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奚琴

第七章

奚琴 韶莲一 3052 2019-05-16 09:56:31

  一下踏空的失重感猛地让我扯开眼皮,意识还未清醒就猛地被人扔了出去。

  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随即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让我不得不蜷缩起身子来。

  “莫黎!”

  “嘭!”

  粗暴的门声后是急促的脚步。

  “皇上!抓到了!”

  “嗯。”

  眼前是一片血色,试着擦拭却徒费力气。

  我感觉有人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我下意识的看过去,就见南烨紧绷着的脸。

  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眼前一黑紧跟着密密麻麻而来的痒感与痛感让我恨不能自戳双目。

  双眼的疼慢慢感蔓延到了全身,我被折磨得不知今夕何夕,只晓得我仿佛炼狱中,苦苦煎熬着。

  他尝的苦,你也该受过一次。

  耳旁不停有人有人叨叨着。

  这人实在是太聒噪了,脑仁一阵一阵的疼。

  眨巴眨巴眼睛,眼前却还是一片黑。

  轻轻叹了一气,我从榻上爬了起来。

  我瞎了,在蓝朽的操纵下。

  “醒了?”

  浑身一顿,应了一声。

  南烨的声音似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让我湿了眼眶。

  “还……疼吗?”南烨干巴巴的话让我在心里轻笑。

  还是如千年前一般啊。

  “不疼。”

  是真的不疼,承过亲手剜心的疼后这类不过是皮肉之苦算不得什么。

  “皇上。”

  “怎么了?”

  “现在离我昏迷几日了?”

  南烨静了会儿才说两日。

  我算了算时间,再结合前几世的走向,我知道这个世界的时间快到了。

  真是功力不见长啊。

  四月的风已然带着热气,我靠在廊柱上惬意得将那些灵气一点一点的吸入体内。

  脚步声由远到近,最后停于我身后。

  “莫黎。”

  是易水柔。

  “嗯。”

  “坐吧。”

  我拍了拍一旁的空着的位置,易水柔坐在我旁边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感觉得到,也知道她没有恶意。

  须臾,我开口了。

  “水柔,你前几日为何要说那样的话?”

  也不知过了就刻才听到易水柔的声音。

  “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说,但你要相信我和你说的话。”

  “绝对……”

  “不要回宫。”

  易水柔断续的说着。

  我点着膝盖,然后用了些灵力,看清楚了易水柔此刻的表情。

  她小脸发白,豆大的冷汗从额角划过,似乎在受着什么折磨。

  “不要去抵抗它,放松,别想那些事。”

  易水柔怔愣的望着我十分不解我为何会说这句话,不过她也没有时间去细想因为她现在只能按着我说的,去缓解。

  “水柔。”

  易水柔擦掉冷汗,动了动嘴却没说话。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我点膝的手停了下来,侧目看向天,碧空如洗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

  易水柔的神色一僵。

  “莫黎,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苍白无力似乎在掩盖什么一样。

  我不在意她的答案,因为我已经有答案了。

  “易水柔,你过来些。”

  易水柔表情难看,这是第一次我连名带姓的叫她,但她还是离我近了些。

  我伸指准确的点在了她的眉心。

  不过就放开了手。

  “以后没有什么能控制得了你了。”

  “多加小心。”

  距离那天我与易水柔谈话已经过了八日了,如今,南烨也准备带着我们回京都。

  在离开前,易水柔过来找我。

  “你的结局并不好。”

  我把人都打发出去之后,易水柔肃着张脸开口道。

  这次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因为我的灵气不能浪费了要存起来留到最后。

  “你可能不会相信,但这个世界确实是一本书,我来到这个世界只是巧合。”

  “在不久后,凌姨会被太后赐死,俞叔也会被太后折磨死。”

  “而你在皇后的手笔下,失明了也疯了,最后跳了生死崖连个墓都没有的横尸遍野。”

  易水柔有些颤抖的哽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提前失明,可能是书只是书吧。”

  “你也不要多想,因为南烨对你和书中是天差地别。”

  “我知道你可能已经不是当初的莫黎,但我还是想说一声,小心些。”

  “还有多谢你把它驱逐出我的身体。”

  我绷着脸,易水柔颠三倒四的话中我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那书定是蓝朽为我准备的戏本,他想让我痛苦活着的心还是没变啊。

  回到京都已经是四日后,娘亲被南烨安置在皇城脚下一庄院而我则被带进了宫中。

  周小川将我带到清心殿的偏殿就吩咐底下的小黄门好生伺候我,然后才和我告罪下去了。

  我知道他是去回南烨了,南烨从江内回来还未得休息片刻就去忙了,将近一月的政务未理,想来南烨要忙上几日。

  连日的赶路让我有些疲累,我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门外小黄门向人行礼的声音。

  “见过梅妃娘娘。”

  “嗯,让本宫进去。”

  “娘娘,这怕是不行……”小黄门迟疑道

  “放肆!”

