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五十六章 格杀令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4276 2019-05-13 23:12:29

  此时两个原本把守在门口的东洋人已经慌了,月台上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看在眼里。

  只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死了两个同僚,眼下需要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正确的判断。

  虽然之前就有所防范,只是几个爪牙的临阵哗变还是让他们始料不及。

  究其原因,其实正是一直以来,他们面对中国人时需要虚张声势、因为心虚反而产生出的变态傲慢所导致。

  被打死的两名同伙一直负责设置炸药,就算他两之前把雷管、引线都布设好了,现在里面也没人引爆。

  他们如果现在过去和那边交火,首先人数上不利,而且那边已经得到同伴的两把手枪,在武器上也和自己持平。

  而且那几个人正利用仓库里的柱子,不断向着门口他们的位置靠近,显然是想连他们一起解决。

  他们带着手榴弹,原本可以试试是不是能够炸开罐体。

  但是这个距离扔不过去,如果冒险从隐蔽处冲出去投掷,对面肯定开枪,完全达不到目的。

  不用多想就知道,眼前局面一时半会没法解决。想越过他们引爆炸药,已经变的不可能。

  他们只能承认,这次任务已经失败了。

  两人原本躲在大门两边,形成交叉火力封堵大门以及掩护各自同伴背后的窗户。

  想明白后他们对视了一眼,迅速采取了行动。

  两人各自从挎兜里摸出一枚手榴弹,在地上磕了一下后,很有经验地数着秒,然后分别扔向窗外。

  趁着爆炸声响起,他两飞快地向着门外冲了出去。

  外面窗台下的顾楫,原本听到里面的喊话还想答应一句。结果从头上飞出来一个东西,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站在窗边的老广东凌空一脚把那东西踢出老远,还没落地就爆炸了。

  而另一边的两个苏联士兵就没这么幸运了,两人一直尽责地站在窗边冲着里面晃着手电。这时双双被手榴弹破片炸伤,躺在地上不住翻滚、哀嚎不已。

  大门处其实就大尉瓦西里一个人端着空枪在留守。随着爆炸声响起,突然从门里窜出两条人影,他下意识的端枪往前一个突刺,刺中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体。

  对方也是硬气,被枪刺戳中也没停下,继续往外亡命突袭。

  瓦西里也没敢继续往前追赶,自己手里端着的是空枪,这一点他很清楚。

  所以大尉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条人影窜钻入了芦苇荡。显然,这两个杀了他战友的日本人成功脱身了

  “唰……唰!”

  两道冷芒在夜色里闪过。

  芦苇荡里,两名日本间谍捂着喉咙,嘴里发出难听的“唔唔”声,很快脸色发黑,倒在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旁边闪出两个人影,其中一人分别在两具尸体上拔出淬了毒的飞镖后,正要捡起地上的两把手枪,另一个人影朝他摇了摇头。

  芦苇荡发出一阵淅淅索索的声响之后,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里面很快发出两声“嘎嘎”的野鸭叫声。

  ……

  “任兄弟,里面一共四个东洋人,被我干掉了两个,还有两个刚才从大门跑了!”

  “我们一起八个弟兄,现在准备出来了,你可得说话算话,千万别开枪!”

  仓库里,石根宝还在扯着嗓子对外喊。

  原本他还以为剩下的两个日本人会和他们拼命,结果却往外跑了。看来东洋人也不是真不怕死,一天到晚牛逼哄哄……关键时刻还是尿了。

  虽然他们跑出去肯定会报告自己这些兄弟今晚做的事,但是也没所谓了。早晚都一样,现在赶紧出去带着家人跑路才是正经。

  这时候,他们也只能指望那个姓任的青帮兄弟能讲点江湖规矩,说话算话。

  “你们赶紧出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放心,我老任从没看到过你们!出门往北边芦苇荡里跑,其他方向走不得!”

  顾楫这时已经站起,一边对着里面喊话,一边贴着窗边摘下礼帽在窗口晃了晃,试探一下里面会不会开枪。

  “任兄弟,这次就多谢了!东洋人在里面埋了炸药,车尾几节车厢都有,你们小心。”

  “别开枪,我们兄弟出来了!”

  石根宝这时已经带着人来到了门后,进行最后一次喊话。

  “赶紧走!法国人马上就过来了!”

