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4-14上架
  • 34313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云城李公子,岸边颂雅名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475 2019-04-14 00:28:06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风吹杨柳低,三月的木州春风和煦,阳光微暖,街道上的行人来往川流不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哎……”就在河堤上,刚刚吟出关雎的是一位年轻的公子,唇红齿白,一头飘逸的长发只是简单的用一根青色的丝带束缚住,几缕长发随风飘摇。身上一席青色的书生装,整体看上去好以为翩然公子。

  这位公子身后则是站着一个小丫鬟,鹅黄色的长裙,梳着十字髻,脸上略微带着一点婴儿肥,眼神之中满是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人,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

  “公子?难不成您看上了谁家的姑娘?到时候要不要让老爷上门提亲?”小丫鬟笑嘻嘻的看着年轻公子,脸上满是调侃。

  “你个小丫头,多嘴。”年轻公子在小丫头的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只不过是偶尔的悲春伤秋罢了。”

  “抓住他!抓住那个贼!”一声焦急的喊声,年轻公子听到旁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推搡和人群的叫骂声。

  “公子?”小丫鬟看向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看着跑过来的身影,很小,身上很脏,但是怀中则是抓着一个包裹。

  “啪!”年轻公子伸出一只手,直接竟然就把那个小小的身影拎了起来。

  “放开我!”小家伙在空中张牙舞爪的,双腿在空中不断地蹬着,年轻公子眼中有一些无奈,另一只手在对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呜!”对方吃痛,捂着自己的脑袋,眼中出现一抹凶狠,从怀中逃出来一把锈迹斑斑的小刀,向着年轻公子的胸口就捅了过去。

  年轻公子的眉头微微蹙起,另一只手伸出,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微微用力。小孩子的手腕吃痛,一下子就把刀掉在了地上。

  周围的所有人顿时嘈杂起来,如果说只是一个小偷,那么还不算什么大事,可是携带凶器那就危险了,万一伤到了别人怎么办?立刻周围的人就散开了许多,中间只剩下眼神满是愤怒的小孩子,鹅黄色衣服的小丫鬟,跑的气喘吁吁的年轻男子,以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公子。

  “呼……”那个跑的气喘吁吁的年轻男子来到年轻公子面前,整个人拄在自己的膝盖上,急促的喘着气,然后脸上带着感激的看着年轻公子,双手抱拳,“多谢这位公子,小生徐明,乃是从北方过来投奔叔父,没想到街上一个不小心被这小贼盗走了随身的财物,多谢公子仗义相助,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小生公子大名?日后小生必有厚报!”

  “我说你小子,既然是过来投奔亲戚的,在这云城不知道李公子的大名可不行啊。”这时人群分开,一个身着捕快服的男子走了过来,四方脸,下巴上微微有一些胡茬,走过来之后先是冲着年轻公子一抬手,“见过李公子。”

  “客气了,宁捕头。”年轻公子因为手中还抓着小孩子,所以并没有办法回礼,只能够是微微点头表示敬意。

  “又是你小子。”宁捕头也没有在意,而是看向年轻公子手中的小孩子,眉头很明显的皱了起来,语气也是变得相当不善,“我说你个小丫头,不好好在家里照顾自己妹妹和老娘,竟然又跑出来行窃?”

  原来还是个小女孩?年轻公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手上的小丫头,虽然说木州云城也算是富庶,但是穷人家的孩子,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也有很多,拎在手上,很难通过体重之类的来判断对方究竟是男是女。

  “你竟然还带刀!?”宁捕头的声音又是高了八度,“你这样对得起你娘么!你要是进去了,你让你娘和你妹妹怎么办!”

  “我娘早就死了!我妹妹……我妹妹……”小丫头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我要是再不拿钱回去,我妹妹也就死了……”

  周围的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宁捕头眉头一挑,怒吼道:“都还在这里看什么看!都没事么!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都抓紧大牢!”

  一瞬间周围的老百姓都化作鸟兽四散,只剩下了宁捕头这几个人。

  宁捕头看着小丫头,一下子也是沉默了,都说木州富庶,可是谁又知道,这富庶之下,还有无数的贫苦人家呢?

  “唉……”宁捕头叹了口气,看着那个有些好奇,有些探究的年轻人,冲着对方一拱手,“抱歉,这位公子,看你的样子也是一个读书人,都说你们读书人读圣贤书,心善,这孩子我认识,家中没有父亲,母亲也是病重,现在看来应该是走了,只剩下这么一个可怜的孩子和妹妹,偷你的钱也只是为了糊口,如果说我抓了她,她家里的小妹必然饿死。当然了,我也不会说放过这个丫头,到时候我会给这个丫头找个活计,一边养活自己,一边补偿她偷你的东西,你觉得怎么样?”

  徐明也是叹了口气,“唉,原本小生就是因为在北边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决定到南边来投奔叔父,没想到……”说着又是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都是苦命的人,东西没丢就好,至于说补偿,也不用了。”

  “这可不行。”年轻公子一下子拦住了徐明,“徐公子,做错了事情,就要受罚,要不然人人都说自己有苦衷,那还要律法干什么,所以这孩子必须要罚。”年轻公子思索了一下,然后轻笑起来。

  “不如这样,你会写字么?”年轻公子看着小丫头,小丫头则是摇了摇头,带着嘲讽。

  “你以为谁都是你们这群酸书生,整天什么也不干,就只会在这里作些破诗。”

  “那正好,我教你三个字,我错了,让宁捕头监督吧,你把这三个字抄上一百遍,就算是对你的惩罚了。”年轻公子说这话的时候,身后的小丫鬟则是打了个冷颤,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些什么。

  “就光抄书就行?”小丫头则是丝毫不在意,平常的时候也看过那些什么公子小姐写字,唰唰唰的就是一张,只不过三个字,三百遍而已,在她看来肯定是小意思。

  “没错。”年轻公子点了点头,微笑则看着小丫头,“如果你答应了,而且也不会跑,我就放开你。”

  “哼,我肯定不会跑的。”小丫头冷哼一声,然后皱起小鼻子,抬头看着年轻公子。

  “好。”年轻公子倒也是说到做到,缓缓地把小丫头放在地上。

  “宁捕头觉得这方法怎么样?”年轻公子看着宁捕头,宁捕头依旧皱着眉头,有些搞不明白这抄书他知道,可是单纯的写我错了,这又是什么意思?但是想想对方云州四公子之一的名头,还是决定相信对方。

  “我相信李公子。”

  “好,那这接下来也就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就先行告退了。”年轻公子冲着宁捕头一拱手,然后冲着徐明拱了拱手,就带着小丫鬟离开了。

  “那个,宁大人,那一位是?”徐明不明白对方究竟是谁,李公子又是什么人。

  “啊,那个人啊。”宁捕头则是露出敬佩的神色,然后没好气的戳了戳小丫头的脑袋,“那一位就是推崇孔夫子有教无类,建立书院,无论男女老幼,只要是想要读书识字的人都可进入学习的云州四公子之一,李宣李公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