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十一章 黄金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175 2019-04-18 16:40:39

  礼查饭店旁边的公寓前一辆黄包车停在门口,放下了在捕房里就被摘了假胡须的瓦莲京娜。

  付了车钱,她警觉地往左右看了看,然后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进去后很快就将大门落锁关闭。

  上午她才刚刚被闸北捕房放出来,之前里面一直拒绝她打电话的要求。

  在签完释放证后她立即给大华商行的李公子打了电话,和那边约好下午在霞飞路上的咖啡馆见面。

  现在她需要回来洗个澡,换身衣服。

  ……

  走廊里瓦莲京娜正看着门前脚垫,眼神狐疑。面前的房门猛地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只胳膊一把将她拽进门里。

  “啪!”

  房间内一个结实的耳光扇在了瓦莲京娜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重击让瓦莲京娜的身体猛地向一边甩去。

  头上戴的礼帽也随之滚落了好远,露出她迷人的白金色短发,只是此时的莫洛科夫没有半点心思欣赏。

  他一把掐住瓦莲京娜的脖子,把她摁在门背上。

  “你这个叛徒!臭婊子!……”

  莫洛科夫手上力道加重,嘴里不住地咒骂。

  “亲爱的,怎…怎么了?”

  瓦莲京娜被掐的喘不过气,姣好的面庞开始扭曲变形,挣扎着发出声音。

  “怎么了?你这个卑贱的婊子,肮脏的妓女,现在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莫洛科夫没有理会,那只掐住她脖子的手越发加重。

  “这是,这是为什么?”

  “你,你昨天早上怎么没来?”

  强烈的求生欲驱使之下,瓦莲京娜虽然声音已经变形,还是艰难地把话问了出来。

  “臭婊子!你还有脸来问我?”

  “啪!……”

  这句问话更是激怒了莫洛科夫。

  另一只手扬起又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瓦莲京娜的脸上。

  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

  莫洛科夫不停地抽打着眼前这个昔日浓情蜜意的情人。

  “皇室贵族?嗯?你这个贱货!”

  魁梧的莫洛科夫出手很重,只开始那两下就把瓦莲京娜打的口鼻出血。新鲜的血迹糊在这个蛇蝎毒妇的脸上,让她此刻看上去非常狰狞。

  “啪!”

  又是一记重击。

  随之而来瓦莲京娜的身体被抽翻,直接趴在了地板上。

  “因为你这个臭婊子,他们都死了!”

  莫洛科夫弯下身子扯住瓦莲京娜的短发,在地板上把她往放餐刀的桌子旁拖去。

  “是你害死了他们!他们都死了!”

  他悲愤地嚷着。

  “你在说什么?放手!谁死了?我怎么不明白?”

  被扯着头发拖行的瓦莲京娜不放过任何求生机会,不顾一切地装着傻。

  “尼古拉耶夫、瓦西里、佛拉基米尔、斯科维奇、阿列尼切夫、叶夫根尼……”

  莫洛科夫咬着牙,拖动一步就报出一个惨死兄弟的名字。

  每说出一个名字,他的眼前就浮现出一张熟悉的面孔,还有那晚地下室的惨烈画面。

  “你这个婊子,一定会下地狱的!”

  已经把瓦莲京娜拖到了桌下,莫洛科夫拿起桌上的餐刀。

  “亲爱的,相信我!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他们都死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如果是真的,那一定是阿廖沙干的!”

  “是那个火车司机出卖了我们!”

  躺卧在地的瓦莲京娜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此时她的脑子飞速运转,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生机。

  “是他想要独吞一切,要把金子运到巴黎去!”

  瓦莲京娜顾不得满脸血污,挣扎着坐在地上指控着阿廖沙。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没想到,他这么恶毒!”

  瓦莲京娜快速地说着,争取在莫洛科夫动手前让他改变主意。

  “去上帝那里忏悔吧!如果你能见到他!”

  莫洛科夫悲哀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可是在我看来即使你这个婊子身上着火了,上帝也不愿意在你身上撒泡尿!”

