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六十七章皇帝判卷,最大黑幕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035 2019-05-19 23:30:35

  “陛下,这就是李萱的卷子。”皇宫,一个人直接向着大殿之上的人呈上一张试卷,名字并没有封起来,而是就这样展现在了陈皇的面前。

  “答得怎么样?”陈皇看着手上的卷子,随口问道。

  “不知道,属下并没有看。”

  陈皇挥了挥手,“行,就这样吧,你直接下去吧,这么一段路也够你跑的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是,属下告退。”

  陈皇看着手中的卷子,“题答得倒是还不错,呦,全都答完了……来人啊,宣内阁大学士,让他们看看这张卷子,如果全对的话,直接就给一个甲等。”

  卷子被下方的小太监拿了下去,接着陈皇这边还有更多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而处理一张卷子,对于所有内阁大学士来说,自然是再简单不过了,很快卷子就被判完,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全对。只不过这个结果却并没有直接送到云城,还好的是,不至于在第一天就出成绩,所以李萱还不知道自己的卷子已经被人拿走了,实际上不仅仅是一张,而在这边的密探都已经跑了起来,就等着李萱的卷子出来。

  第一场考试结束,李萱回到了李府,林仙儿或者是林诗音两个人都没有去迎接,或许是对于李萱的信任吧,但是在李萱回来之后,还是都会问。

  “考得怎么样?”林诗音看着李萱,看上去脸上微微带着微笑的样子,似乎是不错哦?

  “还好吧?”李萱也不敢说的太满,“但是至少都答出来了。”

  “哦?这样看来公子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林仙儿端上来一些吃食,只不过是简单的一个炒青菜,然后还有一碗粥,以及一小碟咸菜,对于这些,李萱就已经很满意了。

  “或许吧。”一夜无语,第二天,接着就是诗词的考察,只不过往往每年都不一样,一般都是两首,诗词歌赋四样随机组合。而进到了考场之后,基本上所有人都有一些懵圈。第一个题目还算是正常,是诗,但是第二个题目则是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分明是已经不知道多少时间没有出现过的赋。

  赋是一种有韵文体,介于诗和散文之间,类似于后世的散文诗。它讲求文采、韵律,兼具诗歌和散文的性质。其特点是“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侧重于写景,借景抒情。可以说,想要写好一篇赋,绝对不简单,在我们看来,最出名的无疑就是杜牧的《阿房宫赋》、曹植的《洛神赋》、欧阳修的《秋声赋》、苏轼的《前赤壁赋》等。而且最让人头痛的是,考官已经给出了一个题目,就是月。也就是要以月为主题,写出一首诗,一篇赋,如果说能够自由发挥的话,李萱倒是还能够简单的抄一下,比方说前面提到的《秋声赋》,苏轼的《前赤壁赋》,但是现在规定了月亮……而且还是赋,李萱就真的只能够通过自己的文采了。

  月亮的诗还好说,简单的随便就抄了一首,而且因为诗句,实际上李萱还比较喜欢清朝的一些,当即就选了清朝袁枚的《十二月十五日》,抄上之后就开始思考要怎么写这篇赋了。还好,至少对于李萱来说,古代人对于赋的重视程度,一丁点都不少,几乎甚至不存在只写诗而不作赋的文人,或许在问人中只写诗不写词的文人存在,但是不写赋在文人当中就已经算是一种没有文采的表现了。加上各种赋的熏陶,李萱很快就构思出来一个大体,随后准备润色,但是几乎真的是文思如泉涌,一片《月赋》跃然出现在直面。

  而这张卷子自然是很迅速的出现在陈皇的面前,陈皇对此也仅仅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随手放在了一边。

  之后就是第三天的考试了,第三天考的是策论,这也是最重要的一门,如果说前两者是一共站了五十分的话,那么策论就只占五十分,所以几乎所有人没有一个不认真对待策论的。而打开试卷的第一题,也是让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毕竟现在只不过是州试,并不是殿试,出的题更加的宽泛一些。一个是老生常谈的商道问题,虽然说现在陈国对于商业相当重视,但是还是有很多大儒,就算是知道商业很重要,依旧选择抑制商业。并且不仅仅如此,就算是商业开始发达,但是更多的则是运输还有香料之类的,实际上并没有形成大的手工作坊,或许就是皇家干涉的缘故吧?导致实际上这里的商业并没有所谓的市场的概念,虽然说因此给名为资本的凶兽套上了枷锁,但是也因此限制了商业的发展,因此,陈皇就在这第一题上,开始询问商业的拓展之路。

  对于这一点,李萱则是有一些思考,封建、资本,这是必然的发展,但是现在这样发展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李萱很难说,从四圣四凶来看就能够发现,陈皇是一个有着野心的皇帝,那么他会甘愿给一群手里有钱的人更大的权力么?要知道,无论是李萱看过的什么资本主义的革命,都是流血斗争啊,最后皇室的结局都不怎么样,那么自己现在要是放出来这一头猛兽的话,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还有一点比较关键的是,陈皇手底下有没有这种想法的人?有没有人看出来这样发展的态势?到时候陈皇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李萱一瞬间又犯了想太多的毛病了。

  手指在桌子上敲着,李萱开始思考自己究竟要怎么写了……暂时有些拿捏不准自己的主意,李萱开始看第二道题,第二道题则是同样相当的麻烦,那就是你对于工匠的看法。

  士农工商,虽然说现在对于四者的看待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可是实际上的歧视还是有的,这一下子就跑出来工商这两点……

  “这真的只是州考?还是说……”李萱闭上眼睛,睁开之中双眼已经开始放出精光,“有大动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