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033 打赌吗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仙子睡了 3668 2019-08-06 06:00:00

  傅诚直接开口质问道:“你对章家那个孙女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章家闹着要跟我们停止合作,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傅家带来了多少损失!”

  傅明圳听完这话,竟然笑了,道:“多少损失?”

  “你!”傅诚怒道:“冥顽不灵!”

  傅老爷子在一边听不过去了,指着傅诚道:“zhang家?立早章还是弓长张?”

  “爸,你——”傅诚觉得委屈,傅明圳都做了这种事了,老爷子还包庇他。

  “住嘴吧,他一个章家也配影响我们傅家?”

  “告诉他们,以后但凡跟他们章家有关的生意,我们傅家一概不理。还有你,少跟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人来玩,丢我们家的脸!”

  傅诚愣在原地,他的本意是来告状的,怎么状还没告完,傅老爷子就赶他走了,而且他还被骂了一顿?

  其实傅老爷子早就对章家不满了,章家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左膀右臂,这些年却渐渐心思多了,开始搞小动作了。

  他一早就存了把章家清理出去的念头,只不过一直懒得动手,反正章家在与不在,对傅家来说无足轻重。

  所以即使傅老爷子不清楚傅明圳到底做了什么让章家如此跳脚,这对傅家来说都是除了一个后患,是功不是过。

  傅诚走后,爷孙俩也没心思吃饭了,傅老爷子招手唤来保姆,让他们把饭菜全都撤了下去。

  “乖孙走,跟爷爷去书房聊聊。”

  傅明圳知道,傅老爷子这是要问他了,便扶着老爷子去了书房。

  其实傅明圳早就知道章家有了二心,毕竟整个傅氏企业都知道他傅明圳是未来的家主,有什么消失都不会瞒着他。但傅诚可不知道,四五十岁的人了,还整体只知道吃喝玩乐,像这样的人,有多少心里真的服他呢?所以他也就只能在傅氏挂个闲职、听听墙角罢了。

  因此,傅明圳在接到孟佳那通电话的时候就想好了,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对待那位章家大小姐。

  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其实两家管事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场闹剧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章家给自己“叛主”找了个由头,顺便想看能不能换来傅家的服软。

  而傅家呢?自然无所谓这些跳梁小丑蹦哒,反正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谁不知道谁呢?

  只有可怜的傅诚,什么也没搞清楚,就自以为抓住了傅明圳的把柄,过来耀武扬威一顿呵责,结果反被傅老爷子一顿训斥。

  傅明圳跟傅老爷子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省略了拿虞菀做挡箭牌一事。

  事情的经过不影响大局就行,可以揭过不谈。

  不想傅老爷子听完了,拿鄙视的眼神看了傅明圳一眼。

  “现在的小女生都什么眼光!”

  话虽如此,傅老爷子看着逆光中站着,身姿挺拔、气质卓越的孙子,心里还是骄傲的。

  他不过是埋怨傅明圳那些“烂桃花”。

  傅明圳耸肩,道:“怪您基因太好了。”

  傅老爷子被他这么一句话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他故作严肃地点点头。

  想当年傅老爷子也是L市出了名的青年才俊,那张脸不知道贴在了多少姑娘家的床头上。就为这个,他那个老婆子不知道跟他闹了多少回。

  “算你会说话。”

  “行了行了。”傅老爷子对傅明圳摆摆手,道:“回你房间去,别打扰我办公。”

  “行。”

  傅明圳回到了自己房间,两个星期没有回老宅,咋看到颜色这么鲜艳的卧室,他都有些不习惯。

  这些都是老爷子的意思,房间的物件摆设不是海洋蓝色就是白色,跟他公寓里充斥了每个角落的黑色灰色成了鲜明对比。

  傅明圳躺在沙发上,拿出了手机。他现在倒是毫无睡意,毕竟早上都睡了那么久了。

  他寻思着虞菀应该吃完了午饭,只是不知道她要不要睡午觉,不睡的话可以一起打两局游戏。

  于是给虞菀发了一条消息。

  傅明圳:你中午要休息吗?

  虞菀此时刚把孙怡婷送回家,她被孙怡婷折腾了一上午,总算让她遗忘了跑步时的小插曲。

  精疲力尽的虞菀看到傅明圳的消息一下子振奋起来。

  虞菀:不用!

  感叹号都用上了,足以暗示她的激动。

  傅明圳笑了。

  傅明圳:那就上线。

  虞菀:好!

  生活里再多的烦恼琐碎,此刻因为游戏都烟消云散了。

  【队伍】

  打野没输过:你方便语音吗?

  这是傅明圳昨晚就意识到的,昨晚连输两局,可以看出他跟虞菀的配合其实并没有那么默契,为什么呢?

  自然是因为两个人一直无交流啊!

  各玩各的,这样怎么培养默契?

  所以虞菀一进入队伍傅明圳就直接点明了。

  虞菀愣了一下,她玩游戏还没语音过。

  傅明圳见虞菀不回复,才想起来,虞菀毕竟是个小女生,突然被一个男孩子要求开语音,肯定会怀疑对方别有用心。

  为了不让自己冠上“痴汉”的名号,傅明圳只得解释。

  傅明圳:语音方便交流,你想想昨晚掉的那两颗星。

  一提到昨晚连输两局,虞菀就一阵心痛。

  她一咬牙,敲下字。

  渔歌唱晚w:好。

  傅明圳见虞菀同意,便打开了组队麦克风。

  虞菀话都说出去了,也不好再扭捏,也跟着开了麦克风。

  “喂?”

