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四十九章 白旗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360 2019-05-09 18:53:41

  “前进!”

  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英法两国的装甲车在巨大的隆隆声里出发,一时间车站附近烟尘弥漫,杀气腾腾。

  扬起的灰尘和烟雾里,跟在装甲车后猫着腰前进的士兵,每人腰间都挂着一具防毒面具。

  从一战欧洲战场开始,防毒面具就是单兵标准配置,只是谁也没想到在上海也有派上用处的时候。

  打仗不是巡捕们的任务。

  巡捕把此前清理出来的战场交给了士兵,各自退到安全的位置。这场战斗注定是短暂的,几乎可以判定是一边倒的屠杀。

  只是在场的中国人里没几个对苏联人表示同情。

  虽然他们直到现在还是不肯服软,到是有点够种。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不会再有更多的表示了。大多数人只是希望苏联人能在全军覆没之前,多拉上几个垫背而已。

  此时他们大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戏,甚至还有华人巡捕相互之间对赌几分钟结束。

  这不能怪他们麻木,如此悲哀的事实面前,不麻木的乐观还能怎么办呢。

  战斗结束后,他们还要出来维持秩序、清理战场、救护伤员,他们身后停着几辆刷着红白十字的救护车。还有由中国民工组成的担架队,随时准备抢救伤员。

  汪素也在后方,被两个巡捕保护着。她拿着手里的纸笔飞快的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此时她根本不知道害怕。

  她只是觉得心里发堵,她想要宣泄,她想呐喊,却又喊不出来!

  在中国的土地上,在中国人建造的车站前,这些外来的强盗竟然反客为主,在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进行火并……

  此时,唯有手里的纸笔唰唰声可以宣泄她内心的情绪。

  ……

  “各就各位,放他们过来,听我命令再开火!”

  已经率队退到车站里的大尉紧张地下达着命令。

  车站前没有任何遮蔽物,他们只有退到站里依托建筑物才有一战之力。

  此时的大尉强做镇定,脸色已经从之前极度亢奋的潮红转为铁青。

  原本的领事馆工作人员和密探,此时也脱掉了大衣,手枪插在枪套里,端着步枪和冲锋枪,和士兵们聚集在一起,成为了准军事战斗人员。

  人数不多的苏联士兵,拿着各种轻武器,隐蔽在墙角和窗后,没有人相互交谈,都在安静地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尤里此时也在里面,手里拎着一把手枪,这种时刻他没的选择。为了家里的妻子和孩子,他也只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虽然在他看来,这个决定及其愚蠢。

  300米左右,对面装甲车上的8毫米机枪开火了。

  很远就能看到枪管喷吐着火舌,子弹打在车站厚实的砖墙上,把水泥砂浆和墙砖打的碎片横飞。

  “稳住!让他们靠近!听我命令再开火!”

  大尉是参加过国内战争的指挥员,非常有经验,这种情况下也没乱了阵脚。

  250米左右,对面的轻型坦克里传出了喊话声,只不过是法语。显然,这只是一种应付过场的姿态,完全不想再和这边谈什么了。

  根据国际惯例,进攻前我们谈也谈了、喊话也喊了,在场的都可以作证。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我们也仁至义尽了。

  喊话的时候,对面的攻势停了下来。

  虽然到处是装甲车喧闹的轰鸣,以及喇叭里传出的抑扬顿挫的法语,场面绝不平静。

  却诡异地让每个人都真实感觉到,此时身处寂静之中,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安静!

  谁都知道,一等喊话结束,一场无法想象的暴风骤雨就要到来。

  “㘗……㘗……”

  “前进!”

  令人窒息的喊话终于结束。

  预料之中的,对面没有任何回应。指挥官的命令发出后,战队继续往前开进,8毫米机枪重新喷吐着火舌,弹幕带着曳光,飞向车站大楼。

  炮塔上的火炮也开始旋转,正在校准,准备试射一发。

  就在此时,瞄准手从观察孔里看到,对面大楼里一把步枪枪刺上系着一块白手绢,颤巍巍地伸出窗口,左右摇晃着。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妈的,你们这些婊子养的,对面可是你们的老乡,就那么想让他们死吗?”

  公共租界的指挥官,骂骂咧咧地好不容易才让手下的白俄军团停止开火。

  这些从俄罗斯流亡出来的白俄雇佣兵,比任何人都想要对面人的命。

  今天有机会下狠手,完全是做梦都想不来的好事,根本不用战前动员,战斗意志无比强烈!

  随着这边停火,那边从大门里先是伸出白旗晃了几下。然后一个穿着西装大衣的人一只手举起,一只手举着白旗走了出来。

  “我代表苏维埃政府驻上海领事馆要求进行谈判!”

  男子举着手用俄语说道。

  “我们已经按照惯例喊过话了!阁下请退回吧,不要做无谓的尝试,进攻已经开始!”

  坦克里的指挥员用法语回应。

  这次进攻名义上由公董局主导,工部局配合协从,所以战场上由法国人指挥。

  “我得到莫斯科发来的最新指示,刚刚从领事馆赶到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晓,这里肯定存在什么误会!”

  “如果误会由我方引起,相信我,我们政府一定会查清事实、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处理!”

  举着白旗的男子,姿态放的很低。

  “你……在这里等着,告诉你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法国指挥官犹豫了一会,还是准备派人回去报告。

  后方,萨利尔和威廉姆已经看到了前面发生的一切。只是听不清那个举白旗的人说了些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前方局势发生了变化。

  他两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相互看了一眼。如果这种变化是对己方有利的话,不开打就能达到目的则更好。

  很快,从前方回来一个传令兵。

  接到传令兵送来的消息后,萨利尔想了想,和威廉姆低声交谈了几句,便打发传令兵去把顾楫喊来。

  他手下这位精干的探长一直在跟进,掌握了一手情报,整个事件了解的最是清楚。谈判时把他带上,必要时能够随时戳破对面的谎话。

  顾楫得到指令上去的时候,汪素执意要跟上。

  “我是政治部的翻译,职责在此。顾探长,您没有权利阻止我工作。”

  面对顾楫的阻拦,汪素罕见地以同事的姿态回应,态度非常坚决。

  其实他们这里有许多通晓俄语的人员,尤其是公共租界里的白俄军团,更是他们的母语。

  只不过汪素也确实是正牌翻译身份,而且现场还需要文字记录。

  无奈之下,顾楫看了看旁边的袁子钦,袁督查想了一会就微微朝他点了点头。

  此时无疑是个露脸的机会。

  政治部的人平时在上司面前表现的机会不多。尤其是这种场合之下能够发挥作用,一下上去两个他的手下,无论如何对他袁子钦的好处都不会小。

  袁子钦并不是一条咸鱼,他也有着自己的梦想。

  期望着有朝一日可以打碎横亘在自己头顶上的那块玻璃天花板,穿上那身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法国制式警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