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十九章迷雾重重,管家反水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144 2019-04-25 17:49:48

  今天一大早,整个云城都轰动了,不说别的,云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张家家主张鸿运的公开审讯,一艘画舫的人都被烧死,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说和平民百姓的他们没什么关系,但是这个瓜他们表示吃的很开心。而且根据传闻,这一次会出场的不仅仅只有张家家主,还有他们陈国的八皇子陈宗,皇子啊,这些人平常的时候秦汉林就是他们见过的最大的官了,那里见过皇子,所以也有不少人是冲着这个八皇子过来的,想要看看这个皇子是不是仗着三只眼睛,或者是八条手臂之类的。

  “升堂!”作为这个城的最高长官,就算是某种意义上八皇子的地位要比秦汉林高,可是坐在主位上的还是这个秦汉林。

  府衙大堂之上,两边站满了衙役,张老爷还有林诗音两个人则是站在大堂之中。两个人都是恭敬的弯了弯腰。

  “见过大人。”

  秦汉林则是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八皇子,八皇子并没有说什么,冷哼了一下,示意秦汉林继续。

  “张鸿运,七天前,三月初七晚上,你在什么地方?”秦汉林照常的询问对方的上一次,也就是在画舫被烧掉的时候,张鸿运在什么地方。

  “我说张鸿运!”陈宗则是突然开口,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莫名表情,“你可要好好想想,这个大堂之上,虽然说本皇子说不上话,但是还不至于让任何一个人被冤枉!”

  “是,小人知道了。”张鸿运则是冲着陈宗弯了弯腰,“那一天小人在家中休息,这件事情家中的家丁还有小人的管家张创都能够作证。”

  “你的家里人都和你有关系,要是你提前和那些人商量好了的话,作伪证也有可能的不是么?”林诗音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的话则是让周围的百姓们都有一些认同,相互之间都开始窃窃私语,看向张鸿运的眼神也都充满了怀疑。

  “好了,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一点本大人自然会去探查。”秦汉林则是坐在高位,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来这个家伙究竟准备做什么。

  “是,大人。”这下子林诗音和张鸿运都不说话了。

  “传张府管家张创!”

  张创恭敬的从下面走了上来,并没有看自家的老爷,而是向着堂上的秦汉林和陈宗行了一礼,“大人。”

  “张创,你作为张府管家,想必对于你们家老爷的行动应该是相当的熟悉和了解了,三月初七那天晚上,你还记不记着你们家老爷在什么地方?”秦汉林就这样很简单的问道。

  “记得,在家中。”两个人一问一答就像是原先商量好了的一样,看上去都相当的顺利,一边的八皇子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家中干什么?”秦汉林又继续问了一句。

  “在府上休息。”张创没有多说什么,另一边的秦汉林则是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张创。

  “张创,我再和你说一遍,如果你们家老爷真的犯下了这个事情的话,那么你就是帮凶,也是重罪!要是你现在说实话的话,那么本大人念在你举报有功,可以对你进行从轻发落。”秦汉林如此说道,脸上都是恶狠狠的表情。

  “不敢,小人那里敢做这种事情啊。”张创并没有慌张,而是丝毫不慌乱,“当时小人还在书房看到了一个影子,而书房除了老爷之外,并不会有人进去的。”

  “这样啊。”秦汉林点了点头,“传张三!”

  张三?

  张鸿运则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张创,家中的下人很多,但是什么时候多出来这样一个叫做张三的人?

  而张创的眼中则是没有任何的惊慌,这时一个脸上都是慌乱的人小跑着走了上来,看着秦汉林都有一些紧张的样子。

  “大大大人……”这家伙果然是相当的紧张,甚至连话都已经说不清了。

  “别紧张,张三。”秦汉林示意对方放松下来,“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一切照实说就好。”

  “是……大人。”张三依旧还是相当的紧张,两条腿都在不断的颤抖,“那天晚上,小人在花园里正在准备打扫花园,随后看到了我们家大人似乎在和什么人说些什么,小人可以保证,那个人绝对不是张府的人。”

  “哦,张老爷,你可承认,这张三说的话?”秦汉林看着张鸿运。

  张鸿运则是皱了皱眉头,“大人,小人并不知道这个家伙在说些什么,小人当时的确是在书房里休息,并没有在花园里和什么人见面。”

  “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林诗音,你不是说自己还有证据么,就拿出来,让张老爷看看吧。”秦汉林冷笑了一下,然后示意林诗音可以把自己的证据拿出来了。

  林诗音则是一躬身,“大人,我的证据便是当时留在画舫旁边的一个布条。”说着林诗音拿出来一条布条,布料上乘,而且上面的颜色鲜艳,虽然说已经被水泡过的样子,但是颜色却没有一点暗淡的样子。

  “大人,大家都知道,这张府掌控着我们云城的布匹生意,这布条看着染色的水准,必然只有这张家才能够做的出来。”

  “一派胡言!”张鸿运则是吹胡子瞪眼的,“如果说只是一个布条就能够定罪的话,那你也未免太儿戏了,整个陈国,做布匹生意的何止千万,我张家虽然也有,但是这种不说不定就是你从别的什么地方搞到手的,凭什么说是我张家的!”

  “张老爷,据说您张家最近研究了新的染色方法吧?似乎就快要推出新品了?而且已经有了样品?”林诗音并没有反驳对方的话,而是说出来一个看上去似乎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不知道,您家中新做的衣服,和这个布条所用的染色方法是不是一样呢?”

  “哼,老夫虽然说不知道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件事的,但是既然你都知道了,有别人从老夫的府上偷到了这个东西,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张鸿运冷哼了一下,眼神微眯的看着林诗音,“你该不会觉得就这样能够说是我们张府的人干的吧?”

  “看来你还真是不死心,那么张创,就说说看,你之前和本大人说的吧。”在张鸿运不可置信的眼神当中,张创竟然是缓缓开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