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三十四章 护理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234 2019-05-01 21:41:32

  广慈医院里,顾楫刚做完手术取出子弹。麻醉的药力还没过去,正在昏睡中。

  汪素坐在床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动作,好像对病人就应该这么做不可。

  那时候爸爸还在,小时候自己不舒服了,躺在那栋洋房的小姐房间里,满床都是洋囡囡。

  请来的私人医生走了以后,姆妈会抱着自己,爸爸隔一会就会进来像这样摸一下自己的额头。

  那时候就算生病都是幸福的……

  眼前睡着的这个男人额头冰凉,却不停地沁出汗珠,好像连刚从身体里钻出来的汗珠都是冰冷的。

  那颗从他肩胛骨里取出的弹头她看到了,丑陋的、瘪瘪的一颗,躺在洋瓷托盘里,大夫说再偏几分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这个人,真的是命大呢。

  她拧了一把毛巾,轻轻给顾楫的额头擦了擦汗。

  却注意到探长有着一管希腊型的鼻子,鼻梁挺直、窄长且平直,安放在他长条形的脸上,到是有了些混血的感觉。

  她对这个探长,老实说印象没有多好。虽说提拔自己当了翻译,但自己那天在医院里也算是救了他的命。

  这几天晚上,老是做噩梦,还好亭子间地方小,眼睛睁开到处都是人。姆妈和小妹都来问怎么拿到的赏金,自己又能怎么和她们讲呢?

  让她心里别扭的就是他给的那两百赏金。

  上上下下都知道那笔赏金是巡捕房发给他的,而他转手拿了两百给自己这个举动,让她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没错,她接过了他给的这两百,因为确实需要。

  这个月的房租还只付了一半,而兼职的差事已经不能继续做了。翻译的薪水下个月还不一定能拿的到,谁知道上面的洋会计会怎么算。

  那天账房在办公室里把钱给他送来,他刚签好字收了,就直接给了老洪三百,让他分给弟兄。

  “这是咱们政治部发给你的赏金。谢谢你了,汪小姐。”

  只是当他笑吟吟把钱递给自己时的表情,让汪素觉得他的目光仿佛有形有质,直抵人心,看穿了自己的一切。

  这让她心里非常不舒服。

  甚至隐隐有了一种平白被施舍了的感觉。

  可自己还是不争气的拿了,让她觉得从此以后自己会被这个男人看轻,这让内心骄傲的汪素感觉遭受了莫大的羞辱和委屈。

  老洪去她家里请她来医院,也实属无奈。探长在上海没有家人和朋友,躺在医院里没人照顾。

  之前他们弄出的事情太过重大,好像连手榴弹都扔了两颗,现在有很多烂摊子要有人去收拾。

  尤其是作为当事人和行动组织者,老洪有许多收尾工作需要做。包括向袁督查和法国上司汇报情况,清理现场等等。

  巡捕房里原本人手就不够,而且还都是一帮糙汉。受了伤的顾探长需要有人照顾,而医院的法国看护只会做一些医务护理,所以老洪才把她叫到医院临时照顾一下。

  巡捕房在门口留了一个华捕在看守。现在一说起广慈医院,安南巡捕都不愿意来了。

  其实汪素自己在这里也非常不舒服,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情不自禁地眼前就会出现那个像瓠瓜一样被自己打断的脖子,还有满脸鲜血面目狰狞的顾探长,拉着自己在走廊里狂奔。

  起风了,外面的风很大。

  寒冷的气息从窗户缝隙挤进屋子,风的呼号虽然在窗外,却仿佛就在耳边,呜呜咽咽,仿佛来自黑暗的深处。

  先是听到外面玻璃窗被风吹的开开合合,接着是玻璃碎裂的声音,又听到废纸“擦啦擦啦”刮到天空的响声、还有晾衣杆倒地的动静……

  这是个渐渐混乱的世界,恐惧是一张大网,好像黑暗中有未知的事情发生。

  汪素起身到了窗前,推了推玻璃,看到嵌着油灰的玻璃缝隙已经脱落了很多,冷风正顺着罅隙往病房里钻。

  她转身想找一块纱布把缝隙堵上,却看到病床上的顾探长正双目湛湛有神地看着自己,浑然不似是刚刚还在昏睡的那个人。

  “啊?你醒了多久了?”

  “刚刚醒。”

  “这……我才起身到窗户这边来看看,外面起风了。”

  “嗯,听见了,好大的风。”

  “是风声把你吵醒的嘛?”

  “呃……好像是吧。”

  顾楫没法和汪素说自己刚才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那个站在刺眼日光下一袭白衣的女子,站在门外柔声呼唤着他,而门内的他却惊恐地退缩。身后是耀眼的阳光和纯洁的女子,而自己只能转身迎着黑暗拼命奔跑……

  “现在几点了?”顾楫问道

  “等会,我先给你倒杯水,再去走廊上看。”

  汪素从竹壳暖瓶里给顾楫倒着水说道。

  她哪还有手表,这几年家里凡是能值点钱的东西,就算没有被她们送进当铺,也早都给何兆清偷出去变卖了。

  顾楫想说他有手表,只是看了看床头,应该是自己手术时被护士摘下来放好了。

  “还早呢,不到12点。你躺一会,我去叫护士。”

  汪素从走廊里回来说。

  “别叫,那个……”

  顾楫有点吞吞吐吐。

  “哦,是不是要方便?我去叫巡警来帮忙。”

  看他不好意思的样子,汪素以为自己猜到了,脸色一红,准备出去帮他叫巡警进来。

  “不,不是,汪小姐,能不能帮我找支香烟?衣服不知道被收到哪去了。”

  “医院里不让……好,好吧,我去问问巡警有没有。”

  说完她推开门走了出去。

  很快她又推门进来,两只手上各拿着一支香烟,得意地朝着顾楫晃晃。

  “老张说他的香烟没你的好,让你别嫌弃。”

  一边说着一边往顾楫嘴里塞了一根,然后想了想,又再次推门出去……

  “看我这脑袋,忘记拿了洋火来。”

  风风火火再次回来的汪素,凑近顾楫划着了火柴,给他点着了烟。

  “谢谢你了,汪小姐。”

  “这么客气干嘛?不搭界的。”

  手里拿着烧尽的火柴棍,汪素看了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扯了一张旧报纸,麻利地叠了一只船,又从杯子里倒进一点水濡湿,将火柴棍丢进去,捧在顾楫的香烟下面接着烟灰。

  顾楫静静地看着她所做的一切。

  少女青春热情,行动敏捷,面色红红白白,五官明媚,颊边微现两点梨涡。她还有着一双象是永远沉浸在梦中的,水光荡漾的眼睛。

  此时恰有两根前刘海飘到眼睛里去,她拿手捋到耳后,然后看着自己羞怯地一笑。

  她很少笑,偶尔她笑起来,他好像能看到笑容背后的东西,看见了她眼睛里的疲惫,那是和她年龄不符的一种神情。

  还有一股即使在她最灿烂地笑着的时候也挥之不去的忧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