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四十八章深巷酒馆,百变佳人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215 2019-05-09 23:03:07

  虽然说说了要增加自己的重要性,但是要怎么做才是最关键的事情,两个人想到这里,都开始喝酒,谁都没有说话。

  喝完这壶酒之后,洪磊就直接离开了,李萱则是直接离开了,然后去厨房,重新热了一壶酒,吃着下酒菜喝着酒,桌子上放着的就是这根弩箭。用手拿起来,随手扔了出去。

  “嘭!”一下子就戳在了墙上,李萱看着落在墙上的弩箭,突然笑了起来,直接起身,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燕俊侠就过来了,和李萱热情的打着招呼,看起来就像是和李萱很熟悉的样子一样。李萱则是一脸的无奈看着林仙儿,“你帮我挡着点,我出去一趟。”

  李萱说着,直接换好衣服,然后瞬间从墙边翻了出去。

  “林小姐。”燕俊侠看着出来招呼自己的林仙儿,拱了拱手对着林仙儿相当客气的说道,“不知道李公子在么?”

  “抱歉啊,我们家公子一大早就已经离开了。”林仙儿脸上有些歉意的说道。

  “是么,那么我就先走了。”燕俊侠直接离开了,林仙儿则是无奈的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林诗音则是走了过来。

  “唉,我们过来是不是有什么错误?”林诗音也是无奈了,这只不过才过来了多久一段时间,就已经遇见了这么多的事情,最关键的是,那种完全身不由己的感觉啊,说实在的,现在林诗音已经有一点怀念云城的生活了。

  “或许吧……”林仙儿抬头看着天空,总有人说大城市好,但是或许只有来到了之后才会发觉无论什么地方,最好的都是自己的家啊。

  李萱自然是不知道家里人都在聊些什么,出来之后,紫竹楼李萱也有一点不想去,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京城游荡。

  “怎么了,一脸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玩坏了的表情?”陈飞翰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李萱的身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

  “没什么,只不过是突然觉得人有力穷时。”李萱随意的坐在一边的草坪上,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一片草场,也不在意地上是不是脏,就随意的坐在了地上。

  陈飞翰则是有一些惊讶的看着李萱,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家伙突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当初一拳砸在自己腰子上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这样过啊。

  “没什么,陪我去喝酒,去不去?”李萱看着对方,“当然了,你请,而且我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的酒馆啊,别告诉我说还要去紫竹楼。”

  陈飞翰看着李萱,“行,走吧,今天就姑且陪你醉上一场。”

  陈飞翰带着李萱就来到了一条小道,和到处都是店家的商业街不同,或许这就属于那种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小巷口,李萱看到了一个旗子,上面写着一个酒字,走进去之后,则是在一个小院子的门口看到了一个酒字,看来这里就应该是陈飞翰推荐的酒馆了?

  “走吧。”陈飞翰脸上还是满古怪的,毕竟大早上的出来喝酒也算是独一份了吧?但是既然对方想喝,陈飞翰自然是不会拒绝。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随后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开门之后看着门口的陈飞翰。

  李萱则是大量着对方,苍老的面容,只不过双眼精光闪闪,看起来倒是一个相当强的高手啊,至少在李萱曾经遇见的所有人里面,或许这个老人的功力是最高的吧?

  “你小子……”老者看了一眼陈飞翰,然后看着李萱,“啧啧啧,看不出来,你小子总算也是春心萌动了啊,只不过一大早的就带人家过来喝酒真的没问题么?”

  陈飞翰苦笑了一下,“宋老,这可不是我想要喝酒,而是……”陈飞翰指了指李萱,然后无奈的摊了摊手。

  “好吧,进来吧,只不过一晚上的,我可是还没有收拾屋子里。”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李萱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并不算差,也并不算脏,屋内的墙壁上则是挂着木牌,上面写着酒水的名字和价钱。

  “要什么酒?”被陈飞翰称为宋老的人看着两个人,稍微打了个哈欠,要知道酒馆最火的时间就是晚上,虽然说对于一个老人来说觉已经很少了,但是这么早还是略微有点困倦。

  “随意吧。”李萱并不在乎喝什么酒,或许现在对于李萱来说,仅仅只是为了喝酒而喝酒吧。

  “宋老,来一瓶竹叶青吧先,然后再上几个小菜就行。”陈飞翰带着李萱坐到了一张比较干净的桌子上。

  “用烫一下么?”宋老先端上来了一盘子花生米,然后是一叠猪耳朵,看起来就是超级棒的下酒菜,李萱夹了一筷子,然后扔进嘴里,无论是花生米还是猪耳朵都相当不错啊。

  “不必了,就这样普通的凉酒就好。”李萱挥了挥手,表示对于热酒并没有什么感觉。

  宋老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从自己的酒窖里拿出来一瓶酒水,放到了李萱和陈飞翰的桌子上。

  陈飞翰给李萱倒上了一小杯,但是还没有等他给自己倒上,那边李萱就已经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

  “好酒。”李萱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然后很干脆的抢过来陈飞翰手中的酒瓶,直接对着瓶子吹,看起来就是一副酒鬼的样子。

  “真是的。”陈飞翰是真的有些好奇了,这个女人究竟遇见了什么啊,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很颓废的感觉?

  “我说小飞。”

  “小飞?”陈飞翰的眉头挑了挑,这家伙什么意思,叫自己小飞?自己的年纪比这个家伙大吧?但是想了想对方比自己还要大的拳头,陈飞翰选择对于这个称呼选择无视。

  “你说人是璀璨的活一瞬间,还是安安心心平平淡淡的活下去的比较好?”李萱说着并没有等陈飞翰的回答,“说这话或许有点矫情了,但是有些时候我真的在羡慕你们这些家伙啊,一出生就是含着金勺子,什么都不用愁,当然了我也知道你们生活的也不是这么简单,勾心斗角的也不少,但是剩下的所有人,是不是在你们眼中都是所谓的棋子?”

  看着李萱,陈飞翰抿了一口酒,回想起来刚刚遇到这个家伙的时候,一拳砸在自己的腰上,自己后半辈子差一点就和幸福生活无缘了,之后见到对方,如同浊世佳公子一样,现在再看到对方,却是一副颓废的样子,几次见面,三张面孔,究竟哪一张才是这个女人真正的样子呢?陈飞翰头一次,对于一个女人有了出乎意料的兴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