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038 虞菀的曾经

打野对我穷追不舍 仙子睡了 3811 2019-08-11 06:00:00

  虞菀在一旁等着,也不知傅明圳到底对曲阳说了些什么,竟然让一向喜怒无常的曲阳乖乖地将手机还给了虞菀,然后便离开了。

  离开前,他回头看了虞菀一眼。

  只是虞菀并没有注意到,她当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手机上。

  竟然还在通话中。

  她将手机贴近耳机,小声地“喂”了一声。

  傅明圳听着小姑娘正常的声调,舒了一口气。

  “嗯。”

  虞菀听着傅明圳的回应,心里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谢谢你。”

  “客气什么?”

  虞菀笑了笑,点点头,道:“大恩不能忘呀。”

  傅明圳也笑了,只是没让虞菀听见。

  “行,回家吧,别在外面瞎晃了。”傅明圳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加了一句,“到家了跟我说一声。”

  毕竟还是个小姑娘,他担心一下无可厚非。

  “嗯!”

  虞菀笑着结束通话然后收起手机。

  她想起来孙怡婷还在外面等着自己,连忙跑了出去。

  曲阳靠在远处一个台子边,看着那个又重新充满了活力的背影,即使不在阴影出,也能刷出一片黑来。

  那样的背景,他只在认识她的最初见过,美好地让他想揉碎了然后用牙齿狠狠咬住!

  不过,刚才傅明圳竟然威胁了他。他也没想到,虞菀看上去那么单纯,竟然能跟傅氏的太子爷搅和到了一起。

  而且看着样子,明显认识很久了。

  “呵。”

  曲阳心里好似在谋算着些什么,嘴角泄出一丝莫名的意味来。

  其实从孙怡婷出来到现在也不过五六分钟,但她始终担心那个脾气很怪的小混混会打虞菀,因此一直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可惜,里面人太多了,有点吵。

  除了人的说话声,喊打喊杀声,她什么也没听到。

  也就更加焦虑不安了。

  “婷婷。”

  虞菀一路小跑着来到孙怡婷跟前。

  孙怡婷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菀菀你没事吧?”

  她拉过虞菀上下打量,好像……没有被打过的样子,情绪看着也正常。

  虞菀点点头,“没事呢,事情解决啦~”

  “嗯,解决了就好,我们回家吧。”

  “好!”

  虞菀接过孙怡婷手里的硬币,两个人决定把这些硬币带回去。

  这里是玩不了了,下一次去学校附近那家玩,都是一个名字应该能通用。

  从出租车上下来,虞菀想了想,还是决定跟孙怡婷说一下今天事情的缘由。

  孙怡婷怕她不想说,一直没有问,她知道的,她很感谢她这样做。

  也很感谢能遇到她。

  “婷婷。”

  “咋啦?”

  “我们去花坛那里坐坐吧?”

  孙怡婷点头答应,她感觉虞菀有话要对她说。

  在花坛边坐下,虞菀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脑子里的措词。

  “你知道的,我以前是在三中念书的。”

  “当然了,这可是我逼问出来的!”

  虞菀浅笑,那时候真的好糗。

  “我不太爱说话,也不会说话,在三中的时候因为这个好像经常会被别人误会。”

  虞菀怕孙怡婷看到自己眼中复杂的情绪,依旧低着头。孙怡婷自然注意到了虞菀的小动作,皱着眉听着虞菀叙述她的三中的经历。

  “刚才遇到的那个男孩儿,是我在三中的同桌,他叫曲阳。”

  “曲阳?!”

