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三章公子佳人,悍然逃婚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933 2019-04-15 11:35:23

  “北方……又开始了么……”李瀚叹了口气,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就是从北方过来的,李家老宅、祖地等等都在北方,来到了南方虽然说现在也算是一个大家族,可是终究是背井离乡,而对于这战争,李瀚是发自内心的厌恶。

  “算了,反正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李瀚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看着李萱,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坐,为父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李萱点了点头,坐在一边,不知道李瀚究竟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

  “你也知道,你对外一直都是男儿身,为父为了打消别人的怀疑,故意让仙儿更在你身边,并且还传出仙儿已经是你的侍寝丫鬟的消息,可是,终归有些事情还是躲不过去……”

  李萱愣了一下,低下头沉思了一下,“父亲,可是有人上门给孩儿说亲?”

  李瀚严肃的点了点头,眉宇之间一抹愁容显现,“不仅如此,这个亲家还让为父推辞不得啊。”

  “是秦中令家的女儿?”李萱直接开口,李瀚不得不感叹,为什么李萱偏偏生了个女儿身,要是男儿的话,凭借着这份机敏,加上本身的聪慧,这朝堂绝对有对方一席之地。而这秦中令,全名秦汉林,正是这云城的中令。这秦家可不简单,前面说过了这三省七部,而这三省中,秦家便有一人在中书省任职侍郎,中书侍郎,可是仅次于中书令,加上门下弟子大大小小,以及这木州云城的中令,绝对算得上是一个豪门了。而这秦中令的女儿,说的则是秦家二小姐秦婉儿。这秦婉儿在云城也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据说这位秦二小姐,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曾经在城中聚会上,一幅刺绣便卖出了二百两纹银的高价。你可不要觉得这二百两纹银不算什么,整个陈国,一百文是一钱银子,而一百钱则是一两。这一文则是相当于现今的一元,二百两则是足足两百万元,绝对算得上是天价了。

  只不过让人绝对的的好奇的则是这位秦二小姐究竟长什么样,虽然说这位秦二小姐堪称天下女子的楷模,可是整个城里没有一个人见过这位秦二小姐就有些让人起疑了,因此倒是也有人传出来什么这位秦二小姐实际上是个大饼脸,满脸麻子之类的说法,但是就算是这样,这位秦二小姐实际长什么样子,依旧没有人见过。

  “没错。”李瀚也是略感头痛,“甚至就算是你是白身,秦中令那边也派人过来说过了,按照你的才华,进京赶考,只要有功名在身,甚至就算只是个举人,他们都能够让秦二小姐嫁给你。”

  说到这里,不妨再插个嘴,这考试,在陈国,则是分为城试,考上之后则是童生。其次州试,考上之后则是举人,然后殿试,这自然就是高中可以作为官员了。

  李萱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算什么事情啊,童生考完之后李萱就已经不准备再考了,因为就算是这里的风气要开放一些,可是女子当官还是从未有过的先例,的确朝廷也从未有过禁止女子参加科考的先例,女子当官甚至是为将都曾经有过。但是最麻烦的一点就是,从小李瀚就把李萱当作男孩子来养的,户籍上登记的甚至都是男,这要是突然说自己是个女子,参加科考,或者是上去暴露了,这可就是欺君之罪,这是真的要砍头的。

  “秦家就这么希望把自己家的二小姐嫁出来么?”李萱突然开口,这个问题倒是让李瀚一愣,随即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这一点为父还真是不清楚,按照道理来说,秦家势大,秦二小姐本身又贤良淑惠,应该不会担心这些事情才对,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为父了,对方为什么这么突然的就要把秦二小姐嫁给你呢?”

  “事若反常必有妖。”李萱眼中有过一丝思索,“八成是他们家秦二小姐遇上了什么麻烦事,父亲是如何回应秦府的?”

