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七十三章王爷府邸,高调恩爱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424 2019-05-22 23:38:44

  “好了好了。”屠邬这个时候则是走出来打圆场,拍了拍手,几个老人看着屠邬则是微微弯腰,脸上恭敬口中异口同声的喊道。

  “王爷。”

  “嗯,没什么没什么,这孩子不懂事,叨扰你们了,我回去之后就打他。”屠邬则是笑着看着李萱,然后看着那个一棍子打在李萱肩膀上的老者,“宁老头,你觉得这个小子怎么样……”

  虽然说心中有些不爽李萱竟然是个武林中人,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至少李萱用肩膀硬接自己一棍子,以伤换伤的行为还是让这个老人觉得认同的。

  “还可以,但是也就是还可以了。”老者看着李萱还是有些不爽,李萱一脸诧异,着军队众人有这么不待见武林中人么?但是根据自己所知的事情来说,就算是会武功的,在军营里似乎也有不少吧,陈国的将军里面也没有一个不会武功的,只不过就是强弱的问题罢了,但是怎么现在到了自己这里,竟然会遇见这么麻烦的事情呢?

  “没事,这是和你无关。”倒是一边的陈叶拉住李萱的手,安慰对方,眼神之中看着周围的老人还是有些愤怒,向前走了一步,“我知道你们为什么生气,但是李萱和那些人都不一样,她并不是什么武林中人,而且现在已经参加了科考,到时候就会成为我们陈国朝堂中的一员,所以最好把你们眼中对于她的轻视收起来!否则就算是我倾尽所有,也要让你们这些老家伙付出代价!”陈叶并不是开玩笑,作为一个胸怀大志的女子,就算是女子,手中的力量依旧不可小觑,虽然说可能造反会难一点,但是如果说想要弄掉一个老兵营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只不过这样,自己日后也就彻底的沦为了联姻的工具了就是。

  “哼!”老者脸上虽然说同样一片冰冷,但是看起来似乎对于陈叶的这句话也算是听了进去,脸上的表情稍微松动了一些,看着李萱,“这位姑娘说的话是真的?你真的不是武林中人,而是准备参军?”

  “我并非什么武林中人,正确来说就算是那些人我所遇见的也很少,并且我也并非准备参军,我考的是科考,并非武试。”李萱弯腰拱手,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这让老者冷哼了一声。

  “哼,还不是那些只会用笔说话的花架子,什么都不行,嘴上说的一个不一个好。”老者虽然说看着李萱还是很不爽,但是这个时候却比刚刚要好一些了,而周围的老人则是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我说小子,你的功夫这么好,为什么非得去参加什么科考呢,朝堂上的那些家伙都只不过就是一群书呆子,玩暗算什么的一个比一个溜,但是要是说到建功立业,还的是战场杀敌!”

  “没错没错,你小子要是觉得参军无门的话,老头子我可以和我的几个老兄弟说说……”

  “切,王爷现在可是就在这里,哪会有你这个老家伙的事情。”

  看着老者们一个个欢快的样子,李萱有些好奇,这些人真的是所谓的病患么?现在完全看不出来究竟有什么不妥啊。

  又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李萱和陈叶在屠邬的带领下几个人就前往了一个院落,院落不大,但是相对比李萱买下来的小院子还算是很大了,只不过比起一些在李萱思索中的王公贵族还是要差了一些啊。

  两个人进去之后,陈叶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屋子。

  “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是王叔的啊,过去的时候还有人好奇这座房子是谁的,只不过从来没有人见到有人进出,现在倒是解开了我们京城一个大大的秘闻啊。”陈叶饶有兴趣的看着院子内的摆设,一个小水池,上面还有几朵荷花,一座湖心亭,而一个人就在亭中,手下一把七弦古琴,铮铮琴音让李萱的双眼微微眯起。

  “好曲。”陈叶则是也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王叔啊,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金屋藏娇了?”

  “金屋?我这也就是个茅草屋吧……”屠邬哈哈大笑,然后直接走了进去,而李萱和陈叶两个人就跟在对方身后,走进之后才发现,亭中弹琴的女子竟然是个盲人。

  “这……”陈叶有些诧异的看着屠邬。

  “秀儿。”屠邬这一声倒是温柔至极,而那个被称作秀儿的女子则是脸上染上一抹红晕。

  “阿宁,还有外人在……”被称为秀儿的女子略微有些不安,手捏着自己的衣角,似乎有些担忧自己会给屠邬丢人的样子。

  屠邬则是抱住对方,把对方揽入自己的怀里,伸手在对方的背后轻轻拍着,然后嗅着对方的发丝。

  “屠叔,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婶子么?”李萱却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开口,而另一边的陈叶也是已经随后同样笑了起来,很自然的挽着李萱的手臂。

  “是啊,屠叔叔,我可是好不容易带着宣过来看看婶子,你就这样和婶子开始秀恩爱,把我们丢在一边?”陈叶笑嘻嘻的看着屠邬。

  屠邬的眼中则是闪过一丝好笑,也有些欣慰,多亏无论是陈叶还是李萱,两个人都是相当聪慧的孩子,至少有些事情不用自己说,这两个小丫头就明白了。

  “好,因为你们也知道你屠叔我一直都在外面,没什么朋友,所以结婚这事也没有和别人说过,这一次你们两个小家伙可不要给我暴露出去啊,要是让那些家伙都知道了,太烦!”屠邬故作轻松的说道,然后稍微拍了拍旁边爱人的肩膀,“这就是你们的婶婶了,全名刁秀儿,是你们叔叔我一辈子的爱人。”

  “阿宁……”刁秀儿则是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但是还是向前几步,“抱歉了,你们也看到了我的眼睛不太好,所以为了避免给阿宁丢人,一直都没有出去过,那次见了哥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别的阿宁的家人了,你们是阿宁的侄子?婶婶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礼物,这个镯子……”说着刁秀儿就要摘下来自己手上的一个玉镯,陈叶连忙上去阻拦。

  “婶婶说笑了,还是我们不请自来打扰了,而且当年婶婶和叔叔大婚我们都没有到,应该是我们这些小辈备上一份礼物才对……”

  “叶子说的对。”李萱则是同样笑道,“刚好到了吃完饭的时候,如果说婶婶真的觉得过意不去的话,不妨就留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吃个便饭如何?”

  “那是自然。”刁秀儿同样笑了一下,“妾身这就让人去准备吃食。”

  “不必了,正好我也会几道小菜,这就献丑了,只是希望到时候婶婶不要说侄儿我做的饭菜难吃就好。”李萱笑了一下,然后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真是的,都忘记说了,小生李萱,刚刚拦住婶婶您的是陈叶,是屠叔的子侄辈,您叫我小李就好。”

  “是啊,您叫我小叶就行。”陈叶则是在一边见缝插针。

  “那我就不客气了。”刁秀儿并不慌忙,而是微笑着看着前方。

  李萱则是和陈叶还有屠邬点了点头,就在下人的带领下前往了厨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