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44章 制敌之魅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084 2019-05-23 10:00:00

  “师父,你的早餐。”

  蒲千凝把早餐放在梁子远的桌子上,转身就走。

  “回来。”梁子远盯着蒲千凝,“怎么又把你这丑不啦唧的蛤蟆镜戴脸上了?”

  “昨晚没睡好,隐形眼镜带不上。”

  梁子远笑了,“因为文灏?”

  “给你点赞。”蒲千凝一脸不高兴的回到自己的工位,梁子远的目光追着她,“几个意思?”

  “他好像误会了。”

  蒲千凝犹豫再三,“就那天我想搬家,正好他给我打电话,我就请他帮了个忙。

  后来吧,我就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不大对。特别是昨天晚上,他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在我家楼下等了我两个小时。还有啊,他看我的那眼神……我形容不出来,反正我一个晚上也没睡着。”

  “昨晚你不在家?”梁子远发现了新大陆。

  这丫头,他太了解了,要她出门跟朋友吃饭,那叫一个难!

  “可不嘛,我一下楼就被厉队逮着了,然后一起去找了朱慧。”

  梁子远听懂了,“文灏看到你和明谦在一起,不高兴了?”

  “不至于吧,我刚跟他认识多久,再说,他又不是不认识厉队。”

  蒲千凝的言语之间透着不喜欢。

  “你是觉得文灏不好?”

  “他不是不好,是我对他不来电。怎么说呢…咳,就是一种感觉吧,我也说不上来。”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帮你留意留意。”

  这问题把蒲千凝难倒了。

  她还从没有认真的想过这样的问题。

  这么仔细一想,厉明谦的身影划过眼前。

  眉头一紧。

  他可是比自己大了十岁,怎么会想起他来?

  真是疯了。

  “瞧吧,你自己也说不出来。这生活呀,不是小说、偶像剧,没那么多高富帅,霸道总裁,一见钟情,两个人是否合适,是相处出来的。

  你呢,不要去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感觉,脚抬实地,找一个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对你好的。”

  成。

  师父又化身唐僧了。

  “你就把文灏当成朋友,下班之后约朋友吃个饭。至于文灏那边,回头我跟他说一声,让他别太着急了,多给你点时间。”

  “我知道了,我会认真考虑的。”蒲千凝知道错了,这话题,永远不能跟师父谈,“师父,你再不吃早餐,可就要凉了。”

  “嫌我啰嗦?”梁子远自讨没趣,可谁让他自己把人惯坏了?

  “准备一下,我们要重新验下卓韵琴的尸体。”

  蒲千凝点头,“那我去了。”

  就在他们二次解剖尸体时,事故组的调查结果了出来了。

  这辆车的刹车线被人动过了。

  再加上车辆坠河前,卓韵琴已经死亡,整个案子的性质,确定属于谋杀,被派送到了刑侦二队,正式交给了厉明谦。

  “你是来拿尸检结果的?”不对啊,他昨天来的时候就已经得知结果了,没理由这么大老远的,又来一趟。

  “问你借人。”

  蒲千凝看着梁子远摇头,她心情不佳,头疼得厉害,一点儿也不想听故事。

  “我要去卓韵琴家,看看有没有线索。”

  这理由,他是‘借’的正大光明。

  当然,按照工作程序,则根本就不能算是借,而是他们必须要去干的活。

  所以蒲千凝就是摇断了脖子,也必须要去。

  卓韵琴住在香榭小区,这是济北市的一处高档社区,小区的安保设施齐全,只要是访客,都必须要进过登记,或者由业主陪同,方可进入。

  唐毅先他们一步,去找了物业了解情况,厉明谦则以拿尸检报告为由,先去了鉴定中心,顺便接了蒲千凝。

  “哈欠连天的,这是昨晚没睡好?”

  “嗯。”

  “想什么呢?”

  蒲千凝摆摆手,她不想再重复一次,“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她挪了挪身子,手当枕头,枕在门框边,不足一分钟,呼吸就均匀了。

  一阵心疼,划过厉明谦的心头,然,更多的是愤怒。

  她竟然为了其他男人,彻夜难眠!

  手用力的抓了抓方向盘,车速不由加快。

  可当余光看到她那疲倦的神情时,又心疼的想让她多睡几分钟,减慢了车速。

  “厉队,你到哪里了。”唐毅的电话,扰了厉明谦期盼静止的时间。

  电话的那头,声音特别着急,好像还有奔跑时,卷入话筒的风声。

  “还需要几分钟。”

  “我在卓韵琴的家里发现了袁明,可那小子趁我不注意逃了,我现在正在追他,我们刚出了小区北门。”

  唐毅的话音刚落,那追逐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厉明谦的视线范围内。

  “我看到你们了。”厉明谦踩油门,加快的车速,冲到了袁明之前,与唐毅来了一个前后包抄。

  刚进入熟睡的蒲千凝,被那忽如其来的刹车声惊醒,搞不清楚状况的她,一脸迷茫的看着如剑般飞出去的厉明谦。

  只见他一伸手,勾住了袁明的肩膀,袁明侧身想要将那搭在肩上的手甩开。

  厉明谦的腿一扫,踢在了袁明的小腿上,将他绊倒的同时,把他的手往后一拧,再往前一送。

  只听‘砰’的一声,地上的尘土随之扬起。

  人已经被牢牢的抓住。

  袁明挣扎着要摆脱,一疼痛从腰椎上传来,嘴里发出哼哼的唉疼声。

  “放开我!警察,打人啦!”

  “瞎喊什么!”厉明谦加重了膝盖的力道,让袁明再度发出哼哼声。

  蒲千凝眼前一亮。

  帅!

  姗姗来迟的唐毅,将两个‘手镯’铐在袁明的手上。

  两人协力将他扶起。

  “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卓韵琴的家里!”

  袁明把脸转到别处。

  “既然你不喜欢在这里说,咱们就换个地方慢慢说。”

  “别。我说!我看新闻,知道卓韵琴出车祸了,所以就想到她家里把自己的东西拿走。”

  厉明谦笑了,“看来你还有很多的事情瞒着我们。”

  “我……”

  “你的东西,怎么会落在她家的?”

  “就是上次我们在酒店开房的时候,她把我的手表拿走了。那是我老婆送给我的,我就是想去把它拿回来。”

  “哦?看你这样子,是还没有找到手表吧。那行,我们陪你走一趟。”说着,把人带进了车里。

  唐毅看到坐在车里的蒲千凝,不由一蹙眉。

  她,全看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