓝布包袱递上。

  褚兹九接了过去。

  谢氏道:“我们家盈若的事情让你费心了!为了她这病,还耽搁了你今日的行程。还望你家中双亲不要怪罪才好!玉兰县也没有什么特产,唯有年节时制作的香肠还拿得出手。我备了一些,本来你不来也打算给送过去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别嫌弃,带回去给家里人吃吃看。”

  “那就多谢褚婶了!”李光裕客套道。

  谢氏进厨房取了一个篮子出来,交到了惊蛰手中,然后同着褚兹九一起将李光裕送了出来。

  “给家里人问好!”谢氏道。

  “年后再来玩啊!”褚兹九道。

  李光裕抱拳行礼,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直到人消失在了胡同口,褚兹九才感叹一句,“是个稳重的!”

  谢氏叹口气,“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盈若就是跟他投了缘。这次赌气出走,也是奔着他去的。按理说,安之恒的外在条件更出众才是,内部条件就更不用说了,明明是珠玉在前,盈若非但没被他吸引,却偏偏就对一个被珠玉称的并不出色的李光裕这般的贴心贴肺。你说,小丫头心中究竟怎么想的啊?”

  褚兹九悄悄握起她的手,往回走,“不带偏见的说,我女儿有眼光!这李光裕一看就是个肯干实事的,给人很踏实很稳重的感觉。至于你说的珠玉安之恒,那就是个花架子。摆在那里挺好看的,却未必实用呢!”

  谢氏勾了唇角,“你多大年龄?她多大年龄?你能看透很正常,她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咦——你这是不是在含沙射影的说我当年是瞎了狗眼啊?”

  褚兹九讪笑,“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这不是夸自家闺女嘛!”他怕的就是撩动她那根敏感的弦,没想到还是引起了她的多想。

  不过,她能这样坦然的说出来,说明心里的那道疤也不是不可触碰的了。

  谢氏哼了一声。

  “也许,盈盈只是不敢攀附珠玉,所以,就去屈就低的了。”褚巧若站在院子里,突然来了一句。

  “你乱说什么?”谢氏莫名觉得烦躁,脸也就拉了下来。

  “那就当我是胡说吧!”褚巧若仰头看了看天,“我现在就希望盈盈能赶紧好起来。”

  谢氏的心里就咯噔一下。

  盈若的状态却直到过年都没有好起来,哪怕是李光裕送来的有关农事的书都没有引起她多大的情绪波动。

涵叶今心

盈盈闹这么一出,也是个引子,引出谢氏的纠葛来!通知下周二起,为期一周的双更。亲们多多支持啊!周末值班两天,羡慕正常休班的,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