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二十四章 态度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235 2019-04-26 18:03:50

  广慈医院

  顾楫起身后看到汪素闭着眼睛,手上还哆哆嗦嗦举着枪,这种情形下也是不敢冒失,只能从旁边慢慢靠过去。

  “汪小姐,没事了,没事了……”

  接近她的时候,顾楫一边轻声说着,慢慢试探着从她手里把枪接了过来。

  接着顾楫来不及观察她的反应,连忙把她拉出病房。这时他还不能确定这里是否安全,必须先出去再说。

  拉着汪素,顾楫丝毫不敢大意,一直到了楼下敲开门房进去后才算松了口气。

  直到这时九舍发生的激战,整个医院还一点没有察觉。

  等顾楫用门房电话打回巡捕房调人增援,医院的几个值班也出来后,他才顾得上安抚汪素。

  巡捕房接到电话之后,这次连法籍督察长都惊动了。除了留守执勤人员,几个巡捕房的人手全部调派了出去,包括法籍警官。

  顾楫的上司袁子钦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在看过现场明白了事情的性质后,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他只能庆幸自己的运气相当不错。还好顾楫这个手下非常得力,不愧是南京方面来的人。

  假设嫌疑犯在医院被无声无息灭口,凶手作案后还扬长而去,他作为督查当真没法和法国上司交代。

  好在事情现在还有转圜之地,事情还没有变的那么坏。

  嫌疑人现在身体情况稳定,一时半会没事。只要今晚不死,哪怕过几天就翘辫子,和这次刺杀就没多大关系。

  袁子钦看着两具尸体,顾楫的来历他是清楚的,杀个把人似乎也不算什么。

  在得知那个脖子都快被轰断的白俄大汉是被汪素击毙的时候,他也到病房去慰问了一下这个文秘。

  汪素现在被安排在病房里输液,主要是镇定安神,之前受的刺激太大,医院让她躺着吊两瓶水缓缓,输了液之后现在已经睡着了。

  此时有两个同事在病房里陪她。一位是政治部的卢殿东,这原本就是政治部的案子,这个时候当仁不让。而另一位查缉股的吴文安则属于自告奋勇了。

  出于安全起见,在汪素病房外顾楫也安排了巡捕把守。

  ……

  广慈医院是法国教会医院,在圣光照耀的地方居然还有人敢搞刺杀,这还得了?

  首先各个路口再次被封锁。

  当巡捕在医院严密搜查,在储物室里找出两名遇害安南巡捕的尸体后。

  事态再次升级!

  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袭杀警察的行为对于统治阶层来说都不可容忍,哪怕这次是两名安南籍巡捕。

  现场两名凶手的尸体上有着典型的白俄特征。法籍督察长萨利尔亲自下令在白俄聚集区进行戒严,公董局出动了武装车辆封堵在各个路口随时待命。

  这种行动有没有实际效果不好说,但是作为租界统治者这是一个极其强烈的信号释放。

  “你敢让我打个喷嚏,我就让你得一场重伤风!”

  如此动作之下,那些白俄更是惊慌不已。

  在发现被圈禁之后,就算是深夜,此时不少白俄也都走出家门,自发聚集在一起。

  一些黑帮流氓趁机在人群里挑唆闹事,朝着武装警察投掷石块,呼喊着激进的俄国口号进行煽动。

  萨利尔之前看过现场,很难相信那个连胸骨都塌陷下去的彪形大汉,是被眼前这个身形瘦削的手下解决掉的。

  根据现场情况,两人之前势必经过了一番殊死肉搏,只消看一眼杀手尸体就可以想象到当时有多么惨烈。

  顾楫此时已经洗掉了脸上的血渍,只是身上还是血迹斑斑。

  他是一直等袁子钦到场之后,先和自己顶头上司做了汇报,再被袁子钦带到督察长萨利尔这里来的。

  袁子钦简单和萨利尔介绍了几句,表明一切都在自己掌控范围内,然后让顾楫做了详细汇报。

  “事情是从拉都路那场凶杀案开始,袁督查首先吩咐我们……”

  顾楫梳理着思路,把整个侦破过程详细说了一遍,从事发缘由到目前进展无一疏漏。

  顾楫的汇报让萨利尔没多久就开始皱着眉头。

  作为租界统治利益的维护者,眼前复杂的事态显然不符合公董局的利益。

  不需要太多的政治智慧,他也明白法租界不宜介入过深。

  况且这个案子还牵扯到了公共租界和华界,甚至还有日本人,这就让事情变的更加复杂。

  他到是对这个探长很感兴趣。

  刚才汇报时一口流利的法语,尤其是还略带南部口音。而且语法的运用和他们在公董局培训出来的学员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一起无头凶杀案被他调查的这么深入,抽丝剥茧进行到这个地步,况且巡捕房也没有给他额外的支援,对于一个探长来说这就非常不容易了。

  特别是之前面对突发情况能够临危不乱处置果断,汇报时又能迅速调整心态保持清晰思路,堪称有勇有谋。

  加上在这个时间点他还来医院探访,本身就说明了其敬业态度,这正是巡捕房现在急需的人才。

  “袁子钦这个人,虽然平庸,到是会用人。”

  萨利尔想到这里,对着袁子钦发布指示:“巡捕房只负责法租界内的一切警务事宜!”

  “既然凶手是租界里的白俄,这次务必杀鸡儆猴。至于牵涉到公共租界和华界的案情,则和公董局利益无关。除非对方要求协查,可适当提供情报协助,其余不必理会。”

  总而言之,就是代表公董局表态:“不要节外生枝,把租界内不老实的白俄狠狠收拾一下,除了这里死掉的两个,再揪出几个典型过过场,这事就算完。”

  袁子钦接了指示正要带着顾楫去布置,萨利尔又把他叫住单独说话。

  “这个探长,按照程序查过?”

  萨利尔看着往大楼内走去的顾楫问道。

  来了上海这么多年,对下面华捕平日里徇私的手段是最清楚不过了。

  “非常可靠,履历背景都严格按照程序调查过,没有问题。”

  袁子钦小心翼翼地答着。

  他不知道上司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人是他招进来的,履历是他做的手脚,法国佬要是觉得顾楫有什么问题,他自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好,剩下的事情你可以交给他负责,明天把他的材料送到我办公室来。”

  萨利尔说完就钻进了他那辆雷诺轿车,在袁子钦恭敬的目送下离开了广慈医院。

  看着上司走后,袁子钦也立刻差了手下去把顾楫再叫来。

  之前看萨利尔的意思,按照他的猜测,法国佬的意思大概是要提拔顾楫了。

  这对他而言不是坏事。

  作为华人,在巡捕房他的职务几乎已经到顶了。再往上只能是政治部督察长,这个职位之前还没有华人获得过。

  就算是当年引荐自己进巡捕房的结拜老大黄麻皮,退休时也只是华捕捕头,政治部这个部门也从没让他沾过边。

  水涨船高的道理他懂。

  他要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透给顾楫,做一份顺水人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