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章:前世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056 2019-04-15 22:13:11

  “傻丫头,女孩子哪有不嫁人的道理。”再次摸了摸面前人的脑袋,萧玉儿垂了垂眼帘,遮住了眼底那一缕伤感。

  若是以前,我可还护着你,可如今,我却不得不为你提早做好打算,我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可却不能让你也留在这充满算计的相府之中。

  见面前人还在拼命地摇头,萧玉儿指尖一顿,转身看向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

  朦胧的烛火下,她蓦然回首,双眼含笑,冲着面前的女子充满期待地问道:“采薇,沧州是什么样子啊?我都还没有去看过呢,以前未出嫁之前,我总想着去各地看看,这世间风景无数,我想我现在应该是无法再去领略一番了,你帮我去看看,好吗?”

  “夫人...奴婢不...呜...夫人...”

  “乖,不哭。”

  以后我不在,你可要好好的。

  ......

  几日后,采薇出嫁,萧玉儿偷偷地躲在房里塞了一大把药丸在嘴里,才强行抑制了体内的毒素没有发作,又往脸上扑了厚厚的一层胭脂,遮住了她越渐枯败的脸色,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裙,将平日里未曾戴上的宝钗都戴上,这才出了门去领着采薇上花轿。

  采薇是他爹从难民堆里捡回来的,无父无母,所以自己对于她而言,不仅仅是主子,更是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今日她出嫁,她难得一次盛装出席,就是为了给她撑起场面,等她嫁去刘家之后,也无人敢轻慢于她。

  而她送予她的嫁妆,虽没有红妆十里,但每一样拿出来都也是可以羡煞旁人的,而她故意让管家当着众人的面念出,更是让在场的众人清楚采薇在她心中的份量,谁敢欺负她,就是与她萧玉儿作对。

  采薇自是知道夫人对她的用心良苦,心底既感动又悲殇,都有一种想要当场悔婚继续留下来的冲动,如果不是萧玉儿亲手将她扶到了花轿之上。

  “采薇,记住我说的话,替我去看看那些我未能有幸见到的风景,一定要幸福,好吗?”放下轿帘的一瞬间,采薇听到了自家夫人温声细语的一句话,红色盖头下的一张俏脸顿时就哭的一片稀里糊涂。

  其实她心里明白的,夫人的身子日况渐下,恐怕已经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可是夫人不想让她担心的情绪她不是感受不到,所以她装傻充愣,只当做是不知道,可如今在这花轿之中,她却是再也撑不下去了,那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啊,这一走,她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唢呐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到了,萧玉儿站在相府门外,目光眺望远方,昨日,她将采薇认作了妹妹,所以她才有资格从相府正门堂堂正正地出嫁,当然,这其中她也费了不少周折,但只要采薇能够体面地出嫁,这一切...便也就值当了。

  天气渐渐变凉了,该入秋了,萧玉儿抬头看着天空之中径直一排飞去的大雁。

  连大雁都知道回家,可是她又该回到哪里去?以前,她以为有他的地方就是家,可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她竟不知道哪里才是自己的家了。

  “夫人。”身后传来一声呼唤,她缓慢地回头,目光有片刻地呆滞看向前方向她跑来的丫鬟。

  “怎么了?”她眨了眨眼,又恢复那满眼精锐的模样。

  丫鬟惧怕于她,所以低着头回答道:“夫人,二公子请你前往秋风阁一趟。”

  丫鬟口中的二公子就是她的夫君沈黎安,十岁便中了秀才,本该是天赋异禀的人才,前途一片光明,却因误食毒物,瞎了双眼。

  一颗本该冉冉升起,闪耀其锋芒光辉的明星,就这样陨落下来,听到丫鬟的传报,萧玉儿瞳孔有刹那的微缩,自从上次那件事情过后,她们应该有半月未曾见面,如今这是...

  脑海中又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但很快,胸口的疼痛便唤回了她的心智,她冲着站在她面前的丫鬟回道:“你去告诉二公子,我还有事,晚上再去找他。”

  话毕,但大步离开,只留下身后一脸难为的丫鬟在那里垮着个小脸不知道该如何回去传报。

  夫人每次二公子闹别扭,遭殃的总是她们这些下人。

  秋风阁,听了下人回禀的消息之后,站在窗台前的男子应声回首,一袭如雪的白衣,墨玉般流畅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缚,不浓不淡的眉眼之下一张清俊雅致的脸庞温润的如沐春风,薄薄的唇色偏淡,本该是清冷的气场,此刻却勾起了唇角,扬起了一抹温柔的弧度。

  既然还肯过来,就代表着气已经消了,至于晚上再来,无碍,他等她便是。

  “去吩咐厨房晚膳多做几样夫人爱吃的小菜。”他回头,视线没有丝毫差距地落在传报的小厮身上,如果不是看见他那双眼睛中没有丝毫色彩,漆黑的好似一片浓墨,那么还真以为他是一个正常的人。

  小厮缓缓地收回视线,唯诺地应了一声,心下却有些可惜,他家公子这样好的容颜,却偏偏瞎了双眼,若不然,又怎会娶到性格如此强势的女子,仗着他家公子性子好,每次无理取闹吵架之后都是他家公子先行妥协。

  是的,在下人眼里,萧玉儿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只是孰是孰非,除了当事人,旁人又有何置喙的资格呢?无非是八卦谣言听一耳,看事只看表面像罢了。

  而匆匆回到药庐的萧玉儿在赶走所有下人之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解毒丸,不顾正在流血的嘴角,再次塞了一大把进去,眼前一黑,栽倒在地,缓了好一会才从地上又重新站了起来,让下人抬来洗澡水,重新梳洗一遍过后,又去床边躺了一会儿。

  本想着只躺半个时辰便罢了,但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全部黑了,下意识地朝门外叫了一声采薇,却突然惊醒,采薇今天早上已经嫁人了,不在这相府之中。

  神色有些茫然,却在丫鬟闻声推门进来的时候,迅速将多余的情绪敛尽,端起应有的威严道:“替我更衣。”她该去秋风阁走一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