  “对方只是上门和为父说了一声,为父都没有回复对方就走了。”李瀚脸色一变,李萱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色同样大变,而就在两个人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滴滴哒吹唢呐的声音。

  “秦家!”李瀚一脸怒色。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萱苦笑一下,“孩儿先出去躲躲,恰好孩儿回来应该无人知晓,孩儿带着仙儿先去秦淮河上的画舫中躲躲,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父亲在家则要多多操心,孩儿可能要在外面多过一段时日。”

  说完李萱向着李瀚一拱手,迅速的就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吩咐仙儿收拾好东西,然后拉着仙儿就从后门迅速离开。

  门口,李瀚虽然说心中怒极,可是脸上却是不敢表现出丝毫不耐烦的样子,来到门口,吩咐下人开门之后,外面站着的正是秦府管家,身后还跟着唢呐队以及仆人,抬着五只大箱子。

  秦管家笑呵呵的冲着李瀚一抬手,“李老爷,这是我们家老爷给您的回礼,而且我们也已经算过了,这个月的月底,正好是个好日子,恰好是和嫁娶,我这过来,也是和您商量商量,这贵府李公子迎娶我们家二小姐的事情。”

  李瀚脸色逐渐变得凝重,回礼?自己从来都没有下过聘礼,何来回礼之说?上赶着连日子都找好了,要说这秦府没什么算盘,打死他都不信啊。但是这自己也不能够太强硬的拒绝,只能够使拱拱手。

  “秦管家,这在下有一言,不知道当不当讲。”

  “呵,李老爷但说无妨。”秦管家并不在意,这一次自家老爷可是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甚至闹得满城风雨,就算是你李瀚现在说破大天,还能够反悔这件事不成?

  “是这样的。”李瀚特意压低了声音,然后凑到秦管家耳边低声道:“犬子这个时候并没有回家,在昨晚的时候就说要外出游学,所以今天上午一大早就已经离开了,这……不知何时才会归来啊。”

  “外出游学?”秦管家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冰冷起来,“李老爷,这玩笑可不好笑。”

  “是真的,今天相信您也听说了,犬子在外还抓住了一个盗窃的小贼,那正巧就是他要出门,这个时候估计都已经离开几十里地了。”李瀚则是脸上带着惶恐还有无奈。

  “李老爷,李公子说了要去什么地方么?”秦光家眼神微眯,细细的看着李瀚,似乎是要从对方的身上看出来一个洞一样。

  “这在下哪里知道啊,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经常说什么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要去各地走走看看,在下真的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啊。”李瀚苦着一张脸,“而且犬子的本事,在下不说,秦管家也知道,去了哪里都饿不死,所以只是带着一个贴身丫鬟,甚至身上的银票带了多少在下都不知道,可是终归是有办法赚些银子吧?”

  实际上李家因为新华书店的缘故,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产业,李瀚这样说也是为了堵住秦管家的嘴,省的对方说什么让自己通过自家产业去找人的话。

  秦管家听到这里更是面沉似水,想想自家老爷在自己出来时候的千叮咛万嘱咐,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好好好!只不过这回礼我就放在这里了,等到什么时候李公子回来了,还请李老爷,千万要记得我们家秦二小姐,已经是你们李家的人了。”

  说完之后,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拂袖而去,东西自然是搁在了李府门口。

  “这秦家,到底弄得什么鬼?”

  不说李府这边一头雾水,这边秦管家回来之后,则是脸上怒气逐渐消沉,开始变得惶恐不安起来。回到秦府,先来到了秦汉林的书房,颤抖着身子行了一礼。

  “老爷。”

  “东西送过去了?”秦汉林身居高位,不怒自威,其话语中更是一股凛然,就算是跟了秦汉林一辈子的秦管家,这个时候都不免双股站站。

  “送……送过去了。”秦管家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

  “出了什么事?”

  “是,那个……”秦管家把李老爷和自己说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

  “嗯。”秦汉林只是表示自己明白了,“好了,你下去吧。”

  “啊?”秦管家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自家老爷,“老爷,那二小姐……”

  “别多嘴。”秦汉林直接瞪了秦管家一眼,秦管家立刻弯下腰去。

  “是,老爷,那下属告退。”秦管家立刻弯腰后退离开了书房。

  “唉,婉儿啊婉儿。”秦汉林叹了口气,整个人都松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