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永无忧之楚王妃

第七章 山寨历险2

永无忧之楚王妃 醉春聚 2389 2019-04-15 18:00:00

  云乔思以夜色为掩护,趁着巡逻换班的时候潜下山去。为保万一,她一路奔跑,一直跑到山腰时才敢减速。

  云乔思的到来惊动了守在这里的王府暗卫,当作可疑的人给擒拿住了。冷三从后面走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个黄毛丫头。问其深夜来此的原因,她见这些人并非那些坏人,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原委倒了出来。

  冷三心里早已乐开了,立马让人放了她,带她去休息。正好明日去攻寨,正在为人质的事情发愁呢,这不,人就自己跑来了。

  据冷三的勘查和访问当地村民得知:这个山寨三面险要多林,易守难攻。山寨背靠断崖,这断崖虽不高,底下却又一寒潭,深不见底,经当地居民叙述,该寒潭寒冷异常,滩里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山寨中有三个头领:当地居民称大当家的豪气干云,为人仗义,管辖山中人的操练和保卫寨中安全的责任,颇具威信;二当家的文弱书生,但最具智慧,因此管理寨中日常生活和往来经济;三当家的狡诈多智,性格乖戾,经常在外行走,具体做什么的就不是外人能够知道的了。他们从不危害附近村民,甚至在困难的时候还会帮助接济他们,人们都以为这是个义庄,深受村民爱戴。

  到了天亮,顾辰来到校场点兵调将,准备出发。他站在高台上,面色沉静道:“此次行动分四队行动,一队带人埋伏在山寨附近,二队三队在山腰潜伏,四队在山下接应,如有人,只许出不许进。以人质安全第一,救下人立马攻寨。现在出发。”

  “是”众将士响亮的答。顾辰一声令下,如山之势,将士们行令如流,半点不含糊地整装出发。

  一路快马出城,行至山下,探路先锋前来传达消息道:“禀王爷,昨夜辰时有一女子从寨中逃脱被冷侍卫们截住,现在他们已经带了十二名暗卫潜入寨中救人了。”

  “知道了”探路先锋退下,顾辰继续行令道:“按计划进行。”身边的传令官立马打马前去传达命令。顾辰带着一队人马一路来到山寨附近静待结果。而此时的山寨成三圆同心之势,只待一声令下,立刻就会将整个山寨踏平。

  云乔思带着暗卫原路返回,潜入山寨之中,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来到山洞,暗卫手起刀落的将两个哨卫做掉,然后打开洞门走进去。洞内一片漆黑,听见动静的姑娘们吓的惊叫连连。云乔思赶紧出声道:“大家别怕,他们都是好人,我们得救了,赶快走吧!”暗卫们听后互相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开出了意思:我们哪里像好人?

  姑娘们认得这个声音是云乔思的,也就安心下来,跟着暗卫们往外走。行至山寨门口,这时天色渐亮,害怕惊动了寨内人,大家伏在地上等待换班交接的空隙,暗卫们运着轻功一人带着一个跃出了山寨。

  出了山寨,行了半里就看见顾辰等人在前方,众暗卫快步走到跟前躬身行礼。冷三抬头道:“属下等已将人救出,请示下。”

  顾辰看了一眼道:“带人下去休息吧。”冷三带着人退下。

  云乔思从一来就看见了顾辰,一时回不过神来,心里想着: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男子?世上竟没有个贴切的词来形容他,三年前她看见聂沉胤时也没有这么震撼过。可想而知,这楚王的模样了。

  她的目光过于直白,不仅顾辰感受到了,就连身边众人都看不过眼了。人们心中默默祈祷着:这位姑娘可不要惹毛王爷啊!

  但是顾辰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其他表示。这时一个穿着非常骚气的红衣男子,将拳放在嘴角边咳嗽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脸已经红的和灯笼一样,让她尴尬地不敢抬头,赶忙跟在人群后面离开。

  看他们走远了,那骚包男子出声打趣到:“想不到这荒山野岭的还能遇上这等桃花,王爷艳福不浅啊!”只见那女子单纯质朴,目光中没有任何尘嚣浮华的侵染,不免让人心生怜爱。更奇妙的是顾辰居然没有发毛,顿时倍感有趣。

  “江流云,你很闲吗?”顾辰撇了他一眼道。他自然听出了打趣之意,也懒得理睬,其实他也很奇怪为什么不讨厌。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顾辰带人杀进山寨,顾家军的作战能力在这里有了展现。小半时辰之内将山寨所有人擒拿住,反抗者当即格杀。人都聚集在大堂之中,顾辰缓步进来,坐上主位道:“将妇孺老幼看管起来,其他人先带下去审问。”将士们有条不紊的将大小事物处理妥当并且备案,但是顾辰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犯这么大案件的团伙怎么会这么快解决,问题在哪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有个士兵来报:“王爷,属下等在一个房间中发现了破军剑。”破军剑是第一代楚王顾亭的佩剑,它本是把普通的剑,但是随老王爷征战沙场,从未离过身,因此出了名,后来又附俗的取了个“破军”的名字。只是传到第二任也就是顾辰的父亲顾修时,在水都之战中丢失了。顾修也在这场战役中惨败,丢了性命,顾家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顾辰顿了片刻,起身前去。

  房间了陈设简单,那把破军剑就挂在墙壁上,旁边有一副顾修的画像。顾辰有些感伤起来,回想过去父子相处的点滴,一时情难自禁,也顾不得这是不是有诈,缓步上前取下那剑。只听一声轻响,顷刻间,房间发生了变化,门窗全部紧闭,同时冲着顾辰万箭齐发。待其他人察觉时,早已经命丧黄泉了。

  顾辰拔出剑来挡箭,奈何双手难敌四手,左臂受了伤。一只箭直指他心脏,他已无法自救了。他心有不甘:自己还没有查出当年水都战败的原因,没有找出导致父亲身死的仇家……他有太多的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云乔思推门而入,看见这一危机关头,她不顾自己安危,上身挡在顾辰面前替他收了一箭,这一箭射在她背心,疼的她立马失去了知觉,身体自然的倒向顾辰。顾辰来不及反应,伸出一只手将云乔思扶住,另一只手继续防卫。江流云等人也跟这进来,不顾交流,动手挡箭,为两人掩护。

  顾辰将云乔思抱到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派人找了大夫来医治,所幸没有伤到要害,因为流血过多导致昏迷,多加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随后大夫给顾辰疗了伤后就退下了。

  顾辰见情况控制下来,又指派了人在旁看守着。他出门叫来冷三问云乔思怎么会在这里。原来,云乔思跟着大家走到山腰时突然想起她前天在竹林里听到的谈话,想是他们要害的人就是顾辰了,便奋不顾身的前来报信,他们随后也跟了来,但是还是来晚了。

  顾辰挥退了冷三,独自一人站在窗外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