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二十章重重反转,主角登场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008 2019-04-25 18:49:00

  “唉,老爷,实在不是创想要这样做,而是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们做人还是要有一定的底线才行啊,老爷。”张创故作痛心的说道,脸上都是沉痛,然后重合秦汉林还有陈宗一鞠躬,“大人,小人,说实话,不求大人能够宽恕小人,只希望小人的心中能够安心。”

  接着张创就开始说了起来,而其中的内容让所有人都大为吃惊。

  “实际上,当时在知道了画舫上八皇子来了之后,我们家老爷就已经准备让我们张家进入京城,所以准备找八皇子作为我们张家的后台,这样一来,听说了这位林诗音在画舫上弄出来的事情,让八皇子相当不满,所以我们家老爷就让人去烧了那艘画舫,只不过我还以为老爷他会让所有人都离开了,只是烧掉画舫而已,但是……唉……”说着张创叹了口气,然后看着秦汉林,浑身颤抖,手指指着张鸿运,“这个老家伙,竟然连画舫上的人都已经烧死了!”说完又向着林诗音跪了下去,“林小姐,是在下的错啊,都是应为在下没有拦住他啊!”

  “竟然是这样。”

  “是啊是啊,人面兽心人面兽心啊。”

  “是么,张鸿运,你还有什么话说么?”秦汉林看着张鸿运,张鸿运则是毫无表情,脸上没有丝毫的灰败之类的感觉。

  “没有,大人,假的终归是假的,永远也成不了真的。”张鸿运这个时候依旧看上去没有任何慌张的样子,而是似乎有一点胸有成竹?

  “你说的没错,只不过现在看来,不管是真假,似乎都只有可能是你的问题了啊。”秦汉林叹了口气,看上去似乎很不忍心让张鸿运就这样被判罪一样。

  “等等!”陈宗这个时候则是开口了,所有人都看着陈宗,想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准备说什么。

  “嗯,没什么了。”陈宗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能够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来一种,果然,这个家伙也没有任何办法了啊的样子,接着则是就等着秦汉林宣判了。

  “那么,张鸿运……”秦汉林缓缓地说道,看上去似乎,仿佛在等什么一样的感觉。

  “等一等!”就如同法场里面永远会有人说的话一样,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张俊杰竟然是从外面跑了进来,说着,张俊杰的身上还血迹斑斑的,看上去整个人都相当的狼狈,只不过脸上却都是兴奋的神情,“我找到证据了,我找到了证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创总觉得似乎秦汉林松了口气一样,而且看着张鸿运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也变得有一些不同了。

  张创则是低下了自己的头,不对劲,有什么地方不对啊!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我这里有证据,林小姐,您所说的那些证据,都只不过是张创他伪造出来的,不仅仅是这样,甚至为了能够让我父亲顶罪,这个家伙还买通了几个下人!刚刚那个什么张三!就是张创买通的人!”张俊杰脸色苍白,可是却在苍白当中显露出一抹病态的红润,语速极快的说完了这一切。

  “张俊杰,你是不是受伤了,要不要先给你找个大夫?”秦汉林则是关心的对着对方说道。

  “不必了,大人,这上面的血都不是小生的。”张俊杰则是恭敬的一弯腰,“实际上这都是这张创谋财害命,试图谋夺我张家财产的阴谋!”

  全场哗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次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画舫被烧事件的时候,都以为这个事情就是张鸿运做的时候,结果没有想到竟然还出现了这样的反转,这可是大新闻啊。

  而张创则是看着张鸿运,然后看看张俊杰,最后向着秦汉林一弯腰,“大人,小人根本不知道这些家伙究竟在说些什么!”

  “是么,原来张管家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时候李萱却是走了进来,身上一身湛蓝色劲装,同时上面还有斑斑血迹。周围的所有人都是躲开了李萱,因为这个时候李萱除了身上的血迹,她的手上还拎着一个看上去都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人。

  “这个人,张管家,有印象么?”李萱说着把手中的人扔到了地上,正是张管家的面前。

  “小人并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位小姐为什么要把这个破皮无赖一样的家伙扔到小人的面前。”张创依旧是很冷漠,看上去似乎并不慌张的样子,但是李萱却是笑了笑。

  “我是谁重要么,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画舫被烧的问题么,然后还有就是你为什么要诬陷张老爷,甚至还让人去杀害张俊杰的问题么?”李萱摊了摊手,说着来到了那个被她拎过来的人的面前,手在这个人的人中掐了一下,然后看着周围的几个人,“有水么,能不能给我一杯?”

  “这里。”这个时候则是有一个衙役打了一些水端了过来,然后一下子泼在对方的脸上,而这个人醒过来之后,第一眼是衙役,先是眼神一缩,然后似乎是什么也不准备说的样子,接着却又看到了李萱。

  “你!”说着这个人的脸上冷汗都已经流了下来,然后竟然是手忙脚乱的向后爬了好一段距离,整个人似乎都要躲开李萱的感觉一样。

  “小哥,有什么话要照实说哦,要是有什么隐瞒的话。”李萱的脸上笑得很可爱,周围的人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击中了,可是被李萱拎过来的人则是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对方立刻跪在地上,然后头如捣蒜一样的在地上磕头,看上去生怕李萱对自己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一样。

  看到了这里,张俊杰则是稍微松了口气,看着李萱的眼神充满了感激,还有一丝好奇和爱慕,只不过更多的则是一种隐藏在眼神深处的……恐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