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浅浅有风来

第七十章:行动

浅浅有风来 一只鱼游游 1289 2019-05-16 00:00:59

  迷彩服仰头望楼上的动作完全的落入司洺风眼中,难不成这背后之人早已经来了,就在这栋楼里,司洺风竟然有些意外。

  这时,司洺风口袋里手机震了震,靳双的消息:“苏浅没有在电视台里,被人带走了,车牌号发到营地控制室了,查找位置需要一点时间。”

  司洺风心微微一颤:“要快”

  迷彩服这时候正举着手机放在傅世年眼前:“傅议员,好好看看吧,上不上楼您自个定。”手机屏幕上电台数百人质全在会议室瑟瑟发抖,一队实枪核弹的人围着把守着。傅世年眼神没有丝毫改变:“傅庭西在哪?”

  “您上楼不就知道了。”

  闻言,司洺风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走过来:“傅庭西不是被七叔带出去了?你们一直在楼上还不知道吧。”

  迷彩服转身一拳揍了过去,司洺风稍稍错开头装作躲不开的样子,拳头擦着下巴落在司洺风脸上:“谁让你多嘴,滚上楼,叫二楼的兄弟准备好。”

  司洺风摸了摸下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头,出其不意的伸手夺过迷彩服手中的枪,顺势一扫堂腿,迷彩服下盘很稳,人没摔倒,但腰里的另一把枪被司洺风顺手摸走了。

  霎时,两方人马混战起来。

  司洺风轻松将迷彩服干倒,摸出手机说了句:“行动。”

  顶楼外墙沿窗下来一队装备齐全的的行动人员,远处,两名狙击手已然待命,电视台前靳双带着一小分队人员冲了进来,丢给司洺风一把车钥匙,司洺风甩手打倒一个人,接过钥匙:“保护好傅议员,这里交给你。”说完,头也不回往外冲了去

  另一边,苏浅在一片黑暗中醒来,废旧的小房屋里杂草丛生,四周能听到溪水声和虫鸣声,空气中还夹杂着泥土的味道。苏浅心里有些害怕,睁大眼睛努力的打量着周遭,屋内除了杂草什么都看不清,她偿试着挪动椅子靠近窗边,窗外一片树木成林。

  她猜想自已应该在城郊的某片树林中,脑中嫣然闪过一个似曾相似的画面。那是她十五岁,也是在一片树林中,一间废旧的屋子,被捆住的男孩冲她咧嘴一笑。

  苏浅挣扎着想挣开绳结,努力半天却发现只是徒劳。她想起了司洺风,傅庭西那边的事情不知道解决没有,估摸他是没有时间来救自已。苏浅想起以前自已总说要让别人下地狱,但自已一不小心就着了他们的道。想到这里,苦笑着摇了摇头。

  “吱呀”破旧的门被人推开了。

  为首一男一女走了进来,后丰跟着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每人手中举着一个照明灯。苏浅看到来人毫不意外:“看来我对你们还是太仁慈了。”

  商可人戴着口罩冷冷一笑:“是啊,我们还得感谢你的仁慈呢。”

  “抓我来又想怎么样?”苏浅没有丝毫的耐心。

  林泽言走到她面前,蹲下,伸出手轻轻抚她的脸:“浅浅,你怎么就不能乖乖听话呢?”苏浅没有躲,轻蔑的盯着他:“你还能更恶心一点?”林泽言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浅浅,第一次离你这么近距离,说实话,我真有点舍不得让你死,但是如果不让你死,我又不能容忍你生活在别的男人身边。”

  “你对苏浅还真是死心踏地呀,呵呵”商可人走到林泽言身后,阴郁的说道。

  苏浅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后面的三个男人,看他们一只手握着照明灯,另一只手却始终插在腰间,应该是背后有刀或匕首吧。苏浅默默的在心里盘算着一丝希望。

  林泽言突然站起身厌恶的看了一眼整容后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商可人:“你今天的话太多了。”

  商可人狠毒的剜了苏浅一眼:“你是不是忘了自已被丢进河里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