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032 八块腹肌还在吗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仙子睡了 3639 2019-08-05 07:00:00

  周六的清晨,虞菀再次被孙怡婷在家门口逮个正着。

  她特地提前了五分钟出门,就是怕遇到孙怡婷,结果还是遇到了。

  孙怡婷可不知道虞菀忌惮她碎碎念的能力,硬是在虞菀耳边絮絮叨叨半个小时。从抱怨老师心狠手辣,到抱怨虞菀不讲革命友谊,最后总结一句“学渣的悲催”。

  虞菀跑着步听着孙怡婷一句又一句的抱怨,佩服得五体投地,能在跑步的时候说出来一篇承上启下还设置悬念的议论文,也就只有她做得到了。

  孙怡婷说得痛快了,虞菀倒是气喘吁吁,她不光要听,还要是不是应和两句,气息一下子就乱了。

  孙怡婷也注意到了虞菀的样子,鄙视地看了她一眼,道:“菀菀你这身体素质不行啊。”

  虞菀点头,每次在学校晨跑只有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其他人都云淡风轻地好像刚刚只是在散步。

  对比一中的大多数人,她身体素质真的拖后腿了。

  终于跑完步了,两个人慢悠悠地往回走。

  虞菀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开口问道:“婷婷,期末考什么时候?”

  “砰——”

  孙怡婷被“期末考”三个字吓到了,瘫坐在花坛边,伸出食指颤颤巍巍地指着虞菀。

  “你、你、你简直气煞我也!”

  “……”

  虞菀连忙跑过去想拉孙怡婷起来,谁料孙怡婷铁了心不肯起来。

  “你又怎么了?”

  虞菀看着这副场景,莫名想到了小说里面那些什么小娇妻跟霸道总裁撒娇,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场景。

  噫~

  虞菀一阵恶寒。

  霸总要宠着小娇妻,是因为爱;

  她要惯着孙怡婷,是因为……打不过。

  “我心灵的创伤都还没有愈合!你就跟我提期末考试!”

  “嗯……可是我真的挺好奇的。”

  虞菀拉不动孙怡婷,干脆蹲下了身子,双手托腮做捧花状望着孙怡婷。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虞菀知道,她吃这套。

  果然,孙怡婷一见虞菀这副样子,立马捂住心脏后退。

  “不!不要!”

  ……

  “你不要乱叫啊。”虞菀赶紧制止孙怡婷发出奇怪的声音。

  她们俩现在说话的地方本就隐蔽,要是被过路的人听到了,还不知道会想歪成什么样子呢。

  孙怡婷则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突然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对着虞菀痛声道:“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我是不会从了你的!”

  虞菀睁大了眼睛看着孙怡婷硬挤出来的两滴眼泪。

  原来,她身边藏了一个戏精。

  “婷婷,高考不行的话,试试艺术生吧。”

  虞菀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觉得自己是真心实意为好友着想,哪知道孙怡婷一听这话拍了下虞菀的脑袋。

  虞菀捂住被打的地方,弱小又无助地看着她。

  “姐姐以后是要上清华北大的人!”

  “哦。”

  “或者什么剑桥斯坦福加州理工随便上哪个我无所谓!”

  “哦。”

  “最差也要考上隔壁是H大!”

  “哦。”

  孙玉婷又拍了一下虞菀的脑袋,她特地换了个虞菀没捂住的地方。

  “你会不会换句话?”

  虞菀沉思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严肃地望着孙怡婷,孙怡婷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不自觉咽了下口水。

  “你要陈清华还是王北大?”

  “啥?”

  “或者张剑桥刘斯坦李加州?”

  孙怡婷还没反应过来,显然是琢磨虞菀刚才说了什么。

  虞菀趁着这个时间,站起来就跑,还回头对孙怡婷做了一个鬼脸。

  “卧槽!”

  孙怡婷这才意识到虞菀说了什么。

  这位妹妹也太污了嗲!

