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孤岛风云

第六十六章 退运

孤岛风云 乌鸦与麻雀 2036 2019-05-21 18:43:26

  谢尔盖快步走出公董局,上了领事馆派来接他的车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辛亏早上他并没有被带到巡捕房,而是直接被押送到了公董局。

  到了公董局之后,他大声抗议自己作为外交官员,之前遭受到了租界军警极其粗暴野蛮的对待。

  只是法国佬并不吃他这一套。把他扔进一个空房间之后,就一直没人理睬。直到中午,才有看守让他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给他打电话的人显然对一切都了如指掌,而且不是从领事馆得来的消息。因为很多事情和细节,领事馆里包括尤里都毫不知情。

  这通电话之后,莫斯科方面以及民国政府都出面向公董局发出严正抗议。

  因为莫斯科的施压,民国政府甚至派了外交官员专程来到公董局进行交涉。

  毕竟作为驻在国,他们有义务保护派驻国外交人员的人身安全。

  公董局高层在请示过法国政府之后,和莫斯科有关人物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才最终释放了谢尔盖。

  刚开始令他费解的是,从始至终没有人来问过他一个问题。

  直到上车以后他才想明白,自己所代表的这一方,这次一定是大败亏输的非常彻底了。

  把自己扣押而不询问,只能说明法国高层认为就目前局面来看,摊开的一切已经非常明朗,没有必要在这方面多费功夫。

  甚至他们觉得知道了什么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唯恐问出点什么敏感内容而让自己陷入被动。

  目前没发生任何灾难性后果,还不如装装糊涂,趁机敲一笔竹杠。类似于,“嗯,只要条件出的好,你们说事实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谢尔盖猜想,莫斯科方面、那个命令他秘密配合这项任务的大人物,肯定要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

  果然,到达领事馆后,谢尔盖很快接到了莫斯科的电报。

  电报抄文上语气不善地命令他,今后关于这趟列车的事物不允许再插手,转而交给尤里全权负责退运事宜。

  “退运事宜,尤里负责?”

  看来这趟列车最终还是要运回莫斯科,谢尔盖阴沉着脸想着。

  作为一名赤贫出身参加革命、经过一路拼杀才在秘密单位负责政工的谢尔盖,对组织的忠诚和狂热无可挑剔。

  也因此,他对尤里这样不左不右的学院派干部打心眼里很是瞧不起。

  甚至他坚持认为尤里这样的干部就是典型的摇摆分子,以墙头草的形式混在党内,随时有背叛组织和革命的可能。

  “事情终将发生,只是迟早而已。”

  谢尔盖在心里说着。

  当初接到这个任务时他就觉得非常不对劲,出于政治敏感他知道这事非同小可。只不过因为盲目崇拜和狂热,他并没有质疑的动机。

  现在既然上面让他退出,自己还是回归到之前的主要工作上去。

  那个危险的“白色堡垒”,目前为止还没有理出头绪,对他们的目的和计划、以及组织架构、核心人员还一无所知。

  还有那个看似温和其实傲慢到骨子里的老头,已经有几天没去问候他了。

  曾经的公爵?傲慢?呵呵……

  没人的地方,谢尔盖脸上露出瘆人的阴笑。

  ……

  尤里这一天都没有休息。处理先前牺牲同志的遗体,还有安排转运回国事宜,都需要他来调度。

  在那之前,返回领事馆之后他第一时间召集了全体领事馆成员,开了一个鼓舞士气的大会。

  昨晚在车站的遭遇,对领馆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打击。

  被英法联军强行缴械以及随后被集中看管的经历,使得整体士气低落到了一个极点。

  大会上他重点表扬了大尉瓦西里和几名参与了仓库突袭的战士。

  会议上他表示:正是他们积极配合、英勇行动,才挫败了一起可怕的恐怖袭击活动。自己将很快和上级给他们请功。

  至于遭受到的缴械和拘押等屈辱,他则解释为是莫斯科方面的一种姿态,以显示己方的豁达无畏和光明磊落。

  “同志们,你们应该知道,这是组织对我们的爱护!”

  “上面的决定,是为了避免我们之中任何一位遭受损失!在座的每一位同志都是我们宝贵的革命财产……”

  “结果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客客气气地把武器交还给我们,护送我们离开?”

  “原本他们恶毒诋毁我们和仓库里的暴徒有着龌龊的牵连,可是,我们用事实做出了回应!”

  “毫无疑问,为了阻止这场灾难,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此光荣地牺牲了一名同志,还有两名同志英勇负伤,只是同时也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同志们,我希望在接下来的……”

  只要谢尔盖不在,尤里还算得上是个称职的外交官员。一番慷慨激昂的动员之后,效果很让他满意。

  一想到谢尔盖那张阴恻恻的脸,尤里心里就又是惊又是恨。

  只是当想到他狼狈地让法国人五花大绑,嘴里塞着袜子粗暴地押走,尤里的嘴角不禁又微微翘起。

  穿着列宁装的秘书这时过来找他,给了他一份电报译文。他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即刻起全权负责安排货车退运事宜。速!”

  “给我接通北站站务楼!”

  尤里放下电报吩咐着秘书。

  没想到刚离开那个耻辱的地方,这么快就又要和他们打交道了。

  尤里不清楚上面是怎么摆平这件事的。只是第二天开始,报纸上就再也没有出现任何关于车站事件的后续报道。

  好像一颗石子扔进湖里,还没来得及泛出水花,就迅速地沉入了水底。

  尤里很快和站务大楼敲定了转运事件。

  双方都着急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掉。这种情形下,原本冗长拖沓的工作,效率高的惊人。

  他们第一时间找来了贸易双方,大华洋行和通源商行各自派出了代表签字确认货物退回。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预示着没有人需要为这起事件负责,原本惴惴不安的双方代表爽快的签了字。

  在各方的积极调度之下,最终退运时间安排在三天之后的清晨5点。

  北站出发,原路返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