  “好!我石根宝要是这次不死,以后一定请你喝酒!”

  话音未落,顾楫就看到从门内窜出几条人影。这些人速度极快,一出门就向着北面跑去,顾楫数了数,正好是八个。

  “冲出来的两个日本人,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正好要找他们几个问点事,我们就先走了。”

  这时老广东拍了拍顾楫的肩膀说道。

  “老邝,你们是……?”

  看到老广东这就要走,顾楫连忙问道。

  “呵呵,别担心,我们是朋友!”

  “对了,那两具小日本的尸体,在那边芦苇荡里。

  老广东看着顾楫,咧开嘴一笑,用手指了个方位。接着向后退着走了几步,和顾楫挥了挥手,转身后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

  瓦西里大尉此前刺出一下之后,既然不敢追,看到人已经跑了,而那边窗下的两个战友都负了伤,他干脆过去给他们包扎急救去了。

  所以石根宝他们几个出来,他并没有看到,此时大门口空无一人。

  顾楫比划着让他这边剩下的两名士兵,端着空枪把守着大门。这时候让他们进到里面,他们肯定也不敢,而且语言也不通。

  他自己先摸到芦苇荡里,找到那两具尸体后皱了皱眉头。两人显然是被淬毒的暗器所杀,老广东那边的人看来真的很不一般。

  他决定还是先把尸体藏起来,不然光是这伤口就很难解释。

  当顾楫捡起旁边两人掉落的手枪,发现都装了消音器,没有丝毫犹豫,在两具尸体上中了暗器的喉咙部位各自补了一枪。

  然后他收好这两把手枪,又把尸体往一片衰败的芦苇里拖了一截。

  顾楫不知道老广东的人为什么不拿那两把枪,两把柯尔特1911就算在黑市上售价也不低。

  显然老广东他们不差钱,可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做了老洪的线人呢?

  隐约中他似乎有了些判断,却又不愿多想。

  接着,顾楫带着剩下的两名战士警惕地进了仓库。顺着仓库内的水泥柱子,交叉运动进行着探查。

  最终确认,除了地上的两具尸体,整个仓库已经空无一人。

  等他搜索完仓库,外面的大部队已经过来了。

  法国军团的指挥官,带着一队戴着防毒面具的人马刚要进入大门,却被里面的顾楫连忙阻止。

  他用法文和指挥官做了解释。仓库里被日本人布置了炸药,需要专业工兵排除之后才能进人。

  那些法国士兵一听里面有炸药,根本不用指挥官下令就连忙退到外面,速度非常快。

  可不是嘛,光是毒气这顶面具就不知道能不能防得住,再加上炸药还得了?

  过了不久,萨利尔和威廉姆在警卫的护送下也到场了。

  顾楫又把情况和他们汇报了一遍。强调了仓库里有炸药非常危险,需要彻底清除以后仓库才算安全。

  他们听了,到也没觉得这个问题棘手。

  尤其是对威廉姆来说,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公共租界就在边上,作为一支不折不扣的军队,万国商团里就有专门的工兵队。

  听到危险解除,威廉姆马上摘下头上戴着的防毒面具,先是吩咐警卫去调动一队工兵过来排除炸药。

  “顾,此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威廉姆看着被担架抬出来的两名苏联伤兵和一具尸体问着顾楫。

  萨利尔当然也很感兴趣。只不过顾楫是他的下属,他不想表现的那么着急,此时也矜持地看着顾楫,等他作出回答。

  “之前我担心等大部队上来以后时间来不及,谁知道那些日本人会做出什么……”

  顾楫开始整理思路做着叙述。

  “呵呵,这么说来,苏联人被日本人弄成这样是自作自受。人不是他们自己放进来的吗?”

  听完顾楫的汇报,威廉姆小声地笑了,还不忘讽刺苏联人几句。

  没错,对萨利尔和威廉姆来说,今晚他们的行动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不光在面子上镇压了苏联人,而且行动本身也可以说是毫发无损就圆满达成了目的。

  “顾,你知道吗?”

  威廉姆显然心情很好。

  “看到你带着他们的士兵去仓库,那个谢特一样的政委还想喊话,现在嘴里还塞着他自己的臭袜子呢!”