  “别跑!站住!别让我逮着你!”

  孙怡婷追着虞菀的身影大喊。

  虞菀哪里敢停下,不敢有一丝怠慢,甚至拿出了中考八百米的速度冲回了家。

  “虞菀,开门!”

  “不不不,不可以!”

  “再不开门我撞门了啊!”

  “我家门是往外开的……”

  “……”孙怡婷拍门的手停顿了。

  虞择成此时已经起床了,他才坐到沙发上准备看会儿报纸,顺便等虞菀回来吃早餐,就看到虞菀突然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连鞋也不脱,立马一个回身,锁住了大门。

  虞择成好奇地看着虞菀的动作。

  随后,虞家的大门便传来了“哐哐哐”的拍门声,再一听虞菀和门外人的对话,虞择成明白了。

  这是跟同学玩呢。

  孙怡婷知道虞家这道门撞不开了,便改成了怀柔政策。

  她记得虞菀早上跟她说她爸爸在家。

  “虞叔叔,我是菀菀的同学,我家里没人,也没有早饭吃,可以来您家吃吗?”

  孙怡婷的大嗓门穿过大门,穿进了虞菀和虞择成的耳朵里。

  父女俩无语了。

  虞菀瞪大了眼睛,还能这样的吗?

  虞择成笑笑,放下了报纸,走到门边。

  拍拍虞菀的肩膀,道:“菀菀,这样对待客人可不行。”

  虞菀委屈地看着虞择成,用眼神拜托他不要开门。

  虞择成被女儿这样一盯,心立马就软了,恨不得她说什么都答应。

  然而孙怡婷见屋子里没人回应,又喊了一句。

  “虞叔叔?虞叔叔?您在吗?”

  虞择成理智回归,不赞同地看了虞菀一眼,然后把虞菀赶到了一边。

  门开了。

  孙怡婷见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便知道这肯定是虞菀的父亲了。

  于是她特别认真地给虞择成鞠了一躬,虞择成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礼吓了一跳。

  “虞叔叔您好,我是虞菀的同桌,叫孙怡婷,初次登门十分仓促没有备礼,希望您谅解。”

  虞菀躲在门后面,对孙怡婷这语气并不感冒,她知道孙怡婷憋着坏呢。

  虞择成向来喜欢有礼貌的孩子,见孙怡婷这么乖巧,已经忘了之前是谁“哐哐哐”砸他家大门了。

  “进来吧,刚好跟菀菀一起吃早饭。”

  “好,谢谢叔叔。”

  孙怡婷乖巧地笑着,然后眼神瞥到了阴影里的虞菀。

  孙怡婷的笑容和眼神都没变化,但虞菀就是觉得阴森森的。

  虞择成看虞菀好不容易有个玩得来的小伙伴,便把楼下的空间让给了她们俩,还告诉孙怡婷别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

  孙怡婷点点头,乖巧地目送虞择成上楼,等虞择成的身影一消失,立马转过头盯着虞菀。

  “婷婷,我——”虞菀想要求饶。

  “嘘——”孙怡婷打断了虞菀的话。

  她对着虞菀笑得一脸慈祥,招招手,道:“来,先吃早饭。”

  虞菀欲哭无泪,憋屈地坐在餐桌上。

  “有什么事咱们吃完再说。”

  “哦……”

  虞菀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多个外号了,比如虞秒怂什么的T_T

  虞菀这一个早上过得惊心动魄,傅明圳倒是睡得香。

  若不是这一通电话打过来,他绝对可以下午再醒。

  “喂?”

  “是我。”

  “爷爷?”

  傅明圳看了眼手机屏幕,确实是傅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乖孙,还在睡觉?”

