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我叔叔是林正英

第0055章 冤情

我叔叔是林正英 小萌驹 2042 2019-05-13 23:58:46

  林阳听完刘叔的哭诉,感到震惊不已,这是谁都没有想到,完全超出林阳的预料。

  没想到刘叔的死,还与王兰有关,这可是他的儿媳呀。

  如果不是刘叔亲自说,林阳绝对不敢相信王兰会是这样的女人。

  是她,是她害死了刘叔,而且,刘富贵也知道,只是他没有说出来,难怪他两口子这么害怕,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害怕得不要不要的。

  心里有鬼,就怕鬼敲门。

  这人心叵测,王兰虽然看上去不像是那种阴险狡诈的人,但是,她却是闷声不响,做任何事情都是毫无征兆的。

  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出来,而且还不承认。

  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情,刘叔没有说,因为天已经开始亮了,他必须得走。

  没想到,这还隐藏着天大的秘密,难怪刘叔会走的这么早。

  在此之前,刘叔的身体可是健健康康的,他走得也太突然,让人有些无法接受,无法理解。

  林阳有些为难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这事情该怎么去做。

  毕竟,这可是人家的家事,但是,不说不去做吧,又觉得过意不去,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杀人必须遭到法律的处罚,遭到法律的制裁,还刘叔一个公道。

  村子里的鸡开始打鸣,远处的天际,翻起了白肚皮。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有村民起床开始一天的劳动。

  林阳在这里站了好一半天,他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去做这件事情。

  “小道长,你进来休息一下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富贵出来,站在林阳的背后对着他说道。

  林阳转身过去看着刘富贵,他眼里充满了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说他不知情吧,他又知道,说他知道吧,他又不去帮助他爹爹,也不阻止王兰。

  他是一个挺老实本分的人,但是,在这样的事情上,他居然就没有并且帮助他爹爹。

  这算得上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做儿子做到他这样的份上,真是失败,失败透顶。

  可以说是废物,废物。

  不管出现任何的事情,百善孝为先,这是必须放在第一位的。

  这可是华夏上下五千年的优良传统传承,也是我们每一位做子女应有的孝心。

  刘富贵见林阳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道长,小道长…”

  林阳这才从其中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刘富贵。

  他冷冷地回道:“有什么事吗?”

  语气冰冷的透骨,让刘富贵忍不住有些发抖,他不明白,林阳这到底是怎么了?晚上都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下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让他很是不适应,又感觉心有些慌,有些添堵,因为他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一点什么。

  总觉得林言看透了他,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有些心虚,不敢直视林阳,见到林阳看向他,立马把头低着。

  “没,没事。”他结结巴巴地说道。

  然而他的双腿已经出卖了他,因为他双腿已经在不停的颤抖。

  林阳眯着眼睛斜视他一眼,冷声说道:“真的没有事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自己好生琢磨琢磨。”

  就在林阳说完这句话之后,刘富贵突然跪在地上哭起来,还不住的磕头认错。

  随后他把事情又说了一遍,他说的时候,还忍不住哽咽,特别是关于他不阻止的时候,那抽泣声更加大,更加汹涌。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我不胆小,爹爹就不会死,如果我还有一点孝心,爹爹也不会出事,呜呜呜…”

  “这一切都怪我,这一切都怪我,要什么惩罚,就冲我一个人来好了。”

  刘富贵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捶打着地,看上去很是后悔的样子。

  后悔又能怎样?老人还不是已经去世了。这世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他闹的动静很大,闹得旁边的邻居都朝这边看过来。

  不过他哭的很认真,在很努力的忏悔。

  但是,人都过世了,再怎么哭,老人也不会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生之前不好生对待他,死了又做出这种样子。

  周围的人也慢慢听懂了刘富贵哭的是什么,有人对他指手画脚。

  有指责的,有劝他起来的,各种小话,各种议论声都有。

  没多久,王兰站在门口,偷偷地朝着这边张望,她不敢过来,因为她害怕被别人指责,戳她脊梁骨。

  是的,因为她做的这种事,真的太要不得了,会遭到世人的唾弃。

  “真是没有看出来,平时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对自己的亲爹爹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天理不容。”

  “对,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太失望了。”

  一个个的议论声,把矛头都指向了刘富贵,他们并不知道,其实真正的黑手是王兰,刘富贵只不过是为了维护王兰,所以才会一直没有解释,任由他们讨论,任由他们唾骂。

  他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这一点倒是让林阳有点佩服。

  面对各种指责,他都一个人承担着,绝不把王兰拖出来。

  “刘富贵,你真的觉得这样对得起你爹爹吗?凭良心而论。”

  林阳再次大声的问道,刘富贵,哭泣的声音更加的大,不停的发出哽咽声。

  刘富跪在地上,朝着埋葬刘叔的地方磕了三个响头。

  “爹爹,爹爹,是儿子不孝,是儿子不孝啊!”

  他的额头已经磕出了血,这时候王兰也冲了过来,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她的出现,更加引起围观的人不解。

  因为王兰,平时看上去就比较乖巧的人。众人无法将它和杀人犯联系起来。

  王兰没有辩解,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磕头。一个比一个响。

  林阳看着刘富贵和王兰,心里忍不住叹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不管是,再怎么有矛盾,也不应该这样,如此对待老人。

  林阳回想起刘叔说过的话,似乎他们自己的矛盾并不是短期发生的,而是长时间积累的。

  只希望经过这一次过后,他们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也希望刘叔能一路走好,好生安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