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王爷别睡,起来造反吧

第二章 妖后,装白兔

王爷别睡,起来造反吧 云翳宸 2095 2019-04-15 18:00:00

  “如王爷所见,妾正在给王爷腾地方。”安映阳仰着脸,一脸无辜的说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仿佛诉说着丝丝缕缕的委屈。

  萧穆鹤幽深的眼眸里闪现了不明的意味,“你打算睡在哪里?本王说了今夜会留在这里。”

  “妾……也没说要离开这间屋子啊。”安映阳眨巴着眼,嘟着嘴说到,声音轻柔如流水荡漾着微波,在萧穆鹤心底留下浅浅的痕迹。

  他一眯眼,安映阳就微微低头,尖尖的下巴抵在被子上,“王爷,妾知道王爷不喜欢妾,想来跟妾同床共枕也是委屈了王爷,妾怎敢让王爷受这样的委屈。”

  说着她便又用力拢了拢被子,看样子是十分的费力,“王爷,妾今日就在这床边的地上睡吧,王爷夜里有吩咐,妾也好方便伺候。”

  说着她就要将被子放到地上,萧穆鹤盯着她看着,眼见被子角触及到了地面便一把将被子抱了过来,安映阳身形微微不稳,但也是自己稳住了,没有借机投怀送抱。

  萧穆鹤挑了挑眉,转身将被子放到了床上,然后回头看着她,不咸不淡的说道,“以退为进?”

  安映阳抬头看着他,眼底一片坦荡,“王爷,妾只是实话实说,其实,即便嫁与了王爷,妾的身份也就只比这王府里的奴才高一点而已,妾知道自己的本分,不敢多想。”

  萧穆鹤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似乎不像外界传言那般无趣,只是不知道,她这是在跟自己装傻充愣还是真的如她自己所说,明白自己的本分。

  对于这场赐婚,萧穆鹤心中满是不满,皇上下旨让太子娶安将军的嫡女安映寒为太子妃,转头就让自己娶了庶出的安映阳为侧妃。

  现如今,太子势力正盛,皇上的态度不明,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安将军此次嫁出了两女当真分光无限,可这风光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可就见仁见智了。

  萧穆鹤在打量安映阳,安映阳也在考量着萧穆鹤,在她的记忆里,萧穆鹤是先皇最小的儿子,也是先皇最宠爱的皇子,只不过他出生还未足岁,先皇便离世了。

  关于萧穆鹤的传闻有很多,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也说不清楚,只是,如今的皇帝倒是对他颇为在意,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赐婚了。

  不过,安映阳心里清楚,自己跟萧穆鹤现在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萧穆鹤倒台了,自己定然是不可能独活的。

  所以,即便萧穆鹤是个没能耐的,大不了自己亲自调-教,前一世自己也是垂帘听政过的,重操旧业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次自己可不能干赔本的买卖。

  “王爷?”安映阳低声的唤着。

  萧穆鹤回过神看着她,安映阳便说道,“妾,伺候王爷更衣?”

  萧穆鹤没说什么,安映阳便走上前抬手解着对方的衣扣,她的手指葱白如玉,纤细的脖颈在红衣的映衬下显得十分脆弱。

  萧穆鹤鬼使神差的抬手触及了那脖颈处的皮肤,清晰的感受到了手下人微微的颤抖,他淡淡出声,“害怕?”

  安映阳没有抬头,手下的动作停了一瞬便恢复如常,“害怕。”,尽管神色不动,可声音里的颤抖还是十分清晰的传入耳中。

  萧穆鹤手一停顿然后转而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趁着摇曳的烛光,他第一次仔仔细细的看着他今日娶进门的女子。

  清澈的眼眸此刻微微颤抖,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嫣红的唇仿佛带着点点的诱惑,引诱着人去采撷,如此想着,萧穆鹤便也随心做着,他微微低头凝视着那摸嫣红。

  安映阳看着越靠越近的脸,神色不动,在对方即将触碰到的那刻,她解开了最后一个扣子,然后微微侧头后退一步,动作干净利落,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王爷,弄好了。”她说的不卑不亢,似乎方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萧穆鹤轻眯了一下眼,看了眼对方放在身侧紧握的手,眼底划过一抹暗沉,肆意的抬手退掉了衣衫,潇洒的坐在了床上,颇为狂傲的说道,“本王说了不会碰你,你大可放心。”

  “妾明白。”话虽如此说,可安映阳心底不由的哂笑,这人倒是厚着脸皮说着瞎话,方才若不是自己退了一步,今夜可就不好说了。

  此时不仅安映阳心中肺腑,萧穆鹤自己也略有惊讶,他甚至都怀疑,如果方才对方没有后退的那步,自己今夜是不是就破了自己所承诺的了。

  萧穆鹤自认自己是一个自律的人,成年之后,他也经常在外征战,见过太多的士兵在外寻欢作乐,回到京城,也目睹了不少高官贵人,留恋烟花之地,他只觉得那是无聊之事,从不曾想过,自己有一日居然会对一个女子起了心思。

  按下心中的波澜,萧穆鹤翻身上了床,抬眸便看到自己娶进门的人,傻傻的站在床边,他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怎么,难不成你要本王替你宽衣解带?”

  安映阳摇了摇头,微微低头低语道,“妾,不敢。”

  不过,实话说她方才倒真是有些不适应,前一世她若是要就寝,定然是有宫女贴身服侍的,如今从头开始,还真不太习惯了。

  利落的收拾好自己,安映阳便上床休息了,或许是太过劳累,很快她便睡着了,萧穆鹤侧头就看到了抱着被角缩成一团的安映阳。

  没有了刚才的那些小动作,现在的她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白净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红意,莫名给人安心的感觉。

  萧穆鹤突然想起了之前查到的关于安映阳的消息,作为庶出的孩子,她自小就不受宠,娘亲是安将军的一个小妾,因为在生安映阳的时候伤了根本导致今后不能在孕育子嗣,便逐渐被遗忘。

  安映阳在安将军府一直都是唯唯诺诺,整日蜗居在她的偏阁不曾出门,无趣的很,很难想像这样的人,今夜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同一个人。

  “你到底……是谁?”萧穆鹤看着安映阳的睡颜低语着。

  只不过,睡过去的安映阳对于萧穆鹤的低语并不知晓,十分困顿的她,睡得十分香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