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024 真好玩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仙子睡了 2508 2019-07-28 07:00:00

  章妍可从七班跑出来,还特地先去厕所里整理了一下自己才回了班级。

  她以为自己表现得淡定别人就不知道刚才她去七班做了什么。

  实际上,她转到的六班与七班一墙之隔,而且两个班级许多授课老师都一样,因此也是兄弟班级。

  所以当章妍可踏进七班的那一刻,六班不少人就得到了消息,没一会儿全六班都知道这个转来的漂亮小~姐姐跑去七班跟傅明圳“告白”,然后傅明圳一如既往地无情拒绝了。

  六班的男生都觉得可惜,长得漂漂亮亮的,怎么脑子就不太好?

  六班的女生们则相视一笑,带着点看好戏的意味。

  不过,同是表白被拒人,大家对她还有点同情,章妍可反而因为这件事,第一天就融入了一个女生小团体的事就不必细提了。

  中午放学,虞菀吃完午饭回寝室午休,从枕头下摸出手机充电,才看到傅明圳发来的链接。

  是一段剪辑视频,题目一看就很有意思——

  “论卤蛋在峡谷里的一千种死法!”

  虞菀看到标题想到了昨晚那个被各种针对的卤蛋,笑出声来。

  孙怡婷看到她对着手机笑得这么开心,把头凑了过来想知道虞菀在笑什么。

  虞菀下意识把手机捂住,不让她看见

  不过孙怡婷扫到了手机屏幕上的企鹅聊天界面,她好像懂了什么似的,挑眉对着虞菀笑得一脸神秘。

  “我们菀菀开始有秘密了哦,长大了哦——”

  孙怡婷故意拖长了音,打趣她。

  虞菀没好气地看着她,只好拿起手机,点了两下,然后放到孙怡婷眼前。

  “这可不是秘密,我是怕你看不懂。”

  屏幕上正放着卤蛋的花式死法。

  孙怡婷被噎了一下,没说话。

  她确实看不懂。

  虞菀得意地把手机收了回来,重新点开了视频,不一会儿又小声地笑了起来。

  孙怡婷摇摇头,真是对这个网瘾少女没办法。

  虞菀余光看到孙怡婷钻进来床上,悄悄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孙怡婷继续问下去。

  看完了视频,虞菀心情甚好地回复傅明圳。

  傅明圳这时正在食堂吃饭,孙亦坪和刘强坐在他对面说着今天学校发生的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他一个眼神瞪过去,两个人吓得立马噤声。

  刚好手机来了消息,傅明圳拿起来点开。

  虞菀:真好玩。

  傅明圳:嗯。

  孙亦坪和刘强交换了一个眼神。

  老大不是一向不喜欢吃饭的时候看手机吗?

  不清楚,总之老大最近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老大最近都不找我打游戏了,这还没问题?

  你那么菜,我要是老大,我也不愿意找你。

  我星星你个叉叉!

  傅明圳突然抬头看着对面挤眉弄眼的两个人。

  “什么毛病?两个大男人不要搞这么恶心。”

  听到这话,两人立马反应过来,迅速看了对方一样又连忙低下头去。

  然后齐齐一颤。

  傅明圳瞥了他们一眼,收起手机站起身,对着两人说道:“我先回去了。”

  “好的,老大。”

  “去吧,老大。”

  把餐盘扔进回收处,傅明圳单手插着兜回了教室。

  L市的一中是可以走读的,傅明圳住不惯集体宿舍,所以在学校旁边买了套公寓,平时也都是回公寓。

  不过他没有午睡的习惯,所以中午还是会待在教室。

  虞菀看到傅明圳只回复了她一个“嗯”,也没生气。

  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加她好友的是他,跟她有默契双排的是他,每天找她玩游戏的是他,每次主动开启话题的也是他。所以虞菀并没有觉得傅明圳是一个冷漠的人,反而觉得这是傅明圳不善交际,或者说只会游戏社交。

  他应该也是个很内向的人。

  虞菀想了想,又发了一句。

  虞菀:很像昨晚的小卤蛋。

  傅明圳看到视频的时候也是想起了昨晚那个5-12的鲁班,好几种死法竟然惊人地一致,所以分享给了虞菀。

  她应该也会想到这个吧。

  虞菀果然没让傅明圳失望,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傅明圳越发觉得虞菀跟自己在游戏上是天生的队友了。

  傅明圳:这样一想,昨晚下手轻了。

  “……”

  虞菀好心疼卤蛋,昨晚被那样傅明圳针对,结果他还说下手轻了?

