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七十四章王府聚餐,家庭聚会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036 2019-05-22 23:39:45

  屠邬府上的厨房和李萱的有一些不同,因为李萱为了能够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实际上对于很多东西都进行了一定的改造,并且包括一些调味料之类的,都是自己准备的,现在没有了,但是李萱也有那个自信能够做出一顿好饭。

  虽然说是做饭,但是也不可能只有李萱一个人,自然是还有一些下人在打下手,而李萱也问了一下下人屠邬和刁秀儿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根据下人的话还有厨房已经有了的材料李萱定下了菜谱,然后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色被端了出去,最后一道西湖牛肉羹做好之后,李萱则是亲自端了出去。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林仙儿和林诗音两个人已经过来了,她们两个加上陈叶三个人围在刁秀儿的身边,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各种风趣的笑话层出不穷,一时之间倒是让刁秀儿小的花枝乱颤,旁边的屠邬则是坐在亭子一边,看着四个女人玩闹,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

  “好了,最后一道饭菜已经做完了,我们可以开始吃饭了!”李萱的声音远远的就传了过来,几个人同时向着李萱的方向看去。

  林仙儿欢呼一声就冲了过去,对于自家小姐的菜色,林仙儿从来都是相当的期待的。只不过有一个人比她还快,陈叶如同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过去,然后从李萱的手中接过来羮碗。

  “我来帮忙。”

  林仙儿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诧异的看着陈叶,对方这……

  刁秀儿则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招呼着几个人赶快入座。

  没有规矩,没有大小,很随意的坐着,屠邬和刁秀儿坐在一起,然后刁秀儿身边坐着陈叶,陈叶的一边坐着李萱,李萱这边则是林仙儿,林诗音则是坐在林仙儿和屠邬中间。

  “来。”林仙儿看着下人把酒壶拿了过来,立刻抢过来,然后挑衅一样的看了一眼陈叶,陈叶则是一愣,然后无奈的笑了一下,看着林仙儿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分别给所有人倒上酒,林仙儿也给自己倒上一杯,然后屠邬举起来自己的酒杯。

  “今天很高兴大家能够过来,当年我结婚的时候只有我老哥一个人过来庆祝,现在多了大家这么多人,我很高兴。”屠邬然后举起来自己的酒杯,“我先干为敬。”

  接着所有人举起来自己的酒杯,全都把酒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接下来到我了?”刁秀儿则是脸上带着一些不好意思,然后站起来举起来自己的酒杯,“大家,以后有什么地方用得到我们家阿宁的话,照直说就好,而且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来找婶婶,婶婶一定会帮你们的。”

  说完一仰头,酒就全都喝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了,大家开始吃菜吧。”随着屠邬一句话,所有人开始动筷子,而屠邬则是一筷子一筷子的往刁秀儿的碗里夹菜,看起来让周围的几个人都有一种还没有吃饭就已经饱了的感觉。

  李萱则是挑了挑眉头,直接夹起来一筷子菜,旁边的陈叶还有林仙儿两个人立刻就眼睛都已经瞪了起来,相互之间看不顺眼,坐等李萱给自己夹菜。

  “婶婶吃菜。”但是出乎意料,李萱的第一筷子的菜则是直接夹给了刁秀儿,这倒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算是屠邬都一下子笑了出来。

  “唉……”陈叶立刻出声了,“阿宣,我要吃菜~”

  “少爷!我也要吃菜!”林仙儿则是同样部署与对方的开口,两个人完全谁也不愿意认输一样。

  “行行行,你们两个啊。”李萱则是分别给两个人夹菜,旁边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真是的,你们感情还真是好啊。”刁秀儿笑出声来,然后摇了摇头,“要不要婶婶给你们做媒?”

  “好了,你呀……”屠邬好笑的摸了摸刁秀儿的头发,“年轻人的事情就不要管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

  “这倒也是,只不过到时候你们要是真的准备成亲了,可是一定要邀请婶婶我啊。”刁秀儿脸上则是因为酒精已经有了意思红晕,旁边的李萱只能够使点头称是,结婚?自己两个?算了吧,还不一定到时候怎么着呢。

  吃喝起来终归是天下无不散筵席,刁秀儿作为一个柔弱的女子,最先顶不住了,和所有人说了一声,就准备回房直接休息了。

  而李萱等人虽然说是女子,但是实际上比男子并不弱什么,所以还坐在原地。陈叶作为明面上的侄女,扶着刁秀儿回房休息,而林仙儿和林诗音两个人也是过去照顾,所以一时之间,亭子里竟然就只剩下了李萱和屠邬两个人。

  “抱歉啊,是不是打扰你们夫妻之间的恩爱了?”李萱好笑的看着屠邬,“屠叔叔,你的年纪可不算小了,要是还不抓紧的话……”

  “没有用的……”屠邬突然开口,让李萱愣了一下,然后直接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你这……”

  “年轻的时候伤到了,所以不太行……”屠邬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是很直接的说了出来,“反正我这一辈子活够了,能够遇见秀儿已经算是我的幸运了,至于说以后……”

  “终归还是一抹遗憾不是么?”李萱敲了敲桌子,吃了口才,抿了一口酒,脸上略微待了点思索,“我到时候给你张方子,你之后试试看,有用就好,没用就当作修养身体了……”

  “好。”屠邬脸上并没有什么激动或者是过于兴奋的感觉,而就像是相当的平常心,“真是的,武功、医术、商道、政治,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这个小家伙不会的。”

  “终归是有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遇到而已。”李萱微笑着接下了对方的夸奖,“说说看吧,老兵营那边是怎么回事?我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那回事啊……”

  “不是?”屠邬站了起来,和下人说了一声,“走吧,你再陪我去看看,就知道我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