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推理侦探 娇妻案中见

第071章 选择方式

娇妻案中见 落思蕴 2063 2019-06-19 10:00:00

  “怎么躲到这里来了?”

  厉明谦双手插在口袋上,一步一步的向蒲千凝走来,颇有一种明星走台之风。

  背靠在栏杆上,侧目看了蒲千凝,“嗯?”

  “吹吹冷风。”

  “哦,你是想让自己再病两天,偷个懒?”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杨晋的做法不对,他怎么这样自私!就算他丢下孩子是希望孩子有人照顾,可也不能开车撞人啊!”

  蒲千凝的怒火还很旺盛,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厉明谦只是安静的听着,觉得她发泄得差不多了,“那我们可以下去了吗?你的病才刚好一些,再吹冷风,我怕你一会儿又该难受了。”

  “我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

  “原来你也知道。”

  “我……”

  “知道吗,做我们这一行,最怕的就是扯上个人情绪,那会让你失去了最专业的判断。”

  蒲千凝不语。

  情绪是对一系列事物的主观认知,是多种感觉、思想、行为综合所产生的心理状态。

  再说,不要说人了,就连动物都会有情绪。

  她才不相信网上的毒鸡汤,说什么真正厉害的人,都已经戒掉了情绪,要是所有人都把情绪戒掉了,那跟摆在橱窗里的木偶,有什么区别?

  “你可以发脾气,但千万不要把情绪展现在嫌疑人面前,明白?”

  蒲千凝依然不语,不过,她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厉明谦的话。

  “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不想回家,我想去看一下珊珊的孩子,我怕她爷爷奶奶没有好好的照顾她。”

  “可是你在生病。”

  “那我们就远远的看一眼。”

  厉明谦拿她没办法,开车带她去了孩子爷爷奶奶暂住的酒店。然,却被前台告知,他们已经在一个小时前退房离开了。

  “他们有没有说去哪里?”

  “我们没有问。”

  这也正常,每天住酒店的人那么多,离开的也多,他们怎么可能去了解每个人退房后的去向?

  想见的人,见不到,蒲千凝的情绪特别的低落,“我们回去吧。”

  “陪我吃点东西行吗?”

  下午四点多,吃什么东西?

  “我中午饭到现在都还没时间吃呢。”

  “你就不怕把胃饿坏了?”

  “那也要有时间吃呀。”

  蒲千凝苦笑,她有嘴巴说别人,没嘴巴说自己,“那你想吃什么?我陪你去。”

  “吃什么能让你心情好,那我就吃什么。”

  “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迁就我的。”

  “我愿意。”

  厉明谦说得很认真。

  下一秒,蒲千凝乐了,“谢谢你啊,明谦哥。”

  “你叫我什么?”

  “嗯……我考虑过了。在工作的时候,应该叫你厉队,可出了工作环境,要是再叫厉队就显得生分了,我思来想去的,觉得‘明谦哥’比较合适。”

  “把第三个字去掉。”

  “这不太好吧,毕竟你跟我师父年纪差不多,就是那样,显得太不礼貌了。”

  “我不觉得。”

  “可我觉得啊。”

  厉明谦的表情有些僵硬,“所以,你是考虑好了要跟文灏在一起?”

  “他挺好的。”

  厉明谦一言不发的上车,“我送你回去。”

  “哦。”

  车里的气氛怪怪的。

  “你是不是生气了?”蒲千凝弱弱的开口。

  “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以为你不想说。”

  蒲千凝苦笑,她之前刚拒绝了董文灏,还要求他跟自己去看银杏,现在回绝了厉明谦,还要求他主动跟自己说话,好像挺残忍的。

  目光随之转向了窗外。

  “要是觉得不舒服,给子远打电话,再休息一天。”

  “嗯,那你记得去吃东西。”

  厉明谦目送着蒲千凝下车,那句话卡在喉咙里,始终说不出来。

  手机嗡嗡作响,“听说案子破了。”

  “还没,只是找到了杨晋,其他的线索还在查,从目前上判断,杨晋不是凶手。”

  “晚上有时间吗,出来喝一杯?”

  “现在吧,我过去找你。”

  梁子远和厉明谦有固定的聚会地点,就在梁子远家对面的小酒吧。

  当初选择这个地方,主要是考虑到梁子远的生活作风,怕去远了他不肯。

  等梁子远到酒吧时,厉明谦已经喝上了,“大白天的喝酒有什么情况?”

  “心里烦。”

  “工作还是女人?”

  厉明谦扯笑。

  “我看是后者吧。上次你借酒消愁,是小娅离开你的时候?”

  梁子远的语气有些轻挑,“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年龄差?”

  厉明谦的眼光有些迷离,“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开始我看到你老往那跑,我只是觉得奇怪,直到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我才彻底反应过来。”

  梁子远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昨晚文灏联系不上千凝,给我了打电话。”

  “原来你知道。”梁子远从他的表情上看懂了。

  “他也给我打过电话。”

  “那你怎么想。”

  这是一个很难选择的事情,选择成全,内伤。选择爱情,伤了兄弟。

  “那你想听我的意见吗?”

  “说吧。”厉明谦口头上说着要听,可他的肢体语言却在拒绝,闷头又是一杯酒,“你帮谁?”

  这也是一个难以选择的问题,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还是董文灏和蒲千凝的“红娘”,“你有问过千凝的想法吗?”

  “她拒绝我了。”

  “嗯,但她也同时拒绝了文灏。”

  厉明谦一怔,目光在询问:什么时候。

  梁子远认识厉明谦将近三十年,又怎么会不明白他想法,“你有没有清楚的告诉他,你的想法?”

  在这个问题,厉明谦的确欠了几分自信。

  且不说一个人久了,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仅说前一段感情,足以让他变得小心谨慎。

  “我觉得你可以放手一试,也许结果不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能告诉你的是,在这方面,文灏就做得比你好。

  千凝拒绝了他,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她的身边,又把自己的感情告诉了周围的人。

  这样遇到麻烦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就会知道怎么出来帮助他。”

  梁子远收了半句话:如果你硬要跟他争,身边的朋友就会偏帮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