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五十章 公然被抢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67 2019-05-24 05:41:58

  “巧若看好弟弟妹妹!”谢氏嘱咐了一句,就同朱氏上前,试图接近并安抚一下梁青玲。

  梁青玲举着简单,傻傻的笑了,“别过来!你们谁都别过来!别沾上血,惹一身腥。芳儿!”她扑过去,将李芳的小身体搂到怀里。

  李芳终于动了动,睁开眼睛,喊了声:“娘……”就哇的哭了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啊!”梁青玲安抚着怀里的女儿,“他终于死了!再也没有人祸害你们了……”

  盈若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拳紧握,喃喃道:“她这是犯傻了,对不对?”

  “盈盈!”褚巧若担忧的喊了一声。

  盈若直直的看向场内,“她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那个人渣死了,可她也活不成了。哥哥,大启朝的律法,是不是有杀人偿命这一条?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是的!”褚成若却是一副吓坏了的样子,连声音都在颤抖,“玲姑姑自己怕是也活不成了!”

  “为什么要选择这条死路?为什么不和离呢?”盈若喃喃的道,“她该选择和离的!就算和离不成,就不能带着两个孩子逃走吗?”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褚巧若叹口气,“这世道就是这样,女子是要依附着男人而活的。成若,去告诉爹,就说盈盈吓着了,还是赶早回家吧!出了这样的事,官府的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褚成若就往站在不远处的正在扼腕叹息的褚兹九走去。

  “盈盈,别想多了啊!”褚巧若试图安抚她,“就当是做了一个噩梦,一觉醒来,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谢氏急急地奔了回来,“盈若可是吓着了?”

  褚巧若道:“有些魔怔了!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正好褚兹九和褚成若也过来了,褚兹九道:“芫娘,你带着孩子们先回去吧!发生了这样的事,邻里邻居的,既是遇上了,也不能不管不顾。别的帮不上,好歹把现场给照看了。你跟万嫂子一起,搭个伴,路上有个照应。我跟万大哥留下来。”

  “大过节的!真是晦气!”万克宝啐了一口。

  朱氏道:“若非逼到一定程度,她也不至于走这一步。”

  “所以,女人还是得立起来!不把喜怒哀乐都交给一个男人,也就不会被虐的这么惨了。”盈若突然来了一句。

  谢氏诧异的看向她,“盈若,是你在说话?”

  “有什么不对吗?”盈若不解的抬头。

  “太不对了!”朱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哪里像你一个小孩子说的?倒像是寺庙里的老尼姑参佛呢!”

  谢氏有些尴尬,“她书读多了,难免有些异想天开。”

  “我觉得盈盈说的很有道理!”褚巧若道。

  “哪来那么多的道理?能当饭吃吗?不说了!赶紧回了!”谢氏不由分说的拉起盈若的手就走。

  盈若边被拉着走边回头,“李芬和李芳会如何?”

  谢氏就愁的不行,“你一个刚满九岁的孩子,操心那么多,小心头发长不出来啊!”

  “娘!”褚巧若喊了一声,“我觉得盈盈这样,倒比着前一段时间的无欲无求好多了。”

  她这么一说,谢氏立马回过味道来。虽说这样子问东问西的让人招架不住,但的确是强过之前的一蹶不振。

  朱氏笑,“你家丫头是个胆大的,发生了这样的事,还面无惧色。你看看我们家这个,整个都吓傻了。”

  盈若看去,那万秀菊的确是瑟瑟发抖的贴在了朱氏身上的。而她居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害怕来,是不是显得太不正常了?

  就这么晃神的工夫,一个巨大的拉力袭来,硬生生的将她的小手从谢氏的大手里脱离了开来。下一瞬,就被人夹在了腋下,成了刚刚李芳的状态。

  “啊——”盈若直着嗓子大叫,这一刻,是真的知道怕了。毕竟相对于能看真切的场面,未知的东西才更令人心生恐惧。“娘亲救我!”

  “你做什么?”谢氏大声质问,只是瞬间就反应过来,然后扯着桑在大喊,“抢孩子了!抢孩子了!快拦住他……”

  “盈盈!”褚巧若大叫一声,抬脚就追了上去。

  “放开我妹妹!”褚成若也撒开腿就跑。

  只是他们的腿脚,哪里能赶上练家子?又有人群阻挠着,很快就听不见了动静。

  盈若由最初的挣扎,也变得安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以对方的力道,就算她累的筋疲力尽,也是丝毫撼动不了半分的。与其做无用功,倒不如省着点儿,另谋他路。

  越是热闹的时候,越容易出拐子,但她却不觉得自己这是被拐子盯上了。年前因为褚巧若的事情,县衙对于拐子是经过了一番严厉打击和清洗的。照此推论,拐子应该会消停一点儿才是。而且拐子行事,都是对落了单的孩子下手。

  这人对她下手,却直接当着她家大人的面公然开抢,简直就是土匪行径啊!如此的明目张胆,还表现在压根儿不把官府放在眼里。

  因为刚刚发生了杀人事件,按理说官府的人应该就在赶来的路上了,这土匪若是心中有惧,就不会公然作案。

  “你是不是抓错人了?”虽然这样子被人跟夹个包袱似的夹着非常的不舒服,盈若还是试图沟通一下,“我家很穷的!我爹和我娘的银子总共合起来,也不过十两八两的。你们绑了我,想要勒索赎金的话,算盘真是打错了。”

  没有回答。

  虎背熊腰的男人愈发走的脚下生风,谢氏的嘶喊早已经听不见了。

  盈若就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却犹不死心,“难不成你想卖了我?我这人对自己很狠得下心的。你若敢卖我,我立马咬舌自尽。”

  男人粗糙的大手突然掐上盈若的脖子,“再啰嗦,我就让你变哑巴。”

  盈若就有了窒息的感觉,想要去扒拉他的手,两个胳膊根本使不上力。

  这就要死了吗?

  濒死的惶恐让她突然生出了后悔的心,再世为人的褚家所给予的温暖,还是很令人贪恋的。早知道这么快要死,就该好好相处的,较比着亲情的可贵,其他一切都是浮云啊!

涵叶今心

求收!求推荐!求支持!感谢坑深似海的打赏!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