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06章 普通朋友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035 2019-04-16 10:00:00

  蒲千凝随着车子,把张娟的尸体运回了鉴定中心,放入了冰棺里。原本该连夜解剖的,但梁子远考虑着时间已经很晚了,又有些手续没有办理完,便让她先回家休息,第二天八点再回来加班。

  期待了大半年的小长假泡汤了。

  早知道就不存那么连续剧了,现在是连看的时间都没有了!

  回到单元楼,望着那拉着警戒线的601室,蒲千凝不由心慌了一秒,想起在楼梯间偶遇张姐的情形,赶忙掏出钥匙进了自己的家门。

  “急急忙忙的,是遇鬼了?”

  蒲千凝一惊,望了墙上的挂钟,已经快两点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忘了?”

  她应该记得什么吗?不过柜子上的积灰已经没有了,物品也被重新归整了,“你还真帮我收拾了?”

  “借用了你的地方,帮你干点小活,挺正常的啊。”

  蒲千凝尴尬的挠了眉角,“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

  “我没有当成玩笑。要是你过意不去呢,等忙完了这几天,请我吃顿烧烤?”

  “没问题。”

  “那不打扰你休息了。”厉明谦对她点了点头,往门口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忽然折返,“手机借我用用。”

  蒲千凝以为他手机没电了,借着用来叫车,没有任何怀疑。厉明谦扫了她的微信,“这样就不怕你耍赖了。”

  “一顿烧烤而已。”

  厉明谦笑了,“走了,晚安。”

  别看着这一夜忙碌,累得够呛,可躺在床上的蒲千凝,睡得一点也不踏实,脑海中不停的转悠着,想的是对门死去的张姐,当然,不时也跳出了厉明谦的帅脸。

  看来传闻也不都是正确的。

  在‘民间’传闻里,厉明谦是部队转业的,整个人冷得像冰块,脸上更是没有任何表情,有时候不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在生气。

  甚至还有人说,他一个冷冽的目光,就把新到岗的小女警弄哭了,不但不安慰,还火上浇油,让人家趁早滚蛋。

  可按今天的接触,似乎也不像是大家说的那样啊,她到觉得他挺爱笑的,而且笑起来有一种迷人的魅力。

  蒲千凝一顿,狠狠的敲了自己的额头,胡思乱想什么呢,赶紧睡觉,要不然明天就变成国宝了!

  呵呵。

  想多了就是想多了,翻来覆去一整夜,睡觉时间本就少得只剩下四个小时,还没彻底进入深度睡眠,闹钟就响了,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双眼通红,连隐形眼镜都没带不上去,唯有抓起了那副蛤蟆镜,将就着戴着,打开了门。

  “啊。”蒲千凝被站在门口的男子惊了,“你找谁?”

  “我……”男子瞧了对门,“我是她朋友,听说她出事了,所以想……美女,你住她对门,一定知道发生什么事吧?”

  他穿着格子衬衣,配上一条黑色的西裤,鼻梁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样子挺斯斯文文的,看起来不像坏人。

  不过,好人坏人也没办法一眼看出来吧,“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就是朋友,普通朋友。”

  蒲千凝挑了眉。

  一个‘普通朋友’会听闻噩耗后,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追问邻居事情的细节?只怕这个人与死者张娟的关系非比寻常吧?

  “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来这里找她?”

  “哦,那什么……我们前段时间失去联系了,昨天在群里看到朋友们在讨论这件事,这才知道她……美女,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她到底怎么了?”

  蒲千凝瞧着他神色古怪,悄咪咪的点开了相机,按了录制视频,“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很清楚耶,好像说是家里进贼了,张姐下班又正好与那小偷撞了个满怀?”

  “抓到人了吗?”

  “没有。”

  “那你还知道什么?”

  蒲千凝谨慎的上下打量着他,“先生,你问这么清楚,该不会是记者吧?”

  “我只是她朋友。”

  “哦,瞧见了吗,这里还拉着警戒线,案子正在调查阶段,你先回去吧,如果你知道什么有用的消息,或者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请到刑侦二队。”蒲千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刑侦二队是吧?好,我知道了,谢谢。”男子下楼前,忍不住又往601室瞧了一眼,然后对着蒲千凝笑了笑,这才舍得离开。

  如此古怪的人,蒲千凝丝毫没有犹豫,点开视频看了一眼,确认拍到对方的正脸后,给厉明谦发了过去。

  很快,厉明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那人呢?”

  “走了,我瞧着他支支吾吾的,一定标准的IT男,但肯定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与张姐是‘普通朋友’。嗯…希望能够帮上你。”

  “他有没有发现你偷偷的用手机拍他的照片?”

  “应该没有。”

  厉明谦松了一口气,“下次别这样了。你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要是记者上门打听案情进展还好,可万一他是嫌疑人呢?”

  这个问题蒲千凝倒是没有想过,“那怎么办?我又不像你们,看人过目不忘的。”

  “你现在在哪里?”

  “加班的路上。”

  “嗯。我估计这几天还会有人上门打听,而且目前嫌疑人情况不明朗,你自己小心点,一会儿到了单位给我发个信息。”

  蒲千凝含糊的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许是发生了事情,从单元楼走到小区大门的那几十米,静得诡异,平时早起晨练的人,约着一起去菜市场抢购的大爷大妈,今天全都没了影。

  可她走在路上,却能感觉到有一道道的目光,从各个角度落在自己的身上,仰头望去,却又没有看见任何异常。

  “师父早,我给你带了早餐。”蒲千凝把其中一份早餐放在梁子远的桌面上,一眼瞧见了烟灰缸里的烟头,“昨晚你没回去?”

  “嗯。”

  “该不会是因为之前答应了陪孩子去旅游,然后因为临时加班,跟师母吵架了?”

  梁子远扫了她一眼,“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眼镜?”

  “很难看吗?”

  “还好,就是至少老了三十岁。”

  “师父……”

  “给我煮咖啡去。”

  “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