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若情殇,碧无殇

第3608章:都门帐饮无绪

若情殇,碧无殇 斩华浓 2005 2019-04-15 19:51:00

  眼前都是一片幻影,稀稀疏疏,隐约可见月清的身体,在卖力地和仙尊对掐。

  双双带血,是仙尊,他更为惨烈。

  月清眼底,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血色。

  而与此同时,程碧荷纤手轻轻挥舞,她产生一片疑惑。

  月清为何会转败为胜?

  她觉得,月清的身体,兔起鹘落无数,看起来,仙尊倒是也没有了月清那么的犀利杀招--

  倒是不错。

  月清的身上,气势在疯狂地加强,整个人都透露出了不卑不亢的气质,虽然因为仙尊,身受重伤的也是他,但是最后,他整个人还是无比坚毅的。

  仙尊淡淡蹙眉,他也微乎其微地纠结了。

  果真是奇怪。

  不过,月清的修为,仙尊怎么会不知道?

  但是,如今月清的改变,太大,太猛烈,以至于仙尊有点暴风雨前的庆幸,但是他依旧觉得,这些是不对劲的事。

  月清的身上,来路不明的力量,倒是越来越多。

  他,岂不是身怀法宝?

  仙尊瞪一眼月清,他神色如常,也瞪着他。

  “或者说,是他结下的印记。”

  仙尊的“威逼利诱”,程碧荷的虚弱无力,都成为了因素,激发了他的潜能。

  传送阵一般,月清的这份爱,格外的不一样。

  而且,他和她,是如此悲惨。

  去对准月清望去,一望无际的,是黑夜,是淡淡的、不怕死的星尘。

  但是月清整个人都不一样。

  他的气势凛然,他的眼神哀怨无比,宛如夹杂了悲悯。

  是无法达成愿望的滋味,很难受,这必然会成为记忆而已!

  月清的小动作,程碧荷看得越发清楚了。

  “你可以放弃我的。”

  但是,月清不会做这些事情。

  程碧荷的心放下,她温柔地瞧着月清,二人同心的时候,她不知不觉早已感慨万千。

  虽说是情殇--

  程碧荷眼神散乱,整个人虚虚实实。

  这应该是命运有意而为,虐他和程碧荷的小心眼吧?

  是黎明前的昏暗。

  不过,月清是不是真的觉醒了?

  但是,他的招数,已经不要命了。

  程碧荷怀疑他们,是不是瞒着自己,有什么事情没有沟通?

  不过,也是平添了无穷无尽忧郁的感觉,虽然眼前,是那溃败之势的仙尊,程碧荷还是宁可相信,这是假的。

  对啊……

  浮生一梦而已,何必当初?

  程碧荷的心,虽有慌慌张张,但是她,却没有说出来。

  少女压抑着,倒是一时间,觉得月清的身体,也产生了抖颤。

  “你是不是明白了--”

  武学。

  祈祷,心底绽开一抹笑。

  殊不知,月清和仙尊碰撞,能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她的眼皮,忽然间就跳了起来。

  程碧荷纳闷地捂住眼皮,坐在地上,似乎是忧郁了。

  但是声音依旧。

  月清这次,什么磨难?

  而最终,月清不想认命。

  完完全全,他的心是这样的安逸,他居然是身影一晃。

  “月清,你不会是--”

  极为通人性的程碧荷,她早已祈求仙尊,能轻点儿,揍死月清的时候,同样要这样。

  但是月清为什么要死?

  眼前,波谲云诡,格外玄奇。

  程碧荷被眼前的奇观镇住。

  “这是月清?你好傻!仙尊,他不会杀我,但是他已经有了理由,杀你!”

  这可是程碧荷的声音,掘地三尺,仙尊恨月清,自然也达到了如此,让程碧荷望而生畏的境界!

  的确,这不仅仅是要欺负死程碧荷,还要一举两得--除了仙尊以外魂魄人,都会死?

  “呵,仙尊,我回来了。”

  “啊?”

  “小荷……我,回来了。”

  程碧荷的声音,自然多了抽抽噎噎!

  月清怎么了?

  那种遮天蔽日的感觉,他的气势居然是这样的“冠冕堂皇”。

  那一提剑的清秀少年,让程碧荷看到,她的心微微晃动,但是知道,这是月清无疑。

  没什么?

  这一个少年出场了,程碧荷津津有味地看着,月白衣胜雪,他的声音,如此也产生了细弱了。

  横贯东西,程碧荷满怀期待地将月清看着,她惴惴不安地站在他眼前。

  月清不容易。

  这些事情的处理,不知道耗费了他多少的精力!

  但是有什么用呢。

  月清的身体,热血沸腾!

  他冲上去,身体也好似迅疾而来的流星,熠熠生辉着。

  在热情奔放的拳法记忆下,月清的眼底发出了淡淡一抹泠然。

  不知道月清最后,他是死是活。

  同道殊途,海棠依旧!

  “仙尊?”

  仙尊的心一晃,是程碧荷无意识的呢喃。

  程碧荷觉得仙尊很惨,但是月清的事,少女已经托付终身给月清,一时间,犹如定局,无法改变。

  仙尊也是感知灵敏的,感觉到什么似的,脸色是突然间一沉。

  是月清的招数。

  “他,才是第一人。我,只能被替换!”

  声音掷地有声,还真是这个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仙尊一味疯狂地说谎。

  发觉什么忌讳的东西,他大呼,此时此刻,万分无奈。

  而且,这为何又如此憋屈呢?

  月清颠倒局势。

  他的声音孤傲,不知不觉,想要发射武学。

  仙尊叹息未应闲,月清双手挥动,楚楚动人。

  连起了一团的天地之气。

  不知道,月清是在干什么?

  铿锵有力声音,但是这种交战场场面,是月清,他的玄鬼步舞。

  “我在走什么--”

  无法意识到的,仙尊和月清,也不知孰强孰弱。

  月清最终却是与世无争。

  他没有动,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产生了不淡定的动作。

  是打击吗?

  仙尊已经被月清的潜能折服,他在嫉妒之火中,如履平地。

  但是月清的袭击,越发精彩。

  在仙尊看来,月清霸气威压,儒雅风范,是如此的爽。

  而且,月清武学玄奇,也可以由心情控制,攻击仙尊时,刀刀见血,随心所欲。

  是那一段段,不间断、不重复的武学,在月清手下,身体躯干,不断切换的武学--

  他会多少?

  脑子里,记忆的播放显得很慢。

  但是他早开始学,那些武学。

  却是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片段,福祸相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