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22章 尘埃落定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069 2019-05-02 10:00:00

  警方已经找到了审计底稿,那件事,李柏志想瞒也瞒不住了。

  “那天我遇见张娟纯属意外。因为会计一查账就会发现我挪用了那笔钱,我工作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就要升上销售总监的位置了,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出事,可是让我一下子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去补那个窟窿,我又拿不出来。

  我坐在办公室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后来就请了几个小时假,提前离开了公司,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解决这个事情。

  没想到我一上楼就碰到了张娟。

  看到她被人纠缠,出于朋友之意,怎么都应该上去帮忙的。

  我也是在跟她一起吃晚餐的时候,才知道她现在换了一张会计公司,而且就是昨天来审计账目的那家会计事务所。

  我想这或许是老天爷给我的另外一个机会。

  后来吃完饭之后,我就提出要送她回去,她没有拒绝。到她家楼下之后,我就借口说自己想上厕所,然后进了她家。

  进了家里,自然不可能上完洗手间就着急离开,就在她的家里坐了坐。

  张娟那人,生活一向很有规律,而且这规律是她恪守的时间的,有时候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有强迫症,所以我故意磨蹭到张娟喝睡前牛奶的习惯。

  因为我知道张娟有吃安眠药的习惯,所以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在她的牛奶里,加了一片安眠药。

  看到她把那杯牛奶喝完,然后我就离开了。

  我离开了她的家,但并没有走很远,在附近溜达了好几圈,然后去便利店买了杜蕾斯,然后就上去了。

  我刚才说过,他有把钥匙放在脚垫下面的习惯,所以我就用那把备用钥匙,打开了她的房门。

  张娟吃了两片安眠药,睡得很熟,所以她并没有发现我进去。

  我走到床边喊了她几声,她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便在她家洗了澡,然后跟她做了那种事。

  第二天早上,张娟醒过来看见我,很惊慌,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她并没有大吵大闹,只是一个劲的把我赶走,让我以后别再来找她了。

  我的目的本就不是与她发生关系,所以我提出了希望她帮我隐瞒审计底稿的事情。

  当然,为了防止她拒绝,我使用了非常手段,她不得不答应帮我。

  一开始,我也想着她帮我隐瞒了那件事,我就把视频删了,也算是两清了。

  但没想到,我竟然发现她和吴立敏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为了堵我的嘴,张娟自愿与我发生关系。

  我知道她的目的是为了气吴立敏,但我一点也不介意,因为我是真心的喜欢她。

  只要她有需要,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出来帮助她。

  我们之间就这么一来二去的保持了几个月吧。

  直到她死前有一天,她告诉我,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了,她要跟我断绝来往。因为吴立敏已经答应了离婚娶她了。

  我很生气,真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男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事情?

  但张娟告诉我,如果我不同意,她就把我那件事抖出去,让我彻底身败名裂,还要受牢狱之灾。

  也就是那一天我才知道,她一直留着我的审计底稿。

  我威胁她,要求她把底稿交出来,若不然,就把她的视频发出去。

  那几天我们一直在吵架,一直这么互相威胁,终究不是一个办法,总要想办法解决事情的。所以,她死的前两天,我们见了一面。

  我们交换了彼此的电脑、手机,将对方电脑里面的文件一并删除,并且无法恢复,这样以后我们就没有威胁对方的资本了。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人就没了。”

  “既然你们已经毫无关系了,为什么你还会去她的家?”

  “我已经说了,我不舍得。况且,没有威胁的资本,并不代表我跟她之间就彻底没有了联系。

  所以我看到她已经死了,我很紧张,很慌张,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只好逃了。”

  “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要删除对方的东西,为什么她还会把给吴立敏的母亲发求救信?”

  “也许是我说的话,吓着她了吧。”李柏志耸了耸肩,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吴立敏知道你们的事吗?”

  李柏志摇头,“应该不知道。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找我麻烦的。”

  “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复杂!”厉明谦递上笔录,“如果没有问题就在上面签名吧。”

  人,不是他杀的。

  涉及的也是经济案,所以,李柏志最终被经侦队的同事带走了。

  张娟一案,终于尘埃落定了。

  蒲千凝站在家门口的走廊上,看着张娟家那扇铁门,心里还不是滋味。

  搬家的想法,再一次涌上了蒲千凝的心头。

  下班后,蒲千凝并没有着急离开,坐在办公室里查着租房信息。

  “你要搬家?”

  “晕,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蒲千凝怒意满满的看着厉明谦,“张娟的案子不是已经办完了吗?怎么忽然过来了?”

  “子远呢。”

  “刚才师母过来了,说是好久没有跟师父一起吃饭了,可疑在下班前过来,免得他又找借口。”

  厉明谦点头,“终于愿意见面了?也好。”

  “什么意思?”

  “没什么,走吧,请我吃饭。”抢在蒲千凝拒绝前,“你不要告诉我,你忘记了。”

  “好,请你吃饭!”

  蒲千凝简单的收拾了东西,“走吧。”

  “你在那里住的好好的,为什么想搬家?别告诉我,你胆子小,会那玩意吧?”

  “那又怎样?”

  家隔壁是凶案现场,想着心里不舒服吧!

  “想好搬去哪里了吗?”

  “还没。这几天看了几个房子都不是特别满意。不过,这件事也不着急,要是找得不好……”蒲千凝收回了后半句话。

  免得好的不灵,坏的灵。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没事的时候也帮你留意留意。”

  “一居室,有厨房、洗手间就行。”

  “你会做饭?”

  “不像?”

  “嗯。”

  蒲千凝苦笑,她只是有些懒,还不至于不会。

  “有机会,让我品尝品尝你的手艺?”

  “如果你不怕进医院的话,我无所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