  “本宫不过是与旧人叙旧怎地不行了?”

  “娘娘恕罪!”

  门外的动静提醒我有麻烦来了。

  “吱——”

  门开了。

  然后是清脆的环佩叮当声,一阵香气扑鼻而来,香气浓郁得让我直想打喷嚏。

  “公子。”

  这一声轻唤让我回神。

  “梅香?”

  “是,是我。”

  梅香的语调有些颤,我听见她又走近了几步。

  她的目光打在我的身上很久之后才说话了。

  “公子,许久,许久未见你还好吗?”

  “挺好的,你呢。”

  我朝目光所在之处招了招手。

  “坐着吧,站着也不嫌累。”

  “好。”

  “公子,我过得也挺好的。”

  “叫我莫黎别叫我公子了,我现在就是一介罪奴可担不起你一声公子。”

  我笑道。

  “担得起的,担得起的!”

  梅香连说着,我听出了她话中的真诚。

  “公子最担得起的。”梅香喃喃道。

  “不说这些了。”我笑了笑语气轻柔了些,之前以为是麻烦却没想到是熟人。

  “公子……”

  “嗯?”我疑惑的应了声。

  “公子。”

  “嗯。”

  “公子。”

  “嗯。”

  “公子,公子你的双眼怎么了?”梅香的语气突然焦急。

  “没事。”我摇了摇头道。

  “公子……”

  “嗯。”

  “公子……”

  我感觉梅香似要哭了一般转移话题道。

  “怎么?你怕我跑了不成一直叫我?”话一出口室内一下静了下来,连针都能听到的寂静。

  “梅香确实怕公子又跑了。”

  梅香轻轻笑道,我却从其中听到了一丝苦涩。

  “梅香?”

  “没事。”

  梅香还想说什么时却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

  南烨推门而入,梅香话音戛然而止。

  顿了片刻,我听见梅香起身的声音我也跟着起身。

  “皇上万福。”

  “见过皇上。”

  梅香的语调微冷,不似刚才与我那般。

  “都起来罢。”

  “梅妃来这做什么?”南烨语气平常我却从中听出了危险。

  “来见一见友人罢了。”

  梅香漫不经心道,一触即燃。

  “梅妃当真是无事啊。”

  “还好,臣妾既已见过友人便先行告退了。”

  梅香带着一阵风出了偏殿,不留南烨一分面子。

  我还没想明白就被南烨牵着手往偏殿中的内殿走。

  “小心点脚下。”

  听不出南烨有任何发怒的情绪,我点点头道了声好。

  内殿也不过几步路却还是走得小心翼翼。

  “以后你就住这了。”

  我一顿:“这是皇上的寝殿怎能让罪奴住。”

  “让你住就住,难不成你要抗旨?”

  南烨后面那句有些僵硬,我无声的扯了扯嘴角。

  “那罪奴便遵旨。”

  “别称罪奴,说我。”南烨有些恼怒。

  至于恼怒的是什么也只有他知道了。

  “好。”

  南烨松开我的手。

  “你今日早些歇息吧。”

  这话正合我心意于是我点头道好。

  可能是气氛怪异,南烨呆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我将门关好,脱了鞋袜睡于榻上闭上眼,我的神魂从体内而出,看了看如今的身体暗叹一声便离开了。

  我瞧着泛着青光的远处抿嘴,那是蓝朽的本源亦是我的本源。

  我与蓝朽本是一体,他掌控着我的三情六欲,修仙之人本是该六根清净不能有欲,于是我把他封印了起来。

  直到遇见了代景安,魔界世子,本不该有任何情与欲的我有了爱情,也有了许多的欲。

  也让我领会了人生五苦,死苦,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身为仙神的我爱上了一个魔神,这是一苦,一错。

  使人界因我而遭祸这是大苦,大错。

  最后,为了弥补过错,我带领着万千仙士将魔界众人杀到了无间深域。

  在取了代景安的性命后,我就将我的三情六欲从体内剥离,他自名为蓝朽。

  他恨我,恨我杀了代景安,于是他动了杀意,他想杀了我,可他不能杀,因为我死了他也活不了。

  我再次将他打伤,带着代景安四散的神魂去了我故乡,将他的神魂蕴养在我的本体中。

  这是我剥离三情六欲后,最后一点的温情。

  人界,因为天降横祸哀鸿遍野,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我把无间深域与人界划分,给人界布了结界设了禁制以保人界千千年的平安。

  我散尽一身功力恢复人界的生机,最后被蓝朽封了元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