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27章 又一死亡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065 2019-05-07 10:00:00

  蒲千凝还没走到厉明谦的办公室,就听到了大办公室里传来的声音。

  嘶,都已经一整天了,这两个女人还没吵完?

  坐在里面观战的厉明谦,顶着一张冰块脸,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仍由她们在一旁互相较劲,一副只要你们不打架,一切好说的样子。

  当然,其他的警员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搭理她们的意思。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蒲千凝刚站定,厉明谦就发现了她,她摇晃了手上的报告,她没敢直说自己来此的原因,生怕会因为自己的话,生出祸端。

  厉明谦点头出来,“这么快就出来了?”

  “不然呢?”

  “我的意思是我以为要到明天才能出来。”

  大周末,他们还不想加两天班,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处理清楚,该休息的休息,这是梁子远一贯作风。

  “她们俩又在吵什么呢?”

  “咳,说来说去还不就是那几句话吗?”

  蒲千凝也听出来了,杜芊芊一直在含沙射影的说朱慧站在两个男人之间挑拨离间,导致了韩式料理店的老板找王源鑫的麻烦,而朱慧不服气,又说不出一个之所以然来。

  两人僵持不下,非要争出一个结果来。

  该说该劝的,大家也说了不少,只能等她们争累了再说。

  厉明谦翻到结论部分,“导致他昏迷的原因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

  “对,最开始我们也以为是因为颅内压过高导致的昏迷,抽搐,呕吐,但是解剖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尸斑的颜色不对,所以做了相关的检测。”

  瞧着厉明谦一脸凝重,“怎么,有问题吗?”

  “说不上来。”

  “为什么你不找那个农家小炒店的老板问一下?那老板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像是知道不少事情的。”

  厉明谦眼前一亮,“你不说我都还把他忘了。”

  “你打算自己去找他?以昨天的情况上看,只怕他不愿意说吧。”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是他一句‘不想说’就可以结束的?”

  “说的也是。对了,你有没有想过,她们并不是因为王源鑫的事情发生争执?”

  厉明谦也怀疑过。不过,她们吵了这么久,也没有吵出一个新意,怀疑也变得没有什么可疑的了,“我倒是觉得,是杜芊芊误会了。”

  “女人在这方面都很敏感的,认错人的可能性不大。”就算误会了又能怎样?人都已经死了,“那韩式料理店的老板呢?”

  “联系不上。我已经让他们按照电话信号发射的地址去找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蒲千凝若有所思的点头,“店里的其他员工怎么说?”

  “最晚班最后一个走的服务员说,昨晚他们是凌晨两点半左右下的班,当时店里还好好的,而王源鑫觉得时间还早,说要再清点一下食材,便没有跟大家一起离开。

  至于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并不知道,后来,凌晨四点多的时候,王源鑫在工作群里发了信息,说说好久没有给员工们放假了,明天全店休息一天,让大家星期天早上9点再回来上班。”

  “朱慧不知道?”

  “知道,但她说她觉得这个信息发的奇怪,所以才回来看看。”

  “为什么她一开始不直接告诉你们,有这么一条信息?”

  厉明谦耸了耸肩,“也许是想说,但一直被杜芊芊打断,找不到时间说吧。”

  “那行吧,你先忙,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报告有什么不清楚的,你再跟我联系。”

  “嗯,你回到家以后,跟我说一声。”

  蒲千凝点头。

  不过,她倒没有想过马上回去,趁着时间还早,到新家收拾收拾,顺便把缺的物品记录在纸上,第二天早上去购买。

  还没等她打扫完,电话就响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在新房这边,想收拾一下,还没来得及给你发信息呢。”

  “我们找到韩式料理店的老板了。”厉明谦的声音有些沙哑,蒲千凝立刻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马上过去。”

  “你在珺喜?行,五分钟后下楼吧,我现在过去接你。”

  唐毅去到韩式料理店的老板刘瑞家的时候,发现他家门口禁闭,隐隐约约的透出了一股煤气味,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答应。

  而据邻居表示,早上六点多跑步回来时,有看到刘瑞拎着一大袋东西回来,“感觉他今天好像心情不是特别好,我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理我。”

  “平时呢?”

  “出出入入都会打招呼吧。”这是一种最基本的礼貌,“我只知道他是做生意的,那具体是做什么生意的,我没有细问。要说熟悉,其实我也并不了解他。”

  唐毅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叫来了消防破门。

  这不,一开门就看到了他倒在客厅里,而在他的面前,放置着一盆没有燃烧完的炭火,但人已经凉了。

  在饭桌上,放了一封遗书。遗书里提到自己经商失败,情感不顺,又与自己的兄弟反目,这一桩桩事情导致他压力极大,故而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从表面证据上判断,他属于自杀。

  不过,遗书里没有提及他与王源鑫的事情。

  “查一下他的朋友,了解一下他说的‘兄弟’指的是谁。”厉明谦把遗书递给蒲千凝,“他提了这么多件事情,你觉得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看不出来,每一句话都是轻描淡写的一笔代过。

  我个人觉得,遗书里提到的每一件事情分开来看,好像都没有什么,可是把这些事情全部都加在一块,就变成了大事。

  你也是男的,你应该最了解他的心理,各种各样的事情压在身上,压力本来就大。平时遇到些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除了找兄弟喝酒买醉、运动发泄之外,应该也没有什么排解之法了吧?

  你看,他说兄弟反目。我想,他应该是连倾诉的对象都没有了,才会寻了短见。”

  尽管蒲千凝从杜芊芊和朱慧的衣着上判断,她们的品味相差很大,“会不会刘瑞喜欢朱慧,但朱慧喜欢的是王源鑫,所以刘瑞既失去了朋友,又感情不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