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二十二章生不如死,恶魔手段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092 2019-04-26 23:27:12

  “喝!”一共是几个人,但是院子却很小,他们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冲过去,只是四五个人,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就砍向了李萱。

  李萱并没有后退,而是抬起手中的长刀,并没有和所有人硬碰硬,刀顶着最旁边的一个人的刀,强大的力量让这几个人手上的刀都握不稳,整个人就直接被带着来到了一边,手中的长刀相互碰撞完了之后,李萱手腕一翻,长刀如同蝴蝶一般轻巧的划过这五个人手臂。

  手臂吃痛,刀自然就握不住了,哐啷哐啷的五把刀就已经掉在了地上,而已经被手下扶着离开的老大则是瞳孔微缩,虽然说只是一次对拼,但是这个女人的力量还有着刀法看起来完全不弱啊。自己的手下虽然说只不过是有膀子力气,可是也都是见过血的人,竟然在对方手上一个回合都走不过去?老大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后悔,要不要闪人了。

  可是能够作为山贼混出来的,这么一点血,反而是激发了他们的凶性,每个人都是眼睛开始充血,变得赤红,前面的人迅速后退,给后面的人让出来位置,大家这一次学聪明了,分别从李萱的前后左右向着李萱砍了过去。

  “有点意思。”李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手中的长刀向着一个方向就扔了出去,实际上,相对比武器,李萱更擅长的则是拳脚功夫。

  长刀飞在空中,直接就穿过了一个山贼的身体,在空中留下来一连串的血花。接着剩下的山贼还没有反应过来,李萱就已经冲了过去,所有山贼都只看到了一抹蓝色的身影,然后李萱就已经抓住了一个人的肩膀,手腕用力肩膀直接就被卸了下来。另一只手则是竖起一掌打在另一个山贼的胸口,那个山贼一下子就飞了出去,然后吐出来一大口血。

  李萱身形穿梭在人群之中,甚至都不用山贼找过来,李萱就已经在每一个山贼的肩膀上捏了一下,把每个山贼的肩膀都卸了下去。

  “好了,现在能不能说一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李萱看着到了一地的山贼,嗯,完全没有死人,这一次相当完美啊。

  “你是什么人!”为首的那个家伙则是似乎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如果说我说了,你能不能放过我们?”

  “很难说。”李萱走到这个家伙的面前,“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你不说,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但是你要是说了,我没准看心情会放过你们。”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山贼头子脸上露出来凶悍的笑容,“有本事你就弄死老子啊!”

  “死人?”李萱摇了摇头,“一个人最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生不如死。”说着李萱拎起来对方,一只手抓住对方的关节,一拧一扯,对方的手臂就直接脱臼了,山贼头子则是立刻冷汗都流满了额头。

  “还不说?”李萱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把对方扔在地上,抓住对方的脚踝,“这样呢?”

  咔哒一下子又卸下来了对方的脚踝,山贼头子则是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只不过还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嗯,看来你还真的是忍得住。”李萱称赞一样的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抓住对方的肩膀,“这样的话,就再给你安上去吧。”

  咔吧一声,肩膀安了回去。

  “嗷!”好吧,一下子对方这回总算是喊了出来,而躲在屋子里正揉着自己屁股的张俊杰则是浑身颤抖了一下,有些忍不住的看向了外面,看到了倒了一地的山贼,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安心的看书,对于外面已经开始抑扬顿挫的哭喊声,他是没有丝毫的去探究的打算。

  “当当当。”敲门声突然响起,张俊杰浑身一颤。

  “谁……谁啊……”张俊杰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在打颤,声音都有一些颤抖。

  随后门被打开,李萱身上有斑斑血迹的走了进来,“我问出来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你要不要听一下?”

  “啊?啊。”张俊杰先是惊恐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脸上带着些许不安,“那个,这位小姐,不知道您是……”

  “我是谁和你没关系,现在这件事情倒是和你们张家有点关系,你对于你们家的管家张创了解多少?”李萱进来之后并没有和对方寒暄的打算,刚刚怎么说呢,问完之后,发现挺有意思的,不是说别的,而是那个张创似乎在谋夺张家的财产,张老爷那边只要是被人抓住,这边张俊杰一旦死了,可以说是整个张家最大的就是这个张管家了,到时候张家的家产自然是落到了这个家伙的口袋里。而这个张俊杰则是找到了李府,还要找自己,难不成是提前已经察觉了什么?

  果然,张俊杰脸上并没有任何意外的神情,反而是苦笑了一下,“我就知道。”说着就拿起来茶水,就算是已经凉了,但是他还是喝了一口。

  “之前的时候,我爹他已经和我说过了,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会做到这个程度。”张俊杰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李萱,“这位小姐,似乎今天的时候,我父亲就要接受审讯,虽然说我觉得父亲能够解决,可是还是有些担忧,不知道这位小姐能不能带我过去,顺便带着那个家伙……”张俊杰指了指外面的那个山贼头子,对方现在已经是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口水横流,看上去就像是被玩坏了一样。

  “可以么?”张俊杰这个时候真的是有一些紧张,万一对方要是看自己不爽的话,打自己一顿怎么办。

  “可以,我也有些好奇今天的审讯的结果。”李萱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只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快点过去了啊,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

  “啊?”张俊杰则是有些紧张,“可是张管家在这个地方,并没有留下来马车啊。”

  “你会骑马么?”李萱则是看向了张俊杰,对方摇了摇头,“那,看来就没办法了。”

  “等等啊!”

  一个人骑着马在最前方,后面则是跟着两个人,分别被死死地绑在马上,一路绝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