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四十三章 为难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254 2019-05-06 18:33:14

  公共租界,公济医院里。

  看着殓房师傅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运尸车,袁子钦阴郁的脸上像是能挤出水。

  车上一袭床单蒙着一具尸体,正是此前在库房的另一名巡警。走廊里,运尸车正“吱吱扭扭”地推向太平间。

  他心里一直盘算着这次折损的人手该怎么向上司萨利尔报告。

  可无论他怎么翻来覆去地打着腹稿,这件事都怕是很难周全。

  “那个顾楫简直是自说自话、目无上级!”

  想来想去,心里不禁对顾楫着恼了起来。这次搞出的动静,真是把他坑苦了。

  现在该怎么和上面汇报?

  上次在广慈医院,萨利尔已经明确指示了公董局不参与租界外的纷争。这个顾楫还非要掺和进去,这下麻烦就大了。

  若非看在他父亲是南京要员的份上,而且还有其他人打了招呼,这次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这也只能是一时气话。

  不说顾楫后台很硬,就算没后台,他也不能直接把这件事和上司汇报。那样就显得他袁某人对属下约束不力,督查失位。

  可要是瞒报谎报,死了两个巡捕,这也不是小事。

  和法国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他对他们的行事风格很是了解。

  平时其他事情上,法国佬都可以无所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下面死了人,那可是要发疯的。

  看看上次广慈医院里为了两个安南巡捕,到现在也没让租界里那些白俄安生下来就知道了。

  袁子钦脑子里不停地想来想去,让他原本就不多的头发又掉了几根。

  如果不死人,他袁子钦都能搞得定。

  哪怕巡警受了重伤他都能随便找个理由,让巡捕房里出些诊疗费,把这事情打发过去。

  现在直接死了两个巡警,而且还是在执行任务中殉职,这就不好糊弄了。这事他压不下来,肯定要向上面报告。

  而且巡捕房在这事上如果没有个官方说法和相应的殉职赔偿,家属方面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

  一想到这里就觉得一阵头疼。

  袁子钦五十左右的年纪。保养的还算可以,看上去也就四十多点的岁数。

  稀疏的头发梳着大背头,很少穿西装,平时多以长衫为主。

  年轻时闯荡江湖和黄麻皮拜了把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机遇。

  他出生于1882年,江苏镇江人,上过八年学堂,根底打的非常扎实。后来因为家里太贫穷,不得不辍学,进了米店当学徒。

  袁子钦在米店的主要任务就是拎米包,所以练就了惊人的臂力。

  上天给你的,总是有用的。

  谁能想到,袁子钦后来能在巡捕房混得风生水起,跟这一特殊本领也有一定关系。

  1900年,袁子钦到上海讨生活。没别的本事,就是臂力惊人,所以做的还是搬运工,地点在十六铺码头。

  他肯卖力气,脑子又活泛,机缘巧合下,竟然结识了黄麻皮和丁阿华,三人结拜为兄弟。人称“黄老大”、“丁老二”、“袁老三”。

  那时,他还不到20岁,皮肤黝黑,所以得了一个绰号,叫“黑皮子钦”,属于青帮里“悟”字辈人物。

  袁子钦其实算的上是个热爱学习的“黑社会”,帮派分子里的文化人。

  到上海后,他还曾进入“法书斋堂”学习深造过,和一般青帮流氓相比算是高学历了。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有一个好大哥真的很重要!

  黄麻皮就是那个讲义气的大哥,在袁子钦26岁那年,把他安排进法国巡捕房当了巡捕。

  他虽然不懂法语,但臂力惊人,抓人一抓一个准。又特别机警,办事能力超强,很快就荣升为刑事科政治组探长,官位超过了大哥(黄麻皮还是一个普通的“包打听”)。

  辛亥革命时期,袁子钦跟着大哥结识了孙先生,专门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两人关系日益升温,后来干脆加入了国民党。

  他的简历中关于入党是这么写的:上海,入党为“孙总理代办”!

  也就是说,在国民党里,他的入党介绍人是孙先生。这就很不一般了……

  袁子钦背靠青帮,又与法租界内的国民党来往密切,因此消息十分灵通,受到政治组组长的重用,很快就升任政事治安处主任,现在已经是政治部督查了。

  不得不提的是,他和中国共产党之间也颇有渊源。

  中共召开“一大”会议时,那时候他还是主任。当时,租界当局已经得到不少关于共产主义组织要在上海开会的情报,但时间和地点都不那么明确。

  公董局就派袁子钦去下达“开会必须提前48小时通知警方”的命令。

  由于巡捕房的记录里,既有104号,也有106号,袁子钦无法确定,只好都找一找,结果就听到106号客厅传来外国人说话的声音,随即闯了进去……

  那里正是“一大”会场!

  毕竟是做巡捕的,他反应还是比较快,当被询问时,说了声“对不起,找错房子了”,然后赶紧撤出来。

  后来等会场里的人都撤差不多了,袁子钦才带着法籍总巡来到会场走个过场。

  当时,袁子钦对留守在会场的陈先生解释道:“我还以为你是日本人,误认那两个教授是俄国的共产党,所以才来搜检……”

  “看你们的藏书可以确认你们是社会主义者;但我以为社会主义或者将来对于中国很有利益,但今日教育尚未普及,鼓吹社会主义,就未免发生危险。”

  “今日本来可以封房子,捕你们,然而看你们还是有知识身份的人,所以我也只好通融办理……”

  从这件事上就足以看出,“黑皮子钦”八面玲珑的处事风格。

  性格决定命运!

  他袁子钦没有什么远大的政治抱负和社会理想,处在上海滩这个各种政治势力的漩涡里左右逢迎,也只是想让自己和家人在这个乱世能活的好一些、舒服一些罢了。

  另外,能在这个基础上恪守一个中国人的本分,做点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小事、帮点小忙,在他看来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袁子钦也为共产党、进步人士以及国民党左派帮过不少忙。

  比如,他给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活动提供过保护;帮忙疏通、释放过共产党员;为农工民主党领导人邓演达通风报信等。

  这些,可能与他入教有一定关系,但很快引起国民党右翼分子的不满。这几年里,他也先后收到几次匿名警告信,有时信封里还附有子弹。

  所以顾楫进入巡捕房,能够直接坐上政治部探长这个位置,他几乎使出了全力。

  南京方面,他实在是一点都不敢再得罪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

  袁子钦出了医院,钻进了轿车。

  “去老北站!”

  吩咐过司机后,袁子钦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

乌鸦与麻雀

①,陈先生,这里的陈先生对应陈公博。,陈公博算是个政治人物。他早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是中共一大代表,尔后脱党而去,跻身国民党行列,以“左派”自诩,曾任国民党第二次全国大会中央执委。后演变为反蒋的改组派的代表人物,但不久又与蒋合流,是蒋的座上客。最后,他追随汪精卫,叛国投敌,成为中国的第二号大汉奸。②,袁子钦这个人物也是有原型的,即程子卿是也。感兴趣的可以百度,原型人物解放后留在上海,没有躲去台湾或者国外,但却幸运地得到了善终。袁子钦在本书有着不小的作用,所以做为过渡花了整章篇幅交代了一下。不然以后这个人物的摇摆立场书友们会很难理解。这一章里关于他的人物介绍,不少内容引自公开资料,这里需要特地和书友们做个说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