  那下手重是什么结果?

  虞菀不敢想象了,她得善良。

  虞菀看着傅明圳的回复轻笑,没有针对这一话题继续说下去,因为午休的时间到了,她要休息了。

  虞菀:好啦,我要午休了。

  傅明圳:嗯,睡吧。

  虞菀:嗯。

  两个人同时收起手机,结束了这次聊天。

  晚上的时候,傅明圳刚回到公寓,孟佳的电话就来了。

  傅明圳没立刻接起,慢悠悠地换好拖鞋,放下书包,才按下接听键。

  孟佳的声音理科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明圳,你今天见到了妍可了吗?”

  傅明圳一边从卧室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端进书房,一边回答孟佳的问题。

  “没有。”

  傅明圳的语气听起来坦坦荡荡,似乎事实确实是这样。

  ……

  孟佳被傅明圳理直气壮的语气震惊了,人家小姑娘的妈妈都告状告到她面前了,他还好意思说没有?

  “真的没见到?”

  “你若是不信,又何必问我?”

  言外之意就是,你问了,我答了,你又不信,所以你费这个工夫来问我干嘛?

  “你现在怎么这个样子!我可是你妈妈,你就这个态度对我吗?!”

  孟佳一气之下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从小到大傅明圳从没有把她当做妈妈,反而是她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晚辈一样。

  凭什么!

  她以前确实做过一些错事,可是他也确实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他有什么资格怪罪她!

  “呵。”

  傅明圳听着手机那端孟佳气急败坏的指责,眼睛里的凉薄越发明显。

  怪罪她吗?

  对啊,他有什么资格怪罪她。

  他要感谢她把他生下来。

  感谢她把他生在傅家这个富贵人家。

  感谢她让他衣食无忧吃穿不愁才对。

  “如果你只有这些话要说,就挂了吧,这些话我这些年都听腻了。”

  说着,傅明圳挂断了通话,也不管孟佳在那边是不是又砸碎了名贵的瓷器。

  傅明圳把手机扔到一边,打开了电脑。

  他的书房里有好几台电脑弧形排开,他每天晚上做得最多的就是看着这些电脑里的股票涨跌情况。

  他除了打游戏,也就对这些感兴趣了。

  看了今天的股市情况,他拿起手机給打了几个电话,哪些股票需要买进哪些需要抛售这些都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至少现在还不行,所以他还要跟傅氏公司的人探讨一下。

  “好,大少爷,就按您刚刚说的先抛那几只。对了,上个月星众药业那一只这两天一直在跌,是不是要做做打算?”

  “不用,那只很快就会涨回来,这次应该是个烟雾弹。”

  “好,那我吩咐下面的人立刻去办。”

  “嗯。”

  傅明圳挂断电话,起身离开了书房。

  沉浸在数据的世界里,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已经十点半了。

  简单地冲了个澡,傅明圳回了卧室。

  他点开了王者,虞菀果然不在线,应该是还在写作业,于是自己先开了一局。

  二十分钟一局很快结束,赢得没什么难度。

  返回大厅之后他看了眼在线好友。

  虞菀在线。

  傅明圳便邀请了虞菀双排。

  其实虞菀上线已经好一会儿了,点了多人排位,看到傅明圳开局八分钟,她想总不好让傅明圳等她,所以退出了队伍,就这样挂在大厅上。

  

仙子睡了

两个人对于对方来说都是会觉得舒服的人,所以才能成为可以继续交流的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