  “嗯。”傅明圳含糊不清地应着。

  傅老爷子宠傅明圳那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对于傅明圳睡懒觉一事他并没有什么意见。

  “中午回来吃饭吧?你上个星期就没回老宅,我一个老人家孤苦伶仃地,吃个饭都没人陪。”

  傅明圳哪里不知道老爷子又在演戏,不过他看了眼时间,才上午十点,他快一点还是能赶得回去的。

  对了,有一件事还得提前问一下。

  “家里还有谁?”

  他嫌某些人碍眼,傅老爷子也是知道的,而且傅老爷子也觉得某些人很倒胃口。

  傅老爷子一听宝贝孙子这话就知道他是同意了,连忙道:“放心,就我们爷孙两个,闲杂人等我昨天就赶走了。”

  “嗯,我十二点前赶回去。”

  “诶,真乖!”

  傅明圳无奈地挂断电话,他都多大个人了,老爷子还用这种小孩子语气哄他。

  傅明圳回到老宅的时候不过十一点半,刚进家门就被老爷子拽着手上瞧下瞧。

  老爷子瞧了半天,眉头越皱越紧。

  “您这是怎么了?”

  他最近可没瘦。

  遥想上次回来就瘦了三斤,被老爷子一眼看了出来,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下午。

  所以他后面回学校没事就睡觉,养肉。

  “你……怎么胖了?”

  “……”

  得,瘦了不行,胖了也不行。

  傅明圳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您上次让我吃胖点?”

  傅老爷子一听这话,急了,道:“我让多吃点是让你吃回你以前的体重,谁让你吃过了!男孩子不能太胖的,不然你找不到媳妇的!”

  “……”

  行吧,听爷爷的,少吃点,找媳妇。

  傅明圳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其实他不过重了三两斤罢了,也不知道老爷子这是什么火眼金睛,一眼就瞧出来了。

  傅老爷子显然是个行动派,本来给傅明圳准备了一桌子菜,见傅明圳体重上去了,立马喊来保姆撤掉了一半。

  “我跟你说啊,我前两天看那个电视上还说了,男孩子要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样才招小姑娘喜欢!你那八块腹肌还在吧?”

  傅明圳点头,然后夹了一筷子蒜爆虾仁。

  “还有啊,你不要一天到晚那个拽样子,现在小姑娘都喜欢暖男!你要经常多笑笑知不知道?”

  傅明圳再次点头,又舀了一勺菌菇鸡汤。

  “另外啊,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好又有钱就玩弄人家小姑娘感情,要是遇到不错的赶紧带回来给爷爷看看,爷爷不反对早恋啊!”

  傅明圳依旧点头,伸手把清蒸鲫鱼端到了跟前。

  傅老爷子见傅明圳一副显然没放在心上的样子,气得拿筷子打他手背。

  傅明圳反应迅速,躲过一劫。

  “您都多大了,还来这一套。”

  每次看他不顺眼就拿筷子敲他,他的形成条件反射了。

  “我再大也能打你!”

  “是是是,能打能打。来,喝口汤降降火气。”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是的是的。”

  “你这个态度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好的好的。”

  “你!”

  “来,喝汤。”

  “气都气饱了,喝什么喝。”

  ……

  不过爷孙俩“和睦”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饭还未吃完,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谁让你过来的!”

  傅老爷子一见到来人,直接没了胃口,对傅诚指了指大门,道:“趁我还没发火,你最好赶紧出去。”

  傅明圳脸上也收起了所有表情,只有那双眼睛透着嘲讽。

  “爸……”

  傅诚皱着眉,却不愿意离开。

  “我就跟明圳说两句,说完我就走。”

  傅诚一向觉得傅明圳害了自己,害得他不能再风流快活,害得他失去了傅氏的继承权,所以他今天上午听到一则关于傅明圳的议论,就不管老爷子下的禁归令,立刻赶了回来。

  他要在傅老爷子面前给他上眼药,只是让老爷子知道,这个孙子都背着他做了什么!

  “说吧。”

  傅老爷子气得没说话,倒是傅明圳,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对着傅诚扬了扬下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