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四十七章 眼药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206 2019-05-08 17:16:00

  尤里躲在车里正焦头烂额。

  行动开始之前,他让领馆里的一名武官出面指挥。原本就打算着留有余地,万一情势不可收拾,他再以领事身份出面斡旋。

  只是局势发展成这样,他知道现在就算自己出去,也只能是直面被羞辱的结果,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用着俄罗斯民族最古老恶毒的咒骂、问候了那位成日躲在领馆里,像个幽灵一样的西装男子。

  按理说驻在国有义务保护外交人员的安全,只是现在中国的警察都被驱离。而之前正是自己下令去对他们进行缴械,现在的局面可谓是自作自受。

  前方已经开始了骚动,两方租界的代表耐心已经不多了。对面应该很快就会出动武装人员对他们的人强行缴械。

  尤里拿出手绢,在这个早春的夜里擦了擦额头的汗,嘴里再次吐出一句恶毒的咒骂。

  顾楫一只胳膊吊着雪白的绷带,在人群里非常显眼。

  之前他让汪素回到车里,那里比较安全,只是汪素很是执拗,手里拿着本子正在记录。

  “这里需要我,公共租界的人都说英语,而苏联人的俄语我也会一点。”

  此时汪素的心情很是激荡。

  作为一名年轻人,眼前发生的一切,作为中国人她感到强烈地羞耻,另一方面被顾楫先前的那句“弱国无外交”所深深触动。

  自己哪怕什么都做不了,她也决定要在纸上记录这一晚,在心里永远记住这一刻。

  顾楫无奈之下,只能叫来两个巡警保护好汪素,自己挤到里面,向袁子钦和萨利尔报到。

  “云飞,你怎么来了?不好好躺在医院养伤?”

  袁子钦看到顾楫皱了皱眉头,问道。

  “让袁督查挂心了,这点小伤没什么大碍,不影响走动,我……”

  顾楫还没说完,看到袁督查朝他使了个眼色走到旁边,他也就不动声色地跟了过去。

  “你给我捅娄子了!”

  没人的地方,袁子钦面色一变看着跟在身后的顾楫说道。

  “你先听我说!这件事,现在是……所以……”

  “现在,知道待会怎么说了吗?”

  袁子钦不等顾楫说话,把自己的善后应对和他交代了一遍。

  “属下明白了!”

  顾楫一个立正,清楚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他对这个上司一直谈不上什么好感恶感。作为中国人,顾楫知道自己是带着特殊任务和目的来的法租界,内心并没有是在帮法国人做事的那份自觉。

  而袁子钦这样的人物,他心里多少有点鄙视。

  觉得他的角色犹如二郎神脚下的那只哮天犬,扮演的是替法国佬蹂躏自己同胞的角色。

  只是他也清楚地感觉到袁子钦起码对自己没有恶意,甚至还抱着一定程度的善意。这一次帮忙收尾,虽然也是为了他自己,但客观上最终还是替自己解了围。

  “云飞,等会我带你过去,你把咱们租界里的白俄和这辆车的关系跟法国佬说说。”

  “嗯,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有的没的……”

  “车里装的什么,说严重一点。懂我意思吗?最好给那帮苏联人上点眼药,欺人太甚了!”

  袁子钦也是中国人,这个场面换了谁都愤怒。

  既然自己没那个本事和能力翻盘,那么依靠法国人和英国人,把水搅浑,让他们去撕咬。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苏联人都肯定舒服不了。

  “准备好了吗?”

  袁子钦给了顾楫一点打腹稿的时间。

  “嗯,可以了!”

  “走,跟我过去。”

  袁子钦转身向着人群里的焦点走去。

  顾楫在后面看到汪素站在原来的地方,朝她招招手,让她跟过来。

  “呵,顾探长,恭喜你,看来你的胳膊上又添了一枚勋章。”

  萨利尔刚刚动员完法籍军团的士兵,回到前面指挥的位置。

  他已经和工部局的代表商量好了,这一次苏联人要是坚持不让步,那只能让法兰西军团的荣耀去唤醒他们那愚蠢的笨熊脑袋了。

  “督察长,遵照袁督查的吩咐,属下有要事汇报。”

  萨利尔可以开他的玩笑,顾楫可不是那么没眼色,尤其是这个时候,他直接说正事。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萨利尔疑惑地看了眼袁子钦,又看着顾楫问道。

  “属下有新的线索!”

  “说吧,你两要喝杯咖啡吗?”

  安南勤务兵这时拿着咖啡壶来给萨利尔续杯。

  “这该死的天气,可真是够冷的,在我们南部,好吧,也不算暖和……可这个时候早就……”

  萨利尔和顾楫唠叨着法语,他来自尼斯,顾楫的南部口音,让他听了非常亲切。

  “嘿,萨利尔,时候差不多了,我看也没必要再拖下去,该给这些愚蠢的北极熊一点厉害瞧瞧了……”

  这时候工部局的代表,英国人威廉姆走了过来说道。他手里拎着一根传统的英式手杖,穿着西服打着领结。

  礼帽下的五官因为两腮留着浓密的胡子,让东方人很难看清他的真面目,好像都糊做了一团。嘴唇上蓄着当时最时髦的两撇小胡子,须尖用胶水捻得直挺挺翘起。

  “哦,威廉姆,你来的正好,我的属下正要汇报一些苏联人的情报,你一起听听吧。”

  萨利尔啜了一口咖啡,将杯子递给勤务兵,向威廉姆指了指顾楫说道。

  “那太好了,正想知道那些蠢笨的狗熊想打些什么算盘。”

  威廉姆笑着站定,此时几双眼睛都集中在顾楫身上。

  “那,请允许我用中文,让汪翻译用英语翻译。”

  顾楫知道萨利尔的英语没问题,只不过法国人的傲慢让他一直不肯说而已。

  萨利尔点了点头。

  “之前我们是从租界内一起六人凶杀案开始追查……”

  说到这里,顾楫看了一眼威廉姆,说道:“遇害的正是万国商团的六位军事人员,姓名为……”

  随着汪素开始用标准伦敦腔英语的翻译,威廉姆的表情逐渐开始变色。

  他没想到,之前万国商团里被杀的六个军官,还有失踪的一个队长,居然还和眼前的事情有牵连。

  其实顾楫汇报的很多内容,之前在广慈医院都和萨利尔做过报告。只不过当时萨利尔心不在焉,不想多管闲事。

  现在他添油加醋,把很多线索串联在一起,也不能说特别勉强,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

  “我们调查之后发现,日本人开设的“通源洋行”哄骗了中国一家本土商社……”

  随着汪素的翻译,越来越多的线索铺展在他们眼前,好像一张破了一角的蛛网。

  白俄、苏联领事馆和日本洋行组成了一个复杂的三角关系,勉力维持着这张业已残破的蛛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