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来自星河的妖狐

第056章:纵然有无数个痛哭的理由(2千)

来自星河的妖狐 尚可 2043 2019-06-01 21:02:13

  “哗哗哗——”

  大雨仍在下,雨势丝毫没小,顾酒轻轻放下了画笔,抬起头来,眺望着前院里那棵在雨幕中倔强挺立的海棠树,出了会儿神,扭头望去,发现狐狸将自己蜷成一团,睡得正酣。

  他又睡着了。

  顾酒从稿纸下翻出手机一看,已经九点了。

  她跟这只狐狸吃完了泡面,就上楼画画来了,有了灵感,桑落的形象已经完善,就连她的剑,她也画好了。

  顾酒忍不住将画纸高举在眼前,幽光扑朔,紫衫上面的团云暗纹,登时辗转起来,仿佛下一秒,那个女剑客便会提着剑从画纸里一跃而出。

  正是梦中那把刺穿她心窝的剑。

  不知怎的,她总有种错觉,那就是桑落的剑。

  不,这究竟是不是错觉?

  如果是,为什么她的胸口会那样痛?如果不是,如果那正是桑落的剑,那么持剑刺穿她心窝的人,也会是桑落么?如果是桑落,这一切又是为什么?一连串的疑问闪过心头,顾酒重重一声叹息,将画纸放了下来。

  重又拾起手机,她打开微信,找到Jack的聊天框。

  打电话她不接,Jack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都是劝她去跟南洋那个游戏开发商见一见,她径自无视了,酒红色的指尖跳跃着,输入道:帮我订一张去荣城的机票,明早出发。

  静待片刻,很快又是一条:

  就说我出远门了,不在。

  这句话自然是要对那个开发商说的,只是,她并非是逃避不与那个开发商见面,她去南洋,另有目的。

  放下手机,她起身朝沙发走去,沙发上,狐狸睡得甚是香甜,一深一浅的呼吸声极有节奏地传来,裹挟在雨声里,为夜色平添了几分寂寥,顾酒轻轻蹲下了身子,望着酣睡的狐狸,径自出起了神。

  这只狐狸的出现叫她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妖怪。

  而贺辰早先与她的谈话,叫她明白,妖怪有不止一个。

  她怀疑贺宁也是妖怪。

  这趟去南洋,她想去调查一下贺宁的死因。有些事,似乎没办法再逃避了,她早晚都要面对,这只狐狸的到来,叫她不得不去直面那些深埋心底的恐惧。

  至于这只狐狸的来历……

  她作为一个脑洞清奇的漫画家,她信狐狸穿越这种事,可他究竟是不是从她的漫画里穿越出来的,现在,她表示怀疑。她曾以为是因她做了那些梦,继而才有了灵感画漫画,漫画衍生出异世与这只妖狐,可她现在不得不怀疑……

  因果关系,或许该反过来。

  是因为异世原本就存在,这只妖狐早就存在,才导致她会做梦。是先有了异世,有了妖狐,继而才有了那些梦,有了她的漫画。

  也就是说……

  很有可能,剑客桑落原本也早就存在,并且与狐狸有着某种密切的关系。他说他曾陪过一个人许多年,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桑落。

  桑落、即墨,再加上一个贺宁,他们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以及贺宁的身世,他的死因,这趟去南洋,她一并调查。她还有半个月的假期,半个月以后,第三卷漫画开始连载。在这以前,这些事若不调查清楚,她不知第三卷的故事该如何发展。

  第三卷,或许就是最终卷了。

  只有查清了,她才能落笔,画完这个故事。

  狐狸睡得仍是正酣。

  顾酒最后望他一眼,起身轻轻离开了衣帽间。

  她下楼去倒了杯红酒,想小酌一杯也去睡觉,回来却发现,狐狸已经醒了,正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眺望着窗外的雨幕出神。又是熟悉的一幕,又是熟悉的背影,在雨幕的映衬下,孤独到有几分灼目。

  顾酒顿觉心尖一颤,仿佛被什么力量击中了一般,心尖微颤的同时,思绪万千。

  他又在……

  思念桑落么?

  “酒酒?”

  似是察觉到她的到来,狐狸转身望向她,她这才回过神来,淡淡走上前去,道:“你醒了。”

  “是嗷。酒酒又想喝酒么?”

  见顾酒端着酒杯,狐狸会意。

  顾酒点点头,席地而坐。

  与昨晚的景象一般无二,一人一狐,并肩坐在落地窗前,又是一夜大雨,又是一夜寂寥,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夜狐狸会说话了,便说个不停。

  “酒酒,你很喜欢喝酒么?”

  “还行。”

  顾酒有些心不在焉,回答便也敷衍。

  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一个人,每晚临睡前,也习惯喝点酒,喝到微醺状态以便入眠。虽然睡着后经常会做梦,可是不喝点酒,她根本睡不着。狐狸亲昵地凑了上来,坐在她盘起的双腿上,长尾轻扫过她的背。

  “酒酒。”

  他随即打了个滚,直接四脚朝天,瘫在顾酒怀里。

  “以后我陪你嗷。”

  顾酒端起酒杯,淡淡一口浅酌,故作不耐道:

  “谁用你陪。”

  狐狸直接无视她这句话,话锋一转问道:“酒酒,你画完漫画了么?”狐狸显然是刚才一觉睡得不错,墨黑的眸子闪闪发亮,清晰地倒映出顾酒的模样。

  “画完了。”

  “酒酒?”

  话痨狐狸再次话锋一转:“那个贺宁,现在还是你的未婚夫么?”

  “呃?”

  狐狸没头没脑问出这么个问题,顾酒没太反应过来,沉吟片刻,才道:“他不是已经去世了么,当然不是了。”她垂眸望向杯里温醇的酒红色,目光却黯然失色,“他去世不久后,我父母也意外离世了,之后我与贺家的婚约,就取消了。”

  还是第一次,主动在狐狸面前提及这些事。

  顾酒掩饰性地,喝了一大口酒。

  即墨忽然坐了起来,面朝她,长尾轻轻环住她的腰,柔声道:

  “不怕嗷,酒酒,我一直在呢。”

  一怔,顾酒只听狐狸紧接着又道:“只要有我在,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酒酒的。”

  “……”

  顾酒忘记了回应,一双琉璃般漆黑的眸子,清晰地倒映出狐狸深沉莫测的模样,恍惚间,她竟觉鼻子有些发酸,眼眶也阵阵发热,墨黑的眸底却不泛起丝毫泪光。

  忽然,有点想哭。

  可是,纵然有无数个痛哭的理由……

  她也不会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