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31章 花般生活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048 2019-05-11 10:00:00

  与董文灏约会至少三个小时。

  这是梁子远给蒲千凝和董文灏下达的死命令。

  然,三个小时长不长,要看跟谁在一起。

  干坐在咖啡里,度秒如年,有上句没下句的尬聊,总不是一个办法,“你有想过去哪里吗,我陪你去?”

  董文灏提议。

  “我只想回家睡觉。”

  “那我送你回去?”

  “可是…师父那边……”

  “你不说,我不说,他不会知道的。”董文灏顿了顿,“要是他问,咱们就统一口径,说一起去看了电影,然后吃了晚餐。”

  蒲千凝伸出手指,给他点赞,“就按你说的做。”

  心情瞬间舒畅。

  董文灏看到蒲千凝开心,自己也觉得心情不错,送她回家的路上,还为了能让戏份逼真着,与她核对了半天的台词,尽可能的把每一个细节都编得完美些。

  若不然,聪明的梁子远,一定能猜出他们在说谎!

  寻不见佳人,又得知佳人在与其他男子约会的厉明谦,反转难眠,开车到了蒲千凝家楼下,望着她没有亮灯的房间,不停的看手表。

  都十点多了,怎么还没回来?!

  “睡了吗?”

  “在…”家!

  不对,“还没有,我跟朋友在外面呢!”

  “什么时候回家?”

  “可能还要过一会儿吧。”

  沉默…

  电话两头特别的安静,听到的只有对方的呼吸声。

  “为什么不说话?”

  “你打电话过来,不是有事找我吗?”你不说话,我哪敢说。

  万一说错话了,怎么办?

  “你说你在外面,怎么那么安静?”

  “很安静吗?没有吧!”蒲千凝东翻西动,努力制造了些声音出来。

  殊不知,这样的声音,透过电话筒,传递到厉明谦耳里,就暴露了。

  厉明谦坐在车里抬头看了看窗户,“那行吧,你先忙,明天早上我过来送你上班,七点楼下见。”

  “啊……”

  蒲千凝还没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挂掉了。

  为什么要送她上班?!

  她挠了挠脑袋,没想明白。算了…还是洗洗睡吧!

  伸手开了房间的灯。

  等在楼下的厉明谦看到那忽然亮起的灯,勾起了嘴角。

  *

  “哟,我怎么看到了一只熊猫满街走。”

  蒲千凝没好气的白了厉明谦一眼,心想:还不是你害的?无端端说要来接我上班,害得我想了一夜,根本就没睡着!

  “昨晚跟董文灏去约会了?”

  “你怎么知道!”蒲千凝秒醒。

  厉明谦笑了,“当然是……我眼目众多了。”

  蒲千凝知道他与梁子远的关系,什么眼目众多,肯定是梁子远派来打听消息的,“我们昨天下午一起看了电影《湄公河》,然后一起吃了饭,后来还到处逛了逛,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家的!”

  “哦。”

  “你要是不相信就给董文灏打电话!”

  厉明谦又笑了,“我好像什么都没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哪有紧张!我还没问你,为什么要绕路来接我上班,你家离我家那么远!”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里?”

  蒲千凝一愣,对啊,她从来没有问过他住哪里,怎么知道是顺路还是绕路?

  “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嘛!”

  “没事不能找你?”

  “没事找我干嘛?”

  厉明谦不说话,默默的开车,“你到了。”

  “……”

  蒲千凝老实的下车,然后,厉明谦把车开走了。

  所以,他到底来干什么的?

  也因为厉明谦的怪异行为,蒲千凝成为了今天第一个到单位上班的人,也是她工作了两年多,第一次这么早去上班。

  厉明谦本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蒲千凝的那句反问句,没理由的烦躁。

  本想与她一起吃早餐的,再送她去单位的,结果脑子一热,就这么把她扔在单位门口了。

  往前开了一个红绿灯,才彻底冷静下来,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厉队,我发现卓韵琴正在跟一个神秘的男人见面。”唐毅忽然打来的电话,转移了厉明谦的注意力。

  “想办法知道他们在聊什么,注意隐蔽自己。”

  “知道。”

  卓韵琴和神秘男子正在露天咖啡店里说话,而她没有见过唐毅,这给唐毅提供了便捷的条件。

  他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咖啡厅,挑了一张离他们不远的座位坐下。

  卓韵琴看到唐毅,往他身上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在意,“那些事都是你自愿的,我又没拿刀逼着你!”

  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话,卓韵琴觉着没趣,“好了,要你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一会儿我还约了朋友在这里见面!”

  “我…”

  卓韵琴给了他一个厉眼,“还不走?”

  “我还能约你吗?”

  “再说吧!”

  “再说是怎么说?”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赶紧走,现在约的人已经来了!”

  卓韵琴立刻拿出化妆品给自己补妆。

  “那需要我买单吗?”

  “不用!”卓韵琴没有了好脾气,那人也不敢再说话,三步一回头,这才终于走远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拎着公事包走了进来,“这里。”

  她招了招手。

  西装男点头,不紧不慢的走到卓韵琴身边,“对不起,我迟到了。”

  “没有,是我来早了。我记得你喜欢曼特宁吧?我给你点了一杯。”

  他端起咖啡,迟疑着放下,“服务员,你看看你们这杯子,都没有洗干净,怎么能端上桌呢!还有,你这份量,是不是偷喝了一口才端上来的?”

  服务员看着卓韵琴。

  “麻烦你给他换一杯,可以吗?”卓韵琴抢在她开口前,跟她商量着,“你这边记两杯就好。”

  “凭什么记两杯,明明就是…”

  “好了,人家也是打开门做生意的,你就别跟人家计较了。”

  西装男不说话。

  服务员吞了一个死猫,极不服气拿起那杯咖啡。

  “也就是你好说话,你看看他那是什么态度!”

  卓韵琴尴尬的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对了,上次你说的那个理财投资,计划书带来了吗?”

  “带了,准保你满意!”他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夹。

  唐毅看了一眼左上角的公司标识,同时也看到了站在暗处的格子衬衣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