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醉临江

第八十五章间谍所在,敲定目标

醉临江 八云家狐狸 2012 2019-05-28 23:37:17

  第三个门,燕俊侠走了进去之后,里面的人则是眼中有些疑惑,有些犹豫的坐在那里。年纪并不大,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看起来或许是第一次参加科考?但是燕俊侠看着对方的样子,总是略微的觉得有一些不协调的地方,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却不得而知。

  旁边的捕快把相关的资料拿了过来,燕俊侠翻看了起来,上面写着这个人的名字是梅航,很少见的一个姓氏,这一次是第一次来参加科考。

  “你昨天是几点睡的?”又是照常询问,对方则是如实回答,和前面两个人没什么区别,燕俊侠问完之后想了想,“你需不需要借钱?这位大人心善,如果说你有需要的话,这位大人可以以个人的名义资助你一些钱财,到时候还了就好。”

  “那小生就谢谢大人了。”梅航弯腰拱手感激的看着刘郎中。

  刘郎中点了点头,随后就跟着燕俊侠走了出来。两个人直接走出了客栈,走之前燕俊侠对自己的手下吩咐了一下,等到考试的时候可以放这三个人离开,但是之后一定要跟上,盯死这几个人才行。

  两个人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去,而是直接来到了考场,两个人并没有去见别人,而是来到了一个小屋子里。

  “坐。”刘郎中示意燕俊侠坐下聊,“你觉得这一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好说,这究竟是不是窃贼不一定,窃贼究竟是为了什么也不一定。”燕俊侠这个时候也是感觉这件案子颇为棘手,“三个人,谁也不知道究发生了什么,丢的都是包裹,来自的地方各不相同,考试座位上有什么异同点么?”

  刘郎中摇了摇头,“没有,但是也不排除他们是不是真的心里有鬼的可能,那个谭志义我不太清楚,但是那个范康德,是个例外,倒不是说人不行,而是他考的次数太多了,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会不会为了能够考上而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还有那个叫做梅航的,应该是第一次考试,万一这个家伙想要走什么歪门邪道之类的,也很难保证包裹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说的也是。”燕俊侠点点头,“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万一要是我们想错了呢?万一要是这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一个盗窃案呢?”

  刘郎中也沉默了,脸上有些不安,“那万一出了事情呢?”

  两个人都很发愁,但是发愁并不能够解决问题,时间还是一点点的走着,这一天的考试很快就开始了,李萱走了过来的时候,虽然说燕俊侠已经吩咐下去,把这件事隐瞒起来,但是考场内的气氛实际上已经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了,至少很大一部分人虽然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是稍微有一些风言风语传了出来。

  “嘿,你这个家伙来了啊。”好吧,李萱都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名字,但是无论是在云城还是在这里,似乎对方都已经搞定自己了一样,看那个样子,大有一种不彻底的把自己搞臭不罢休的感觉啊。

  李萱揉了揉自己的眉头,“那个,抱歉,我能不能问一句兄台姓甚名谁?”

  “你!”对方很明显被李萱气的不轻,自己可是把这个家伙当作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或者说对手,但是对方现在告诉自己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脸上的笑容尽褪,双手握拳。

  啊,要是这个家伙一拳打过来该多好?到时候直接扔到大牢里,至少这段时间都不用担心这个家伙过来烦人了。

  但是对方很明显要比李萱想的还要冷静,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眼神冰冷的看着李萱,“你给我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做马桐,这个名字你最好深深的刻在你的心里,因为他,将会带给你的是无尽的绝望!”

  说完,这个马桐转身就走,只留下了一脸纠结的李萱,马桐……马桶?好吧,实际上这里并没有马桶这个称谓,所以就算是自己说了,对方也完全不会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果然觉得好别扭啊,而且什么绝望,难不成在古代的时候就有中二病这么一说?李萱摇了摇头,那个家伙虽然说蠢了一点,但是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一般来说所有人在考完之后还会选择留在京城,但是往往相互之间都是一个地域一个地域的聚在一起,而这样,那么自己想要了解的那几个外来户十有八九不会参加,这个叫做马桐的家伙不是想要让自己绝望么?那么倒不如让这个家伙牵线,搞一场聚会,把所有考生都聚集在一起,这样人多了,那些人必然不可能还处于一种不交流的状态,只要说了什么,对于那些家伙的利用方法,李萱才好下判断。

  自己不方便出面,这个马桐看上去并不怎么聪明,似乎可以作为一个棋子来用,就是不知道这枚棋子能够承受住自己几次的使用。

  李萱走了进去,隐约能够察觉到比之前更多的视线,只不过大多数则是扫过了自己,然后就消失不见,或许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被别人盯着,就算是想要不出错,除非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了陈国人,一旦是外国间谍,再好的心理素质,都难免会出现一些小失误,而如果说不会出现的话……这种人在对方国内一定很受器重吧?这样的人要是传回去一个消息的话,想必相信的人也会多上不少吧?这也就是李萱从始至终的打算,至于说那些被吓一吓就完全暴露了的家伙,就算是利用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啊。

  如此想着,李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考试之类的事情已经完全不重要了,现在对于李萱来说最关键的还是接下来,今天晚上自己要不要做什么。是进一步的推动别人对于这些人的怀疑,还是说就简单的结束呢?李萱磨着墨,心中渐渐打定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