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五十五章公主书信,大献殷勤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038 2019-05-13 23:28:50

  一封书信被放在了陈叶的书桌上,说是书信,实际上则是一封拜帖,而上面的署名则是李萱。

  “公主,这个李萱,要来拜访您?”一个小宫女手上端着茶,脸上有一些鄙夷的样子,但是接着陈叶就一巴掌扇在了对方脸上。

  “那是本宫的朋友,不是你能够胡言乱语的。”陈叶说完之后拿起来桌子上的书信,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由自主的就露出来了微笑。

  “准备准备,去把本宫外面的那套行苑收拾一下,顺便把紫竹楼的厨子邀请过去,晚上给我们做饭,还有还有,去花店给我找找……真是的,都不知道小萱究竟喜欢什么花,要不然还能够提前准备一下,算了,本宫直接出宫一趟,你去收拾行苑,要是有任何一点让本宫不满意的情况的话……”

  那个宫女立刻哆哆嗦嗦的跪了下去,而陈叶则是换上一身并不怎么华丽的衣服,来到了李萱的住处。

  “我说,明明是我要拜访你,现在怎么搞的我像是邀请你过来拜访我一样了。”李萱实在是无奈了,看着眼前的陈叶,还有跟在身边的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宫女。

  “怎么了,既然决定要请客,肯定是要保证你能够吃得好啊。”陈叶笑着看着李萱,“你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还有如果说是花朵的话,你比较喜欢哪种?”

  甚至不仅仅是酒水花园,还有颜色之类的,听起来就像是要查户口一样。

  “抱歉抱歉,是我失礼了。”陈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看着李萱,双眼有些希冀。

  “怎么说呢,我姑且算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吧,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讨厌,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就是了。”李萱笑了笑,实际上正是如此,身为一个比较佛系的人,李萱并没有过于追求什么吃喝上面的事情,相反,如果说是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的话,到更加的容易吸引李萱的注意力,只不过总觉得说出来之后,会引发不得了的麻烦啊。

  确认了李萱这边的事情之后,和李萱说了自己在外面的庄园的地点,然后陈叶就直接离开了,而李萱则是挑了挑眉头,总觉得,这位三公主,有点意思啊。

  和林仙儿还有林诗音说了一声,但是两个人并没有跟着李萱一起走的打算,所以就只剩下了李萱一个人孤单的前往陈叶的庄园。

  陈叶身为三公主,是除了已经出嫁的大公主之外,还有二皇子之外的最大的孩子,所以收到的疼爱也并不少,这么大的一个庄园单单那个门,嗯,李萱觉得如果说现在自己找个坑埋起来几百年后还能够当个文物啥的。

  除了门看上去就很高级之外,还有两边的石狮子,是真正的高门大户啊,李萱就这样看着门口,愣是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几分钟都没进去。

  “我说你停在这个地方干什么?”陈叶在院子里已经等了半天,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让自己等了半天的家伙,就在自己家门口,只不过等这么长时间还不进去是为了什么?

  “没啥,就是觉得你这房子很高级啊。”李萱笑了笑,然后无所谓的来到了陈叶身边。

  “高级?”陈叶有些不解,然后笑着看着李萱,“如果你喜欢,就送给你了。”

  “免了。”李萱挥了挥手,“我们家一共三个人,我,仙儿还有诗音,你要是真的给我这么大一个院子,我打扫起来都很麻烦,而且有这么一句话,破家值万贯,最重要的不是住什么房子,而是和谁住。”

  “是啊,所以你随意过来住,到时候我过来了,也正好和你聊聊天。”陈叶对于李萱的这个说法还是相当认同的,伸出一只手抓着李萱的手。

  “嗯,偶尔在这里住倒是也不错。”跟着对方在院子里走,无论是假山还是湖以及上面的桥和亭子。

  “现在距离吃饭还有一定的时间,要不要我陪你在院子里转转?”或许是因为看着李萱对于自己的院子很感兴趣,所以现在陈叶真的在考虑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把这个院子送给李萱了。

  “不用了,不如吃完饭再看看,正好顺便消消食。”李萱笑了笑,而到了餐厅,发现只有自己两个人,但是桌子却是相当的大,而且上面的菜色,怎么说呢,很豪华,没错,甚至不能够用好吃难吃来形容,而是豪华,只不过李萱却并没有多少胃口。

  “怎么样,味道还算满意吧?”陈叶给李萱夹了一筷子菜。

  “很不错。”李萱抿了一口酒,随后看着陈叶,“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

  “好。”陈叶鼓了鼓掌,一个个宫女走了进来,然后开始收拾桌子,陈叶则是站起来,“我带你转转我的院子。”

  接着也不管收拾桌子的佣人,直接带着李萱来到了湖心亭,上面摆放着一张七弦琴。

  “你还会音乐?”李萱有些好奇,虽然说她也学过,并且李宣公子号称是琴棋书画,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那只不过是勉强说是能够看得过眼而已。

  “当然了,在宫里,总要学点什么才不致于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没用。”陈叶说着做了下去,“你想听么?”

  “好啊。”李萱坐在了一边,“对了,让别人拿过来一些酒水干果之类的。”

  陈叶立刻让下人送了点东西过来,然后双手放在琴弦上,铮铮琴音并没有表现出来高山流水的感觉,反而是有一种让人心潮澎湃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对于命运不甘心的反抗的意味。

  “这……真的是一个公主能够弹奏的出来的么?”李萱抿了口酒,原本就很怀疑,一个是三公主,一个太子,为什么这两个人只是闹鬼?现在看来……啧啧啧,该说这王家果然是乱的很啊。而这样的话,倒是也印证了林诗音所说的,皇帝是为了测试自己的孩子,那么估计现在应该是已经有了结果了吧,这样的话……自己需要做的,也就是收场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