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028 菀菀应该吃饱了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仙子睡了 3530 2019-08-01 07:00:00

  一中的课大部分基本上都是连着两节一起上,周五的早上是两节数学课和两节英语课。

  数学王老师站在讲台上,道:“好了,大家安静,先把数学试卷拿出来,有什么话下课再说。”

  “对了,我要先夸奖你们班一位同学。”王老师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大家反应过来,这是要夸虞菀吧?

  果不其然,王老师在班里搜索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虞菀。

  “虞菀你这次考得不错,全科除了语文都是满分,我们老师在办公室里都夸你呢。不过你可不能骄傲,继续努力,期末考试数学要是退步了——”王老师没把话说完,类似于开玩笑般警告虞菀。

  虞菀看着那张慈祥的笑脸,想到了拥有同款笑容的文铎川,感觉背后一阵阴风刮过。

  果然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课代表。

  王老师看虞菀受惊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道:“好了,别紧张,老师跟你开玩笑啊!”

  虞菀僵硬地点点头。

  王老师不再打趣这位新学霸,开始讲解这次考试的试卷。

  王老师这个人性格虽然有些不靠谱,但是上课方式虞菀很喜欢。总是一击要害,不是一题一题告诉你怎么答,而是先提出这道题里的一个知识点,然后让学生找出试卷里包含这个知识点的其他题目。

  这样几次叠加之后,再难的题目也迎刃而解了。

  “还是不懂……”

  一下课,孙怡婷就把下巴磕在桌子上,对着试卷发愁。

  “……”

  整堂课下来没有记任何笔记的虞菀困惑,她觉得王老师说得很清楚了啊。

  “啊啊啊啊!”

  孙怡婷突然双手捏住虞菀的脸,这张困惑中带着单纯好奇的脸实在让她“嫉妒”。

  “唔唔——”

  干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用订正试卷!”

  孟少刚把脑袋从试卷里抬出来,看到孙怡婷咆哮的样子,便补刀道:“因为人家全对。”

  “为什么会有全对这种违反自然界法则的事情存在!”

  “因为人家是学霸。”

  “为什么我不是学霸!”

  “因为你蠢。”

  “为什么我……不对,你说什么?”

  孙怡婷猛然反应过来,孟少刚在损她?

  她眯着眼睛,不再蹂躏虞菀,而是对着孟少刚露出嗜血的笑容来。

  完了,这人魔怔了。

  孟少刚被吓了一跳,双腿一蹬,靠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效果把自己连同椅子弹了出去,远离孙怡婷。

  孙怡婷见他这副如临大敌都样子,心里的郁闷稍微减轻了一点,不过语言上还是没放过他。

  “你可别忘了,我好歹还是班里前三十名,你一个倒数前十好意思说我吗!”

  “卧槽!”

  孟少刚急了,干嘛揭别人老底啊!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夫子诚不欺我!”

  丁梓仁看着孙怡婷摇头叹息,故作惋惜忧伤。

  孟少刚见自己同桌这么自觉帮自己说话,乐了。

  于是他搭着丁梓仁的肩膀,对孙怡婷挑衅一笑。

  孙怡婷看着丁孟二人同仇敌忾,以白眼对之。

  虞菀已经在一旁当了好久的小透明,看孙怡婷以一对二优势不保,为了伟大的闺蜜情!

  她决定帮她一把。

  “你既然知道这句话,那一定也听说过‘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说到这里,虞菀伸出食指,指了指丁孟二人,道:“小人。”

  “……”

  “噗哈哈哈哈!”

  被指着的二人沉默了,看戏的孙怡婷笑喷了。

  其实他们是有机会反驳虞菀的,可是一来虞菀现在头上“学霸”的光环锃亮,照射得他们不敢顶嘴,二来虞菀那严肃认真的表情让他们开始审视自己,是不是真的成了“小人”?

  孙怡婷笑完,摸了摸虞菀的脑袋,然后捋顺了虞菀炸起的呆毛,道:“菀菀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可爱?

  虞菀不认同地看着孙怡婷,道:“我已经过了被夸可爱的年纪了。”

  “……”

  得,还较真上了。

  这一整天下来,虞菀觉得比一个星期都累,上课还能休息会儿,毕竟她都不用订正试卷,也不用接受老师的怒火。

  但是,一下课就被同学们包围着的感受……真是煎熬!

  从她转学来一中,今天是她说话次数最多的一天了。

  不,虞菀想了想,自打出生以来,今天话最多!

  “哇,虞菀你好厉害啊!”

  “还好吧。”

  “虞菀,数学那么难,你怎么考得满分啊?”

  “嗯……多看书。”

  “虞菀,你试卷借我订正下呗,老师上课说的我没听懂。”

  “哦,好。”

  “虞菀,我以后有不会的问题可以来问你吗?”

  “嗯,好。”

  ……

  就这样,当她回到家的时候,还感觉脑子里面嗡嗡嗡地,像一大群双翅目短角亚目昆虫在她耳边环绕着一样。

  “菀菀回来啦?”

  林姨听到门口的动静从厨房走了出来。

  “嗯,林姨,我爸爸呢?”

  林姨指了指二楼,道:“虞先生在二楼办公呢。”

  “哦。”虞菀点点头。

  “菀菀,饿了吧?”

  虞菀一听这话,两眼放光望着林姨,道:“林姨,晚上有什么菜?”

  林姨笑着摇摇头,摸了摸虞菀的脑袋,道:“今晚啊,都是你爱吃的!”

  “肉吗?”

  “当然了!”

  虞菀高兴地把书包扔到沙发上,然后一路蹦蹦跳跳地跟着林姨钻进来厨房。

  果然很多肉菜!