  孙怡婷惊叫。

  虞菀点点头。

  她知道,曲阳在H市学生的圈子里名声很大。

  孙怡婷没想到那个性格扭曲笑容也扭曲的人竟然就是三中那群小流氓的头头——曲阳。

  她经常听别人说起他,但都不是什么好事。

  成天打架斗殴,不学无术,就这样还有好多女生喜欢他。他偏偏也是来者不拒,用完就甩。

  简直就是社会的渣滓。

  孙怡婷不敢相信虞菀竟然会跟那种人有牵扯,而且刚才虞菀明显跟曲阳闹了不愉快,她怕曲阳报复虞菀。

  “其实我没有跟他说过几句话,但有一天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跑进了学校的广播室,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说喜欢我。”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因为大家都在笑。”

  “但是有一些人当真了,从那以后,我书包里桌子上的东西经常会不见。”

  “喝的水里也会被加奇怪的东西进去。”

  “直到今年四月份,我被十几个女生关在学校废弃的一间女厕所里。”

  “我……不敢喊,因为我知道肯定没有人过来。可是我在那天晚上听到了曲阳的声音,我就喊了一声。”

  “但是他走开了。”

  说完这些,虞菀才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所以我今天才那样对他。”

  孙怡婷已经完全听呆了。

  她不敢想象虞菀那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一个那样柔弱的女生接受了那样大的恶意和欺凌,是如何支撑下去的?会不会也向别人求助过?是否得到过帮助?

  这些,孙怡婷不敢再想下去了。

  虞菀在她心里一直都像一朵需要别人好好呵护的小白莲一样,单纯又乖巧,性格好脾气好学习好,总之哪儿哪儿都好,偏偏长得过于柔弱,让人想好好怜惜。

  其实虞菀只说了一小部分,她经历的远不止这些。

  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虞择成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大笔外债,虞家的门口经常会有三三两两的小混混游荡。

  于是虞择成提出离婚,为了让她跟母亲能安安稳稳生活。

  虞菀便跟着母亲生活,可是那时候母亲的生活很苦,在制衣厂做女工,一天上班十几个小时。

  而她,一个人被锁在黑暗潮湿的房间里,从天未亮待到夜已深。

  一开始她也哭,哭得撕心裂肺,把邻居都哭来了,指责她母亲不负责任,把小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所以渐渐地,虞菀就不哭了,哭了母亲也不会回来,还会让母亲接受邻居的指指点点。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虞菀上初中,虞菀的母亲身体一直都不大好,那样劳累的工作更是加重了她身体的负担,最后不得不换了份工作。

  可是这样,工资便更低了,承担不起虞菀的学习和生活了。

  于是,虞菀被送到了爷爷奶奶家里。

  那时候,虞择成还在外面闯荡,依旧是一穷二白。

  来到了爷爷奶奶家的虞菀,生活也并没有好多少。

  只不过是从黑暗狭小的屋子搬到了明亮狭小的屋子罢了。

  而且虞菀的爷爷奶奶一直重男轻女,从虞菀出生开始,不知道跟虞择成还有虞菀的母亲吵过多少次。

  因此,虞菀到了他们家,除了学费和饭菜,什么都没了。

  虞菀知道爷爷奶奶不喜欢她,也没有闹,只是更加努力学习。初中那三年,虞菀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还好,月考和期中期末考都有奖学金拿,虞菀就靠着那些奖学金给自己买资料买衣服买鞋子。

  到了高中,自然就是三中了。

  三中是H市最差的公立学校,也是收费最低的学校,于是虞菀的爷爷奶奶便将虞菀送到了那里。

  三中的老师校长根本不管孩子,也管不住。因此三中的小混混小流氓是最多的,曲阳便在这群人中打出了一片天下,是真的打出来的。

  曲阳这个人呢?生来就是一张笑脸,极其具有欺骗性,可惜偏偏喜欢下阴手损招,这也让三中周围那群小混混敢怒不敢言。

  不过现在的小女生不就喜欢这样的吗?

