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三十二章 最后一颗子弹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263 2019-04-30 21:45:27

  大正十年式手榴弹在中国被叫做“48瓣”。

  因其弹壳上预留了48道破片槽,只是实际效果并没什么大用。

  而且因为引信时间太长,看到手榴弹扔过来后,一名巡捕来不及卧倒,情急之下一脚踢进车底,就那样,还过了一会才爆炸。

  这枚手榴弹除了让巡捕房损失一辆轿车,此外并没有造成重大伤亡,最大的战果也仅仅是几例擦伤而已。

  这时顾楫已经连续出枪,还是打翻了那个悍勇的黄包车夫。然后前出至弄堂口,配合隐蔽在车后的老洪夹攻伪装成小贩的杀手。

  小贩一看事不可为,同伙已经倒地,生死不知,立即从草扎里取出最后一枚手榴弹,扔掉草扎拼命转往北面大路逃窜。

  老洪既然有备而来,北边自然也布置了人手,不过只是布置了两名长枪巡警执行封路任务。

  老洪事前确实是得到了警告,自己也做了相应布置,但并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

  他带着两辆车过来,原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着实没考虑过这两名杀手会这么凶悍。

  来的路上,他甚至一度认为很有可能只是一场虚惊,抱着来看看虚实,也好放个心的态度。

  那个被顾探长打翻在地的黄包车夫他隐隐觉得眼熟,像是那天在丽兹被他暴打一顿的日本随从。只是之前经过他倒下的地方特地看了一眼,他确定不是当天的那个人。

  身后跟着的巡警有去查看伤员的,有拿着警哨呜呜吹的,也有跟在他们后面跑两步站定,端枪就打的。

  高恩路这条路本来人就少,现在街上更是一个闲人都没。跑动中射击精度不足,老洪在后面打了两枪都没射中。

  而逃窜的小贩非常狡猾,并且很有经验。

  跑动时不断变换曲线,偶尔还回身抬枪,这时顾楫和老洪必然要做战术躲避。只是枪声没响,而小贩的奔跑距离又远了。

  如此几次,两人猜测前面的人是没子弹了,因此也没了顾虑,加快速度往前追。

  再往前就是高恩路和贝当路路口,小贩看到前面有巡警在封路,巡警拉的封锁线外还站了很多市民。

  两名巡警正被那些抻着脖子的市民团团围着,大概是在追问什么时候取消封锁,可以回家。

  洪明在后面哇哇大叫,想让巡警做出反应。

  原本那两名巡警背对着马路,正在和市民解释,听到动静后,其中一名巡警反应很快,转身看见冲过来的小贩,直接端枪对着他开了一枪。

  那名小贩确实非常果决!

  他原本是打定主意冒着被巡警狙杀的危险,冲到人群里趁乱找机会。实在不行,手里捏着手榴弹就算震慑不了,也能多带走几个支那猪。

  很可惜,仓促中巡警这一枪也没有射中,但是迟滞了他想冲进人群的念头。

  小贩只能偏过身子往旁边的小巷钻。

  他显然之前接受过良好训练,进了小巷没跑几步他就不敢继续深入,万一是条死路,无异于要被瓮中捉鳖。

  所以进了巷子后他只是跑了十来米,看到旁边一个不高的院墙,小贩一个垫步搭手翻了上去,再从院墙上跃起,搭着二楼的中式屋檐爬上屋顶。

  他的动作跟着后面追进巷子的顾楫和老洪都看到了。

  老洪个子是大,力量是有的,速度和灵敏性就要差点了。跳了两次都没爬上墙,到是顾楫快速的跟着翻上屋顶追了过去。

  “顾探长,小心!”

  老洪只能在后面干着急。

  此时天色差不多已经完全黑了,再加上屋顶上黑色的瓦片,根本看不清前路。顾楫上去以后,也只能听着前面小贩踩碎瓦片的声音追击。

  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在老洪门口伏击,只是他清楚这两个人一定是冲着老洪去的。

  倘若不是那位老先生叫住自己,问自己是不是来找人,很有可能在前面逃窜的杀手已经把自己当做老洪干掉了。

  而那个黄包车夫的位置,显然是拉着洋车堵在弄堂口以防意外,方便随时掩护同伙进行策应。

  这两个杀手配合非常严密,而且职业。

  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假如对方趁自己敲门时背后偷袭,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必死的结果,甚至死了以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很显然,对方就是这么打算的。

  杀手没有在他一进弄堂就动手,应该就是等他进去后,观察他是不是走到底,进哪个房门。在里面动手动静小,而且不会弄错人。

  一想到这里顾楫就一阵后怕。

  后面这时也传来了踩碎瓦片的声音,动静比他和前面杀手加起来都要响的多,这应该是老洪也上来了。

  顾楫一边追,一边还有空想着老洪那块头别把人家屋顶踩塌掉下去。

  小贩在前面亡命奔跑。

  晚上在这黑漆漆的屋顶上他更看不清,后面的追兵有他带路反而还好得多。

  其实,在知道那个穿着大衣的男人不是目标后,他已经准备撤了。

  再晚的话,他扛着糖葫芦草扎蹲在那里就实在太可疑了。

  看到两辆轿车过来的那一霎,他就知道不妙,那个拿着枪跳下车的大汉应该才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只是那时知道也没什么意义,他们已经从猎手变成了猎物。

  同伙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最好的结果就是已经玉碎。如果被支那人生擒,那就太耻辱了。

  “蠢货!”

  给他的手榴弹都没用上就丧失了战力,白白浪费了一枚,而且被缴获后会相当麻烦。

  他两出来前都清除了所有可以暴露身份的物品,连武器都是特地选用在中国很容易弄到的。

  除了本土运来的手榴弹,是在出发前扛起掩护身份用的草扎时,自己临机一动才塞了三枚进去。

  前方的屋顶已经断了,之前是屋檐连着屋檐的中式棚户区,此时前面出现了一堵高大的围墙,小贩思付无论如何自己是跳不过去的。

  前路已断。

  顺着倾斜的屋脊,小贩踩着瓦片到了屋檐下,返身抠住房檐跳了下去。落地时他听到后面传来的动静,追的非常紧。

  枪里还有一颗子弹,这是万不得已给自己留的。

  不过作为一名英勇的大日本帝国武士,自己可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还有一枚手榴弹,那两个支那人想抓到他也没那么容易。

  身后又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动静,应该是追兵跟着跳下来了。

  他依然速度不减的往前奔跑,却绝望的发现前方依然还是那堵高高的围墙。

  这是一条断头路。

  “那该死的院子到底有多大?”

  他来不及多想这个问题,后面的声音已经近了。

  穷途末路的小贩此时咧咧嘴,突然笑了,持枪的手慢慢抬了起来,瞄准冲过来的那个身影。

  枪里,还有最后一颗子弹。

乌鸦与麻雀

①,高恩路和贝当路路口。高恩路就是现在的高安路,贝当路就是衡山路,这附近的路口曾经还是很热闹的,衡山路以前算第一酒吧街,乌鸦第一次打保龄球就在靠近路口的欧登保龄球馆。近十年这里开始搞文化风情换风格了。②,那堵逼死小贩的围墙。乌鸦设计的原型是:上海美国学校,是1912年至1949年上海一间主要面向美国侨民儿童开设的国际学校。原校址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衡山路10号,现为七○四研究所(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上海船舶设备研究所)所在地。1994年被列入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第二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