  她一打开麦克风,一道陌生的男声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意外地很好听,虞菀发挥了一下自己五十五分作文的功力,大概就是——干净清澈,典型属于少年郎的嗓音。就像清泉夹杂着细碎阳光,从来的方向缓缓又急速流进了耳朵里。

  这与虞菀以为的不同。

  她以为傅明圳既然喜欢熬夜喜欢打游戏,可能还会像那些不良少年一样爱抽烟喝酒,甚至打架,所以声音必定沙哑低沉。

  那想到声音如此干净,干净地让她有些慌乱。

  “嗯。”

  虞菀不知如何作答,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傅明圳也愣了一下。

  虞菀的声音实在过于乖巧了,字正腔圆地发出来一个“嗯”字,听出来小姑娘是紧张了。

  不过他可没有安慰小姑娘的能力,希望游戏能让她放松吧。

  “那我开了?”

  “好。”

  傅明圳以为小姑娘会像刚才一样过了好几秒才回复,不想虞菀立马就开口了。

  傅明圳松了口气,他开语音的本意是为了更好地赢,可不是为了尴尬的。

  不过,傅明圳再次感叹,小姑娘普通话确实好。

  “你要选什么?我帮你抢。”

  傅明圳很荣幸地拿了一楼。

  “嗯……还是想拿上单。”

  虞菀说完,静静地等着傅明圳的反应,她这话有商量的意思。

  “行。”

  “嗯。”

  最后傅明圳帮虞菀抢了一个吕布,自己拿了老伙计——阿轲。

  “你先帮我打下蓝。”

  傅明圳的阿轲一向习惯先拿蓝。

  “好。”

  虞菀乖乖地给傅明圳打蓝,一下接一下平A,等傅明圳清完上路其他野怪,蓝buff也刚好残血。

  傅明圳走过来,虞菀连忙跑到上路一塔清兵线。

  漏了一个小兵,问题不大。

  两个人玩游戏都有自己的套路和习惯,所以除了团战,两个人竟然全程零交流。

  就算是团战,大部分也是傅明圳说,虞菀听着。

  “对面猴子应该准备绕后了,那小心点。”

  “嗯。”

  “我去偷红,你清一下下路兵线。”

  “好。”

  尴尬的气氛一直弥漫在两人中间,实在是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能说会道的人,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完全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活跃气氛。

  虞菀觉得自己真笨,说话不过上嘴皮碰下嘴皮嘛,这都不会!

  傅明圳则觉得累得慌,比上课还累,太废脑子了。

  同时他好奇,这么乖巧内向的小女生是怎么成为游戏高手的?

  听着话感觉并不聪明的样子。

  虞菀可不知道傅明圳如何腹诽他,听着傅明圳的指挥安安静静地清兵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经是个荣耀王者……

  为什么要听一个最强王者的指挥???

  直到最后点掉了对面水晶,傅明圳才听到虞菀那边传来一声“真棒”。

  不同于之前公式化的回答,这显然才是虞菀的真情实感。

  “不紧张了?”

  “……”

  原来他发现了啊。

  “现在好多了!”

  虞菀老老实实承认。

  “嗯,继续,今天手感不错。”既然虞菀不紧张了,他就放心了。

  不然他总觉得自己像个坏人,胁迫小姑娘干坏事的那种。

  “好!”

  虞菀切回对局信息界面,小声嘀咕道:“又是我MVP啊。”

  她打完一局都会认认真真看数据,也喜欢嘴里念叨一些东西,刚才赢了高兴了,就放松了警惕,一下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话一说出来,虞菀就尴尬地抿紧了嘴巴。

  跟傅明圳双排,她MVP的次数比较多,也总这样说。但这话说到当事人面前总是不太好的。

  她并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啊!

  傅明圳倒没生气,语气平缓道:“怎么?”

  虞菀赶紧解释,道:“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还挺难得的,我竟然拿了MVP,呵呵……”

  虞菀睁着眼说瞎话让傅明圳都听不下去了,立马制止她,道:“行了,赶紧回来。”

  “嗯嗯。”

  虞菀赶紧退出了对局详情,回到了队伍。

  傅明圳没有点匹配,而是突然询问道:“赌一次怎么样?”

  “啊?”

  虞菀迷茫,怎么突然要打赌了?好学生是不是不能打赌?

  “赌下一局谁是MVP。”

  虞菀松了口气,这个她倒是没意见,不管是他还是她拿MVP,只要是赢了就行。

  “那赌注呢?”

  “这个我倒是没想好,先留着吧。”

  “好,但是不能赌钱。”

  “行。”

  “也不能赌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行。”

  “还有不能犯法。”

  “……”

  他在虞菀眼里到底是有多不良啊?

  “行,都依你。我开了?”

  “嗯!”

  傅明圳听着虞菀的“嗯”都比之前有活力多了,无声笑了笑,开了第二局排位。

  这次他们两个分别是四楼和五楼,便等着队友拿好英雄,他们部位。

  等着前面射手辅助和法师都被抢了,轮到他们俩了。

  “还玩上路吗?”

  虞菀摇摇头,又想到傅明圳看不见,开口道:“不玩了,上单仿佛是一个人的游戏。”

  “……行,那我打上单,你拿打野?”

  “好!”

  最终傅明圳选了项羽,虞菀拿了阿轲。

  “哟。”

  看到虞菀锁定了阿轲,傅明圳心想,小姑娘这是挑衅的意思吗?

  虞菀正是这个意思。

  上一局她由于尴尬和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完全没有拿出自己荣耀王者的气势来。

  这一局她要好好表现,不能再傻乎乎听着傅明圳指挥了。

  她才是支配战局的人!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也就想想。

  “看你玩了这么多局,感觉阿轲还是挺有难度的……就想挑战一下。”

  虞菀再次睁着眼说瞎话,傅明圳表示他只能“呵呵”两声。

  “……”

  虞菀纳闷,傅明圳听起来好像不大相信她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