  最起码,三中百分之八十的女生都喜欢曲阳。曲阳也是照单全收,长得好看的都可以做他女朋友,交往一个月就分手。

  在虞菀跟他做同桌那段时间里,他换了没有十一二也有八九个女朋友了,而且身高性格类型各不相同。

  虞菀是第一个他表白的女生。

  这一点的不同,瞬间让本来就在班里被孤立的虞菀更加受针对。

  作业本和试卷经常莫名失踪,书包里的钱也会不见,文具袋里甚至会出现死蟑螂死蜘蛛。

  后来,水杯里也被别人放进了泻药。

  那节课,她去了六趟厕所,被所有人嘲笑,曲阳也在笑。

  最后,不知是曲阳哪任前女友带的头,在放学的时候把虞菀拽进了女厕所。那间女厕所位于三中老楼,早就没有人用了。

  她被拽进去的时候,一个女生直接把她甩了进去,她重重地砸在地上,后背被锈铁割破的疼痛她到现在都记得。

  但是她庆幸,那些女生并没有动手打她,只是转身把门锁了起来。

  就这样虞菀在里面待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傍晚还是门卫大爷巡逻发现了她。

  后面的事情自然就很简单了。

  虞择成听到虞菀出了这样的事,丢下外地的生意回了H市,看到虞菀躺在医院病床上哭得话都说不出来。

  虞菀以前不觉得委屈,她好像不知道委屈是种什么样的情绪。

  但看到虞择成哭,她突然就觉得委屈。

  虞择成哭完便决定给虞菀转学,他想到自己多年的好兄弟是一中的校长,又听说一中校风正,立马决定把虞菀转过去。

  然后他一个人去了三中,要为虞菀讨个说法。可惜三中的校长也是个滑头,说学校没有监控,也没有学生站出来举报校园欺凌,便推脱这是学生间闹着玩的,并说给虞择成二十万了事。

  虞择成当时气得就要打那个校长,被周围老师拦住了。

  后来,他没有再去了。他知道,到底还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本事,不能给女儿讨回公道。

  虞菀的回忆到这里暂停了,因为孙怡婷突然侧身抱住了她。

  孙怡婷刚刚从虞菀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助,看到了难过,也看到了无奈,却独独没有看到憎恨。

  她忍不住抱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傻丫头。

  这要多傻,才能对那些人没有憎恨?

  她将心比心,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

  “没事的,都过去了,现在你有爸爸,有我,有我们高一二班,还有整个一中!”

  虞菀翘起嘴角,伸手抱住了孙怡婷,脑袋在她肩膀上撒娇似的蹭了蹭。

  “嗯,婷婷真好。”

  说完,两个人突然笑了起来。

  好像不太适应如此煽情的场景,孙怡婷对着虞菀瞪着眼睛,“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虞菀顺从地摇摇头,道:“没。”

  孙怡婷抬起手作势就要打她,虞菀身子一转便躲过去了。

  孙怡婷挑眉,调侃道:“哟,反应挺快嘛!”

  虞菀骄傲地抬起小下巴,道:“那是,单身十五年换来的。”

  突如其来的车,猝不及防,孙怡婷表示:我要下车!

  看着孙怡婷吃瘪,虞菀摇摇头,对着她露出惋惜的表情来,道:“唉,朽木不可雕也!”

  “你还上瘾了你!”

  虞菀赶紧跑开,孙怡婷追上,两个人就这样一路笑闹着。

  不知道多少过路的阿姨奶奶们看到,对着她们指指点点说:你们看看这两个疯丫头!

  虞菀回到了家,虞择成刚好要出门,他又要去外地了。

  虞菀淡定地点点头,让他放心去,她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

  等回了房间,虞菀就开始担心起来了,她怕她又像上次那样。

  不过眼下才四点,应该不会怕吧?

  况且五点多林姨要过来做晚饭,她现在怕个什么劲?

  于是虞菀放松下来。

  她白天逛街出了汗,便先洗了个澡。等她洗完澡出来,才想起来还没有给傅明圳发消息。

  懊恼地一拍脑门,虞菀赶紧拿出手机。

  虞菀:我到家啦!

  发完消息,虞菀便等着傅明圳回复。

  被曲阳这么一搅和,她跟傅明圳的关系好像近了一点呢?

仙子睡了

曲阳和虞菀就是大家的反面教材了,不管怎样,保护好自己是第一位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