  不等顾楫回答,威廉姆又自己把话接了下去。

  这些洋人其实也不都是除了他们自己同胞之外,谁都看不起的蠢货。西方人其实一样崇拜英雄、看重勇士。

  顾楫之前的勇敢表现已经足够得到他的尊重。

  原来,那个政委谢尔盖老远看到顾楫带着他们的人往仓库方向出发,心里有鬼的他情知不妙,于是拼命挣扎想抢过喇叭喊话。

  结果被看守的军士把他按在地上一顿爆锤,最后还脱下了他自己的袜子,硬是塞进嘴里,现在还被捆着扔在装甲车上。

  萨利尔打算等会把人带回去,把事情问清楚了再让公董局决定怎么处置。

  听着威廉姆的调笑,顾楫心里为那几个苏联士兵悲哀。作为士兵,他们无疑是勇敢而又忠诚的。

  只是他们显然对背后的一切毫不知情。甚至,很有可能连那个领事尤里都被瞒在鼓里。

  整件事里,是他们的上司一直在欺骗他们。如果说这是个棋局的话,这些士兵只是还没有过河的卒子。死的无声无息,毫无价值。

  之前的汇报里,顾楫也只能对自己的功劳进行了放大,否则很多事情无法解释。

  他把成功的主要原因归功于自己的攻心喊话,从而引起了日本人的内讧。

  同时他指出在发生火并后,从里面跑出几个人。自己孤身一人衔尾追击开了几枪之后,他也只能无奈返回。

  “内讧开始后,里面有人承认是井上公馆的人,估计跑出去的几个现在已经去通风报信了。”

  顾楫补充汇报着他的发现。

  四个日本人全都死了,尸体一个都不少,这让顾楫可以大着胆子给日本人上眼药。

  现在没有人可以证明他在撒谎,包括那几个苏联士兵,他们既不懂中文也听不懂日语。而且萨利尔也不会无聊到去单独询问,现场的一切没有什么值得他去怀疑。

  “威廉,他们是在你的地盘上吗?”

  萨利尔听了之后,用戏谑地表情看着威廉姆说道。

  当时日本侨民主要聚集在虹口一带,确实是属于公共租界的地盘。而且公共租界在虹口还设立了虹口巡捕房。

  自从有了公共租界,一直以来日本侨民都在虹口集中居住,正如在上海的白俄大多聚集在霞飞路一样。

  所以萨利尔想都不用想,直接问了威廉姆。

  危险既然已经解除,此时的威廉姆重新恢复了一派绅士风度,之前甚至都有心思和顾楫调笑了。

  萨利尔这句不乏挑唆的问话,到也没让他觉得不快。很快吩咐了下属,让人去把虹口捕房的负责人叫来。

  这时工兵已经到位,在仓库里拆除炸药。

  萨利尔让人把那两具日本人尸体抬了出来,几个人围拢了一看,光看这个长短尺寸基本上也差不了多少了。

  顾楫翻开两人的挎兜,里面还有少许雷管和引信,其中一个人还携带着一副防毒面具。顾楫拉起两人的袖口和胸口,果然纹着一条面貌狰狞的黑龙。

  陆陆续续仓库里的工兵往外搬着拆除下来的炸药。

  顾楫提醒他们,千万不要漏过罐车,尤其是后面几节罐车,一定要仔细检查。

  “这帮婊子养的,还好没爆炸,否则,方圆几十里不会有几个活口!”

  工兵队长恨恨地咒骂着。

  他们当时没在现场,都在商团营地里睡觉。离的这么近,毒气一旦爆炸后泄漏,确实是生存率非常低。

  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威廉姆听了以后,面色马上变的煞白,此时想想才感到后怕。

  之前自己戴的那个防毒面具管不管用不说,十几节罐子的光气一旦爆炸后泄漏,离的最近的公共租界里还有着他的一家老小呢。

  这些租界统治者,基本都一直在上海生活,就连休假也难得回欧洲一次。

  当时坐轮船往返一次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光在船上就要待小半年。甚至他们的子女很多就出生在上海,一直没去过家乡。

  想到这里威廉姆又气又怕,对着刚刚赶来的虹口捕房警长下令:“立刻带人包围井上公馆,一个都不许放出来。”

  “不,调一队步兵跟你们一起去,里面的人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

  还得和大家道个歉!实在不好意思!

  今天乌鸦还是忙到晚上才有空,这么晚了才赶出一个4200多字的大章!

  更新不能定时,万分抱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