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七十章闲谈趣闻,利刃剑鞘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144 2019-05-20 23:40:53

  李萱就算是如此想的,而且面对屠邬也算是表现出来了自己的想法,但是现在也不代表李萱就能够干翻对方,然后一下子成为所谓的女皇了,这样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够还是一步步的踩着对方已经给自己准备好的道路前进才行。

  陈皇的话让屠邬带了过来,但是就算是密探之类的,李萱也不觉得就是一丁点的用处都没有的,别的不说历史上干政的太监啊之类的可是不少。

  “呸呸呸!”李萱连忙吐了几口,什么太监,自己可不是所谓的太监啊。

  “怎么了?”屠邬好奇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李萱,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开口吐了几下,刚才吃坏什么东西了。

  和李萱聊完之后,就邀请李萱带着自己在云城转转,李萱自然是答应了,准备一尽地主之谊,而整个云城,最好的地方无疑就是秦淮河畔了。

  除了屠邬之外,李萱还带着林仙儿和林诗音,两个人和屠邬在京城也算是见过了,所以彼此之间都算是熟悉,也没有那么多生分的感觉,而且走在秦淮河畔,林诗音也是在不断的说一些自己曾经的趣事。

  实际上对于李萱和林仙儿两个人来说,相关的趣事倒是比较少,因为在李萱看来,无论什么事情都不算是有趣,而林仙儿则是在一边打量着屠邬,对于林仙儿来说,有意思的事情,还不如看着屠邬这个陈国传说中的王爷来的有意思。所以在林诗音说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则是在一边不断的插话问着屠邬一些有关的事情,只不过屠杀自己的兄弟姐妹之类的事情都没有问,林仙儿也没有找死的打算。

  而这个时候林诗音也已经说到了离开之前,几个人共同耍了八皇子的事情,屠邬倒是略有兴趣的看着李萱,“没想到,李公子你都是还有这个心,拯救了一艘船的人。”

  “没什么兴趣,只不过那些姐姐们也都是凭借着自己的身体换酬劳而已。”李萱挥了挥手,脸上丝毫不以为意,“这种生意禁不了,也没有办法去禁,我也就只能够在那些姐姐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给一点帮助了。”

  “这倒是……”屠邬叹了口气,“实际上这种发泄也是必要的,我曾经带兵的时候,我的那些部下,一场大战,几个月下来,要是不发泄出去,人都能逼疯了,有的更是彻底的在战场上下不来了,别人都说他们是战神,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们除了杀人已经不会别的了,那股子杀气,除了战场也没有别的地方能够接受他们了。”屠邬看着李萱,“有什么办法么?”

  “你以为我是什么神仙么?能够撒豆成兵,或者是一下子帮助那些人就恢复健康?”李萱翻了翻白眼,这个家伙是不是对于自己有什么误解,觉得无论什么自己都能够解决?

  “我没有这样觉得,但是……”屠邬看着李萱,脸上的笑意是一丁点都隐藏不住,“你应该有什么办法吧?那张卷子除了老哥看过之后,我可是也看了,其中也提到了军制的问题吧?只不过似乎并不是考题,所以你没有彻底的写下去,而且似乎你和林老还有赵老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也略微展现过自己的军事能力吧?所以我也想要过来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可不记得写过这些东西。”李萱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无奈,实际上军制之类的,或者是战场上的急救之类的都已经有了,所以对于战争的问题,李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算是到了后世,战争的常发地区,以中东来说,战争创伤性应激障碍可也是一个很大的困扰,不说别的,曾经看过的很经典的一部电影,《第一滴血》里面的主角不久曾经被困扰过么?还有《神探夏洛克》里面的华生医生,只不过是中东的军医,就是因为环境的问题,结果还是被困扰,这还是医生,所以这种事情只能够是看一个人的心理强不强大了,或者说找几个心理医生?但是完全没有那个能力啊,李萱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我也没有办法,除非是减少战争,或者是让他们有一个转换,只不过真的有那种人么?”李萱很好奇,那种病症不应该是参加无数战争,在最激烈的战争中活下来的人才有的么?一般来说古代并没有那么惨烈的大战吧?而且多几个这样的兵王一样的存在,不应该是好事么?

  “我说的是我的朋友,从一开始,我对着自己的兄弟姐妹拿起屠刀的时候,就跟在我身边的朋友。”屠邬叹了口气,别人都知道自己的威名,知道自己是一字并肩王,知道自己是所谓的帝国最强,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痛苦呢,自从他决定举起屠刀成为屠夫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背负一切的准备,但是看着和自己一样的老兄弟,他实在是不忍心啊。

  “一直跟着你?”李萱有些惊讶,屠邬的传说可是已经算是很多了,而且不仅如此,经历的战场也算是大大小小,最关键的是,屠邬上战场不仅仅是站在指挥的位子上,还会身先士卒,现在看着屠邬儒雅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这位也是双手站满了血腥的刽子手来着,而能够跟在这位身边,一直活到现在的人,好吧,李萱表示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自己有心里障碍了。

  “这种事情不好说,而且既然这样,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归宿还是战场吧?”李萱有些疑惑,再送回去不就好了?战士死于战场,虽然说这样看上去有些不人道,但是这对于战士来说应该算是最好的归宿了吧?

  “就是因为不忍心啊……”屠邬叹了口气,“我狠了一辈子的心,但是现在……我已经心软了……”

  “哦?”李萱看着屠邬,的确是如此,最近一段时间屠邬这位王爷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时间的确是少了很多,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位王爷似乎是有了自己的剑鞘。

  “对方是个什么人,介意我去看看么?”李萱突然换上来一副八卦的样子,屠邬没好气的敲了一下李萱的头。

  “的了吧,要是你能够帮我这个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请你去吃个便饭之类的……”

  “是么,那么,我试试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