  其实像虞择成这样的商人,经常在外面大鱼大肉惯了,回到家就只想吃些清淡蔬菜,林姨以前也都是随便做几道素材就行了的。但是自从虞菀跟他生活之后,林姨的厨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各种荤菜变着法进了虞菀的小肚子里。

  虞菀趁林姨还在炒菜,偷偷从做好的红烧肉里夹了一大块,迅速放进嘴里。

  嗯,幸福的味道!

  虞菀不好意思让林姨发现她偷吃,于是包了满嘴的红烧肉,偷偷溜出了厨房。

  结果刚出厨房就遇到了虞择成。

  虞择成这边结束了生意上的事,想着女儿应该回来了,于是就下了楼。

  脚还剩最后一个台阶没迈下,就看到虞菀满嘴油光,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从厨房跑了出来。

  虞择成无奈地看着女儿的馋猫相,怕女儿不好意思,随口说了句:“菀菀正长身体,多吃点没事。”

  虞菀赶紧捂住嘴巴,可怜兮兮地盯着虞择成。

  “爸爸不跟你抢,你别噎着了。”

  虞择成拍了拍虞菀的脑袋,然后下巴指了指书包,道:“记得把书包拿回房间。”

  虞菀点点头,一手依旧捂着嘴,另一只手拿起书包,快速跑上了二楼。

  呜呜,丢脸死了。

  虞择成看着虞菀的背影,笑了笑,女儿变得开朗了。

  从他把她带回这栋别墅开始,虞菀似乎一直都在改变自己,变得开朗了,变得爱笑了,好像以前的事情没有对她产生过任何影响。

  想到这里,虞择成叹气,怪他。怪他离婚的时候没有坚持留下虞菀,怪他在接回虞菀的时候没有亲自照顾,怪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虞择成愧疚的时候,虞菀也很愧疚,不过是羞愧的愧。

  她把书包在桌上放好,再拿纸把嘴角的油擦了干净,然后把自己埋进枕头里。

  “一定不是我一定不是我。”

  她可是清冷文静学霸人设,不是什么馋嘴嗜肉偷吃人设啊啊啊啊!

  虞菀已经不记得是谁形容她清冷文静了,反正现在拿来用还记得挺好的,总比后面那个要好。

  在枕头里冷静了三分钟的虞菀终于恢复了正常。

  “菀菀,下来吃饭了。”

  林姨在楼下喊她了。

  “哦,林姨我马上下来。”

  虞菀赶紧把自己乱糟糟的碎发和衣服整理好,然后不慌不忙地下楼吃饭。

  虞择成本就知道虞菀喜欢吃肉,刚才又看到虞菀那副馋猫相,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平时对虞菀还不够好,于是从虞菀坐上饭桌就不停地给虞菀夹菜。

  “红烧肉来一块。”

  “清蒸鱼也吃点。”

  “这个酸辣鸡丝再尝尝。”

  “还有炸酥排,多夹几块。”

  虞菀只好捧着碗,麻木地笑着,麻木地应着,麻木地点头。

  虞菀虽然爱吃,但是饭量不大,一顿最多吃一碗盏饭就饱了,于是今晚在虞择成的有意为之下,她撑了。

  撑到嗓子眼的那种程度。

  眼见虞择成儿还要给她夹菜,虞菀连忙放下碗筷,她是真的吃不下了。

  “爸我饱了,爸我上楼了。”

  说完话,虞菀收拾好自己的碗筷,跑回了房间。

  虞择成看着桌上少了不少的荤菜,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菀菀应该吃饱了。

  父女两人之间的心情总是千差万别的,他笑了,她却快哭了。

  由于吃得太多,她连弯腰都不敢,只能站在书桌前,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肚子。

  “圆圆的,像一个球。”

  摸着摸着,虞菀就感慨了起来。

  以后少吃点肉吧,要保持新鲜感才是。

  由于不能坐下,虞菀也没法写作业,她深思熟虑了一会儿,便勉为其难地掏出了自己手机。

  打游戏是可以站着的!

  “Timi——”

  熟悉的战歌响起。

  由于虞菀这一个星期都是跟傅明圳一起打的游戏,所以她进游戏第一件事就是看他在不在线。

  竟然不在?

  虞菀诧异。

  不玩游戏,他干嘛去了?

  傅明圳干嘛去了?

  当然是去打篮球赛了。

  这次的篮球赛是跟隔壁六班的友谊赛,一般像傅明圳这种层次的大佬,肯定是不屑于去的,可是傅明圳不是一般人,

  他觉得球场上的自己充满了男性荷尔蒙,就是那种直男觉得很酷的东西。

  所以别人邀请他,他就去了。

  他上场的时候,篮球场周围已经挤满了男生女生。

  傅明圳不耐烦地看着这么多女生,满脑子都是她们声音,像苍蝇一样嗡嗡嗡的。

  孙亦坪知道傅明圳这是要发火的征兆了,连忙把篮球递了过去。

  “老大,咋们班可就靠你了!”

  “嗤——”

  傅明圳斜觑了他一眼,接过了球,直接入场。

  “啊——”

  “啊啊啊!”

  “傅明圳果然来了!”

  傅明圳的出现让看球的女生们兴奋度提高了n个档次,分贝也直线飙高。

  “靠!”

  傅明圳骂了一声。

  “谁泄露的消息?”

  他之所以答应这场篮球赛,一是自己喜欢,而是因为今天周五,放学了大家就都回家了,而且他已经把时间定在七点半了,这个时间不是应该都回去吃饭了?

  孙亦坪被傅明圳的眼风扫到,脊背一凉,道:“老大,不是我,我嘴巴最严的!”

  傅明圳知道孙亦坪这个人不擅长撒谎,只扫了他一眼就没再问了。

  算了,比赛重要。

  

仙子睡了

学霸:双翅目短角亚目昆虫   学渣:苍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