  说完,莫洛科夫举起手里的餐刀就要刺下去。

  “他在车站逃走了,把我留在那里!”

  “你怎么会怀疑是我!亲爱的,这真的很让我难过。”

  瓦莲京娜尖叫着吼道。

  “而且我也被捕了,刚放出来!”

  看到莫洛科夫不为所动,瘫坐在地上的瓦莲京娜往后边退边说。

  “你自己看看!”

  “看完之后如果还是想杀我,就动手吧。”

  “现在我只是不想让你做将来会后悔的事!”

  就在莫洛科夫凑近再次挥起手里的利刃时,瓦莲京娜迅速从口袋里摸出那张捕房释放证递到他眼前。

  “这是巡捕房的文件!”

  看到莫洛科夫眼中露出一丝犹豫,瓦莲金娜抖了抖手里的释放证对他说道。

  莫洛科夫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餐刀,他用另一只手接过那张文书。只瞟了一眼他就知道这张文书没问题,在商团里他经常和华界捕房打交道。

  文书上的纸张格式、还有火漆印章都证明这确实是一张货真价实的释放证书,上面还有瓦莲金娜的签字。

  “那,金子呢?”

  莫洛科夫持刀的手微微放下,紧紧盯着瓦莲金娜。

  “金子还在车厢里,没人动过。”

  “至少在我被抓进去之前是这样。”

  “亲爱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火车还停在车站里……”

  瓦莲金娜慢慢地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动情地对莫洛托夫说着。

  “亲爱的,我们没失去什么,请一定要相信我。”

  瓦莲金娜站起身伸出手,试图抚摸莫洛科夫的脸庞,被他侧着身子让了过去。

  “亲爱的……”

  她又将手搭在莫洛科夫的肩膀上,柔声地说道:“你真的觉得我会背叛你吗?”

  “看着我!”

  瓦莲金娜伸手将侧着身子对着她的莫洛科夫扳转过来,双手亲昵地抚在他脸上,面对着自己。

  莫洛科夫的表情很是复杂,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个女人,此时他的眼睛无法和对方直视,内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他当然知道火车还在车站。车厢也没被动过,他看到钢丝封口还是完好的,而且自己还冒着风险在那里做了手脚。

  如果刚才瓦莲京娜告诉他金子已经不在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你真的觉得我会那样做吗?”

  瓦莲金娜逼视着莫洛科夫。

  “是不是?”

  看着莫洛科夫躲闪的眼神,她的调门升高,表情也变的冷厉。

  “呵……你这个混蛋!”

  瓦莲京娜惨笑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啪!”

  这是来自瓦莲京娜的出手,一个巴掌扇到了莫洛科夫的脸上。

  “是我瞎了眼!”

  “啪!”

  “你这个懦夫!”

  又是一下,巴掌重重的打在莫洛科夫脸上。

乌鸦与麻雀

呃……本章还是没有什么值得注释的部分,接着说法租界。   当然,最后一个原因是公共租界太大也太杂了,其实从风格而言,反而不如法租界那么符合我们对民国租界世界的想象。上面一点说法租界至今依然是上海异域色彩最重的一片区域,和这个也有关系。另一个是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在20-30年代都经历过急速扩张,主要是各地因为各种原因(主要是战乱)涌入上海的中国人引起了房地产,尤其是廉价民居的高潮(今天上海津津乐道的石库门其实就是当时地产商引入英国工人住宅区模式的产物),但相比而言,这个热潮在公共租界引起的面貌变化要大于法租界(公共租界更大,容纳了更多外来中国人,其中也因为工商业发达,出现了更多工人区和工厂区),因此20年代以后,上海的高级住宅区更多是集中于法租界的(高级住宅区和高价住宅区是两个概念)。今天你去上海看,异域色彩最明显的也是法租界,除了外滩比较特别外,其实上海上只角中的上只角一般也是指法租界,所以要体现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上海风情,除了外滩十六铺以外,法租界地区也是最合适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