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53章 超级混乱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126 2019-06-01 10:00:00

  “把孩子给我吧,你这么抱着,她可能不舒服。”厉明谦说着,接手抱了孩子。

  轻轻的拍着她背,自言自语的说:“哎哟,瞧瞧你,哭得脸都红了,有什么事让你哭得这么伤心?嗯?让我看看你为什么哭哈。”

  厉明谦看了看孩子的尿布,尿布的花纹变了颜色,“原来你哭是因为不舒服啊,没关系,很快就舒服啦!”

  他环视一圈,将孩子放在了沙发上,“他的尿布在哪里?”

  “应该在房里,我去拿。”蒲千凝挠头了,她也不知道婴儿房在哪里。

  厉明谦浅笑,“你看着她,我去吧。”

  除了尿布,厉明谦拿出来的还有一包湿纸巾。把旧的尿布去掉,又用湿纸巾擦干净,这才给她换上了新的尿布。

  刚才哭闹不止的小女娃,终于安静了。

  蒲千凝终于松了一口气,偷偷的看着厉明谦,他眼睛里透着温柔,嘴角扬着笑意。

  这样的他,与工作的他,简直是天壤之别。

  “你好像挺专业的。”

  “这是经验,等你以后有了孩子,也就知道了。”

  蒲千凝微微皱了皱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经结婚,又孩子了?

  不会吧,他手上没带戒指。

  额,不过师父好像也没带,他说着带戒指不舒服,也不方便工作,估计他也是吧。

  心情瞬间失落了。

  也对,看他的年纪,跟师父差不了两岁,师父的孩子都快初中了,他…

  “别愣着了,去烧点水,给孩子冲奶粉。她哭了这么久,应该是饿了。”

  “哦。”

  烧水她会,可冲奶粉……蒲千凝拿着牛奶罐,瞧了半天的说明书,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判断六十度的水温。

  “算了,还是你去看着孩子吧。”厉明谦拿她没有半点办法。

  蒲千凝又一次被赶走了。

  看着躺在沙发咬小手的女娃娃,她赶紧把她的手拿出来,“脏,不可以把手放嘴里!”

  貌似…她听不懂,以为蒲千凝在她说笑,咯咯咯的笑着,小手还是想往嘴里放。

  “你是开心的,可把我折腾坏了!”

  厉明谦摇着奶瓶走出来,“对了,刚才还没来得及问你,这是谁的孩子?”

  “这是我干女儿小豆豆呀。你忘了?就是上次发生车祸的时候,我们一起救的那孕妇。”

  “哦,是有这么一回事。”

  “之前珊珊坐月子,我也不方便来看她,后来又一直忙着工作。这不,孩子快百日里,就想过来看看她,给她带点百日礼物,没想到……”

  蒲千凝望着那一片狼藉的地板,还有残留在地上的血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要不是她来得及时,阻止了这场“世纪大战”,只怕严重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她爸妈去哪里了?”

  “珊珊割伤了手,我让杨晋先带她去医院包扎伤口了。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回来了。”

  话音刚落,钥匙声就传了进来。

  看到厉明谦,两人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你是把我们从车里救出来的那帅哥?”

  “是。”

  “太好了,我们正一直愁着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原来,你们认识,真是太好!”

  杨晋喜了,可又愁了。

  两位恩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本该好好感谢,可却让他们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展露的家丑。

  一行人面面而视的站着。

  “既然你们回来了,我们就先走了。”蒲千凝先了开口。

  “今晚不好意思,有时间,欢迎你们再过来。”

  厉明谦点头,把奶瓶放在茶几上,“我刚才帮孩子换了尿布,她应该饿了,你们赶紧喂她吧。”

  踏出电梯,蒲千凝憋着的那口气,终于舒缓了,“再不走,我的尴尬癌都要犯了!”

  “耶,你今晚不是跟他们去吃饭吗,怎么过来了?”

  “我找了个借口逃了。”

  蒲千凝明白,“他们今晚没少灌你酒吧!”

  “几瓶啤酒,没什么的。”

  “也是。你们长年在部队,喝的都是高度数的白酒,啤酒对你们而言,只是小儿科。”

  “也不能这么说,都是酒精,喝多了都会醉的。”

  蒲千凝点头,一眼看见了厉明谦的车,“你喝酒了,这车是怎么过来的?”

  “代驾啊。你有驾照吧?”厉明谦把车钥匙递过去,“先开过去放你那,明天我自己过来开走。”

  “你确定要我开吗?”

  “有什么问题?”厉明谦毫不在意的坐上副驾驶。

  然,他很快就为了自己的这个决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还以为蒲千凝是甚少开车,车里生疏,可没想到,她的那车技,简直是生死极速。

  从滨湖小区到珺喜小区,不过十二三公里,可却把厉明谦折腾的冷汗浃背。

  试问,作为队长的他,部队出身,见多了大场面,能把他吓着,实在不易。

  “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碰方向盘!”

  蒲千凝呵呵一笑,“我刚才就说过了。”

  “所以我很怀疑,你的驾照是怎么考的。”

  “这个嘛,其实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了大运吧。”蒲千凝摸了摸肚子,“你饿吗?我请你吃烧烤?”

  “别告诉我,你还没吃晚饭。”

  蒲千凝也不想这样,之前约好了去他们家吃饭,可她怎么知道,她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吵死起来了。

  其实,闹了半天,她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吵架,又是砸东西,又是玩刀子的。不过,如果她没有猜错,珊珊应该是患上了产后抑郁症。

  “还在想刚才的事情?”厉明谦给蒲千凝递了烧烤,“珊珊的状态,的确让人不是那么放心。”

  “是啊,我刚还一直在想,明天要不要约杨晋出来,问问具体情况。”

  “还是缓两天吧。”

  依厉明谦刚才所见,杨晋的性格,不像是愿意让别人插手他们家事情的感觉,况且清官难断家务事,若没有必要,还是不要掺和为宜。

  “听说平兰村的银杏黄了,你明天要时间吗,要不,我们叫上子远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去?”

  “还是下次吧。”

  “你明天有约了?”

  蒲千凝敏感的回避着厉明谦的目光,“明天我约了房东看房。”

  “不是说好了要住三个月吗?”

  “我这不是怕你的妻子、孩子知道了,会误会嘛。”蒲千凝拿起杯子喝水,避开了眼里的尴尬。

  “妻子?”厉明谦僵硬的脸庞,忽然扬起了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