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九章剑舞终惹祸,皇子怒泼酒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258 2019-04-20 12:36:00

  李萱拉着李凡儿向着李瀚还有秦汉林的方向就走去,李凡儿则是疯狂的在脑海之中思索自己究竟还有什么方法能够逃跑,只不过李萱的手如同钳子一样的抓着自己,李凡儿现在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啊。

  只不过,李萱似乎还是有一些忽略自己刚刚所做的一切所吸引的仇恨了,一个身着锦袍的公子哥,手中拿着一杯酒,直直的就泼向了李萱。

  “嗯?”李萱眉头皱了起来,另一边李凡儿也是皱起眉头,路很宽,而且现在还只不过是刚刚开始喝酒,所以根本不存在醉酒或者是走路不稳之类的可能性,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那就是对方是故意的。

  李凡儿,或者叫做秦婉儿,她的确就是秦家二小姐,原本也的确是逃婚的,想着出来玩,但是没想到,秦家还是查的太严了,唯独只有这画舫之上,才算是让秦婉儿有了可乘之机。实际上秦家也并没有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仅仅只是让所有人在所有买吃的地方全都蹲守了起来而已。

  没错,秦婉儿或许能够通过别的什么办法搞定自己的麻烦,甚至因此而获得一些帮助,但是如果说没有了吃的,那么秦婉儿就只能够乖乖回家了。实际上秦婉儿出逃的时候还是带了一个丫鬟的,但是就是因为对方在吃的地方准备好了人手,直接就抓住了她的丫鬟,要不是自己跑得快,秦婉儿说不定也就一样被抓了。

  “阁下什么意思?”李萱的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凛然了,松开秦婉儿的手腕,看着那个锦袍公子,嗯,完全不认识,看来应该不是四大家族的人,或者说对方是刚刚过来的?

  “啊哈,这位希蕊小姐,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还没有喝醉,要不要这位小姐陪我喝一杯?”说着对方竟然是从旁边的桌子直接端起来一杯酒,向着李萱的嘴就伸了过来。

  “阁下请自重。”李萱的眼神已经是冰冷无比了。

  “阁下!”而这个时候林诗音则是也走了过来,眼神同样不善,“我们舫上的姑娘可都是凭借自愿,如果不想的姑娘,可是不能够强迫的啊。”林诗音则是直接挡在对方和李萱之间,这当然不是为了保护李萱,而是为了保护那个公子。

  这边的吵闹自然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大家虽然说明面上看上去依旧在喝酒聊天,但是所有人实际上的注意力则是都已经放在了这边,大家都想要看看林诗音和这个新出现的李萱究竟会怎么做处理这一次的事情。

  想看笑话么?林诗音则是有些无奈,既然大家想看的话,就让他们看看好了,而李瀚这个时候则是同样一脸的愤怒,别人不认识,但是他怎么能够认不出来自己女儿呢,现在竟然有人敢用酒泼自己女儿,还要灌酒?李瀚现在恨不得直接弄死对方。

  林诗音是懒得管了,只不过还是有一些要提前说,“这位希蕊小姐,只不过是挂靠在我这里的,我对于这位希蕊小姐可是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要是在这里你呗伤到了的话,这位小姐要是跑了,我们画舫可是不负任何责任。”

  “嗯?”这话倒是让所有人有些意外,画舫?挂靠?还有这种说法,不可能吧?

  “那,这样的话,就算是我做了什么也无所谓吧?”那个锦袍公子说着伸出一只手摸向了李萱的脸。

  “你!”秦婉儿则是同样很生气,虽然说李萱要带着自己过来导致自己很紧张,可是对于李萱这个给自己吃了一顿饭的人,秦婉儿还是很有好感的,现在就损失自己暴露,秦婉儿也不在乎了,一定要让这个家伙好看。

  李瀚则是同样双眼充满了怒火,看上去似乎就像是要把对方撕碎了一样。就算是坐在李瀚身边的秦汉林的双眼也是流露出不满的神情,只不过他倒是认识这个男子是谁,所以正因为认识,他才更加不想管。至于时候秦婉儿,这个时候他自然也是看到了李萱背后的自家女儿,只不过还是不要说算了,毕竟,现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的话,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思索这个场面会怎么结束的时候,李萱却是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向着对方背后一拧,对方就直接跪了下去。

  “可恶!我的手!”一瞬间那个锦袍公子就怒吼了出来,“剑一!你现在在干什么!”

  “唰!”旁边一道寒芒,随后一个人手持着一把长剑就向着李萱刺了过来。

  “在这画舫之上还敢带剑,谁给你的胆子?”李萱一脚踹在那个锦袍公子的身上,让对方直接在地上打了个滚,而另一边李萱从旁边拿起来一个板凳,然后长剑刺穿了板凳,李萱手掌一折,对方的长剑就直接脱落。

  可是那个叫做剑一的人则是松开剑之后向着李萱继续进攻。

  “给脸不要脸么?”李萱的脸上已经有一些愤怒了,把板凳放在地上,然后向前踏了一步,随后一只手直接砸在对方的手腕上,只听见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腕以一种古怪的角度弯了下去。

  “你你你!”而那个锦袍公子则是充满了恐惧,一只手指颤抖着指着李萱,“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当今八王子!陈宗!你们竟然敢对我无礼!我回宫之后一定要告诉父皇!让他治你们的罪!你这个婊子!我一定要让你进最低级的妓院!让你被这个世界上最低贱的男人骑!”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众人还觉得八皇子怎么来了,这下子更加麻烦了,但是当八皇子开口,各种污言秽语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李萱同样如此,只不过紧接着就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没人知道,她究竟在笑些什么。

  “是么?你有什么资格能够证明你是八皇子?”李萱一句话,八皇子陈宗的脸上露出来不可思议,然后嘲笑的看着李萱。

  “你以为不承认就没有问题了么,我可是随身携带着皇家……玉……佩……”说着陈宗摸向自己的腰间,但是但是,什么也没有。陈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萱。

  “你!”

  李萱则是回了一个微笑,“哎呀呀,连个证据都没有么?那你竟然敢承认自己是八皇子,这件事情要是捅出去的话,不知道冒充皇亲国戚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处罚呢?”

  “你好,你很好。”陈宗怒极而笑,忍着痛站了起来,走过剑一的身边,还在对方身上踹了两脚,然后扭头就直接离开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也都知道,这件事……没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