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八十四章进行询问,偶有所得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112 2019-05-27 22:52:00

  捕快把三个人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分别有两到三人把守。

  燕俊侠进入的第一个房间,看年龄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脸上带着惴惴不安,看着燕俊侠和刘郎中走进来,立刻站了起来,而这个屋内的捕快则是同样起身。

  “大人……”

  “免礼。”燕俊侠随意的挥了一下手,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对方有没有异动,捕快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刘郎中。

  “这位是礼部刘郎中,这一次考院方面则是这位大人负责和我们合作。”燕俊侠稍微介绍了一下,“好了,你们出去吧,我有些话想要问问……”燕俊侠看着那个书生。

  “谭志义,大人,这名书生叫做谭志义……”捕快立刻开口。

  燕俊侠点了点头,“好,你留下进行记录。”

  “是,大人。”捕快立刻坐在桌前,拿出来已经问过并且记录好的笔录,接着又拿出来新的笔墨纸砚,另外一人则是直接走了出去,守在门口。

  “大人……”谭志义虽然说有些慌张,但是看着燕俊侠和刘郎中倒还算是平静,不卑不亢的,没有过分的谄媚,也没有过分的谦卑。

  燕俊侠点了点头,和刘郎中坐下,手中拿过已经记录好的笔录,细细的翻看起来,基本上就是一些对方是什么时候睡的,然后是什么时候醒的,而发现自己的包裹被盗的并不是这个人,这个家伙也是在别人说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包裹不见了的。

  “大人,我的包裹能够追回来么?”谭志义弯腰恭敬的看着燕俊侠,脸上隐约有些焦急。

  “怎么,你包裹里有什么东西?”燕俊侠挑挑眉头,有些狐疑的看着对方。

  “大人说笑了。”谭志义脸上略带不满的而看着燕俊侠,“那是在下的接发妻子辛勤劳作多年攒下来的钱财,都是为了能够让小生科考,这一次丢了,这后几天,小生要如何在京城生活……”

  燕俊侠点了点头,这话说的也对,虽然说考院已经准备了笔墨纸砚,包括三餐如果你是在没有地方的吃的话,也是可以在考院吃的,只不过在京城不是说你解决了吃食的问题就能够活下去了,平常的开销也是一部分,就算是再怎么节俭,也不可能一点钱都不花。

  “这点本官帮你解决,念在你们都是这一次的考生,说不定日后还要同朝为官,本官就自掏腰包,你给本官打个欠条,日后考中了还于本官,若是不中,则努力工作,慢慢还钱便是。”刘郎中直接开口,“但是仅限你日常花销,要是为了和别人争风吃醋之类的,本官弱势查出来,定要狠狠地罚你一顿。”

  “多谢大人,日后无论小生高中与否,必记得大人的恩情!”谭志义脸上带着感激。

  “嗯,接下来的考试,你切记多多努力,不可粗心大意。”刘郎中叮嘱了几句,然后燕俊侠又问了一些问题,但是这个谭志义一问三不知,燕俊侠也就和刘郎中只能够离开了。

  “刘大人觉得这个谭志义说的是真是假?”为了能够让这三人相互之间不会影响,所以实际上三个人的房间分的很开,仅仅几步路,加上燕俊侠刻意的放缓脚步,倒是能够说上几句话了。

  “不好说……”刘郎中也说不好那个人究竟是说实话还是说的谎话,毕竟人心这玩意太复杂了,虽然说混迹官场,但是作为专业人士的燕俊侠都没有把握,刘郎中又怎么会轻易的透漏自己的想法呢?至于说给对方借钱,也只不过是善意的投资罢了,如果说这次的事情真的很麻烦,只不过是借钱给对方,不至于出多大事情,但是要是对方真的考中了,榜下捉婿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刘郎中家中没有适龄的女子,而且也偌大一个京城也轮不到刘郎中,所以不存在榜下捉婿,那么借点钱结个善缘终归是好的。

  燕俊侠的脸色并不好看,而在进入下一个人的房间的时候,燕俊侠则是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的脸放松下来,虽然说作为一个询问人员,冷着一张脸有助于威慑对方,但是有些时候亲和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先礼后兵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推门而入,这一次的考生则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年纪很大,甚至比刘郎中都要大,而且进来之后立刻就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两位大人啊!您可要为草民做主啊!草民的包裹可是被人偷了啊!”

  好烦。这就是燕俊侠和刘郎中两个人的第一反应,随后看着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人,另一边的捕快也是把这个人的询问笔录拿了上来。

  这人年纪果然很大,已经四十了,实际上这个年纪参加科考的还有很多,只不过更多的都是走个过场,因为这些人也了解自己已经没有那个才能了,大多数会选择就当一个秀才默默地在一个书院教书或者帮人写写书信写写状纸之类的,只不过眼前的这个人倒是个特例,颇有几分考不上就不行的感觉。

  “范康德,你先冷静一下,你的包裹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么?”刘郎中着手科考已经不是一两次了,甚至对于眼前的这个已经参加了不知道多少次科考的范康德早就已经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了,甚至礼部有一些官员都已经辞官了,这边这个家伙还没有考上,在礼部都已经算是一个知名人士了。

  “大人!”范康德哭唧唧的,让周围的人都很无语,“我的包裹里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秘密渠道弄来的考试题,近几年的考试题都有,还有最新的预测压卷题,肯定是别人看到了小生有这个,不希望小生高中!所以他们故意陷害小生!”接着就是一通骂,燕俊侠觉得,如果说这个家伙把骂人的这个劲头能够放一些到考试上,那么估计早就中了吧?

  “好好好,我们会查的,你能不能说一下你是从什么人手里买到的这个所谓考试题?”燕俊侠的眼睛微微眯起,虽然说不一定和这个考试题有关的,但是至少这也算是一个方向。

  接下来都没有多问些什么,只是让手下看好这个家伙,随后来到了最后一个考生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